訪朋加諾故居

半年來,多次到朋古魯(Bengkulu)這座位於蘇門答臘島西南端的古城,都無閒暇參觀城內的名勝古跡,例如朋加諾(Bung Karno)故居、法瑪娃蒂(Fatmawati)故居、Fort Marlborough城堡等。

此次(2013年1月21日)乘獅航早上9:55的班機由朋古魯返椰城。早上8:00當地友人羅君和華為君已到酒店接我們。

他們說時間還早,邀我們去參觀離酒店不到2公里的朋加諾故居。車子到達目的地大門還沒有開,(因為要趕時間,所以我們就敲門),管理員遠遠的跑過來,破例給我們打開了籬笆門,讓我們進去。

一踏進這個大約兩三千平方米的院子,滿院綠油油,點綴著五顏六色的普通花草盡收眼簾,仿佛看到了人民領袖的樸實無華、氣度不凡。院子前方豎立起一塊用瓷磚砌成的石壁,上面立體字樣寫道:朋加諾故居——朋古魯流放時期——1938-1942。院子左後方有一列供下人居住的廂房。中間才是正房,不到五百平方米吧。縱觀這座建築物,乍看起來是西式風格,但若注意其下方又有當地高腳屋的風格,再仔細觀察其窗戶和門楣的雕刻花紋,顯然是中國古代的風格,真可謂三合一啊!

管理員說,這是當時極豪華的房子了;因為朋加諾在印尼人民眼中享有非常高的威望,很有號召力,所以身為囚犯,荷蘭人也不敢輕看他,租了這棟豪宅供他使用。

沿ˉ屋前的台階拾級而上,前左方一個廳子擺有一套舊沙發的是客廳。前右方是書房,在那裡有一架舊自行車放在玻璃櫥內,是當時朋加諾騎過的;角落有幾個書柜,內藏書籍320多部,涉及東西文化、政治、經濟、哲學等類,四年來朋加諾在此飽覽群書。牆壁上掛滿了朋加諾與其家屬、戰友的紀念照,讓我們見證到印尼偉大革命領袖朋加諾當年的風采。

此時,使我憶突然起“朋加諾”一書的記載:1938年他在首次流放地花島(Flores-Endeh)已差不多度過了5年的時間,忽然患了嚴重的瘧疾,奄奄一息。後經椰城戰友向荷蘭政府交涉,要求政府把他搬到環境較好的地方養病,政府被迫同意,才把他遷移到朋古魯。在此他認識法瑪娃蒂,締結良緣,傳為佳話。朋加諾在流放期間——花島5年致力藝術工作——朋古魯4年致力教育工作,默默耕耘、以靜待動,直到日本南進,攻克蘇門答臘島,才結束了他9年寂寞、漫長的流放歲月。

當我從回憶中驚醒過來的時候,已來到了書房後面的一間房,內放一張大床是朋加諾與首任夫人的臥室。它的對面是朋加諾義女的臥室。餐廳則在房子的最後方。走出房子後門,院子內有一口井,管理員向我們介紹,這口井非常奇妙,雖然位於海邊,可是井水仍舊是淡的;我們嘗試用來洗臉、漱口,真的一點鹹味都沒有;可能這是上帝特別賜給朋加諾一家享用的吧!

看一看手上的表已指向8:45,我們心中都有餘興未盡、流連忘返的感覺,奈何返椰時間已到,必須匆匆趕往機場。望ˉ這棟具有歷史重大意義的古屋,我默默向印尼共和國第一任總統朋加諾致最崇高的敬禮!願他流芳千古,永垂不朽!

(21013年1月)

印尼星洲日報‧文:彼得古‧2013.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