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添興為公正和人權鞠躬盡瘁——紀念葉添興誕生100週年

今年5月25日,是印尼人民偉大的人權戰士葉添興(1913—1989)誕生100週年。沒有任何社團舉辦活動紀念,也沒有華裔學者為文緬懷,好在有正義感的《時代周刊》(Tempo Mingguan)聚合了近百位專家記者和文人,經過數個月的籌備、編寫,特別出版了專輯《葉添興100年紀念》,圖文並茂地介紹了葉添興奮鬥終生,為爭取公平正義和基本人權而不懈奮鬥,在印尼民主革命過程中寫下了光輝的篇章。

葉添興於1913年5月25日出生在亞齊省府萬達亞齊市,1926年在萬隆就讀荷文初中,1929年考進日惹荷文高中文科,1933年畢業後因工作困難,考進甘冬墟荷華師範學院,畢業後就到井裡汶、連旺執教中學,也曾在中華會館學校授課。

荷蘭法學院畢業

1937年,報名雅加達法學院就讀,未畢業就因日軍入侵而入遺產局打工。後來申請到荷蘭萊登學院續讀法律,1947年畢業,回國參與新明會律師樓工作,開始了一生為法治和人權的戰鬥生活。

1949年2月,葉添興與陳銀清結婚,並於當年登記為律師,開始積極參與華社反歧視鬥爭和從事公益事業。1954年,參與組織成立印尼國籍協商會,大會推選蕭玉燦為主席,推選吳銀泉為秘書長,葉添興為副主席,從1956年到1960年,他與蕭玉燦為維護華人權益而並肩戰鬥,但也存在尖銳分歧,最終造成他退出國籍協商會領導職位。

1959年,他在“憲政會議”上公開反對蘇加諾總統提出“回到1945年基本憲法”的行動,因為該基本憲法內很少提到“基本人權”的內容,容易造成總統獨斷獨行,侵犯人民基本人權。果然,後來蘇加諾政權後期和整個蘇哈多政權都實行獨裁專政,要到民主改革後,人民協商大會於2003年通過第四次修改1945年基本憲法,才在《基本憲法》內加入詳細具體的“基本人權條文”,整整推遲了50多年。

領導創立維護人權機構

1964年,他積極參與創立印尼律師協會。1965年9月30日事件後,他目睹見證了蘇哈多政權殘酷屠殺無辜百姓和任意逮捕監禁所謂“共產黨”和親共人士,立即挺身而出,在白色恐怖籠罩下,於1966年4月13日創立“維護基本人權機構”,並於當年10月1日出面,在蘇哈多的“特別軍事法庭”為被逮捕審判的原第一副總理兼外長蘇班德裡奧全力辯護。

葉添興不畏強權,堅決指責蘇哈多政權嚴重侵犯基本人權,他在一篇簡單評價新秩序政權的論文中指出:“‘930事件’的政治犯案件,是由印尼(政府)對自己民族侵犯基本人權的最卑鄙行徑,可能將是整個印尼民族歷史最嚴重的罪行。”

他公開譴責印尼軍方逮捕蕭玉燦、吳銀泉、黃自達等國籍協商會領導,他到軍部質問:為甚麼當局不逮捕他,因為他也是國籍協商會成員?

公開要求釋放政治犯

他不但為蘇班德裡奧、黃自達和拉迪夫在軍事法庭上大聲辯護,也為伊斯蘭領袖和不同信仰的政治犯如Moh.Roem、Moh.Natsir、Mothtar Lubis等等全力辯護,不計報酬,不分黨派,而是基於維護公平和人權原則為被告辯護。

1973年,葉添興在印尼律師協會代表大會上,公開發表聲明,要求蘇哈多政權釋放在布魯島集中營被關押的印共政治犯,這在當時是具有非常勇敢的大無畏精神,令廣大民眾十分敬佩。

反對改名換姓

1967年,蘇哈多政權發出總統決定書,由劉全道、王宗海等人強制推行華人要改名換姓,實行同化運動,這遭到葉添興的大力反對。葉添興在報上連續為文表示,同化政策和改名換姓是違反個人的人權,也不能解決種族歧視問題。他堅決認為,保有原來的中華名字,是表達了自己的身份,改名換姓不能解決華人問題,也不會造成軍政當權者改變對華人的歧視。因此,他堅持使用“葉添興”,妻子使用“陳銀清”,兒女使用“葉鴻義”和“葉鴻愛”,或許只有在他去世後,他的第三代才開始改用印尼名,因為他的媳婦是爪哇姑娘。

1989年4月23日,葉添興、瓦希德、史福仁和布榮納蘇迪安等30位社會精英前往比利時參加非政府組織會議時,他突發肚痛,腸內主血管破裂,流血過多而不治去世,不幸客死異鄉,享年76歲,遺體由史福仁、布榮等送回雅加達,受到成千上萬人的哀悼送殯。一代人權鬥士確實是受到萬千人民的崇敬緬懷。

1992年,葉添興家屬與親朋好友特設立“葉添興人權基金會”,每年頒發“葉添興人權獎”給在印尼大力推行人權運動的社會精英,到今年已經頒發了11屆,他確實是印尼一代人權偉人,萬古流芳。

值此葉添興先賢誕生100周年時刻,我們謹此向他致以最崇高的敬禮,願他不畏強權,堅決維護正義與基本人權的精神永垂不朽。

印尼星洲日報‧文:李卓輝‧2013.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