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記首席運營長黃志勝澄清‧黃家泉州無祖屋

  • 印尼針記香煙集團第三代接班人黃志勝,目前為公司首席運營長。(圖:印尼星洲日報)

  • 黃志勝向媒體講述他們的家族史。(圖:印尼星洲日報)

  • 黃志勝認為,關於黃家祖屋在中國泉州的報導並無惡意,但卻是錯誤的。(圖:印尼星洲日報)

  • 針記香煙集團的前身為鞭炮廠,並以創辦人黃渭源的名字為商標。(圖:印尼星洲日報)

  • 針記煙草創立人黃渭源。(圖:印尼星洲日報)

(印尼‧雅加達9日訊)不久前本地數家中文報章(非本報)刊登了一則有關署名中國泉州人民政府外事僑務辦公室致函予印尼首富兄弟,即針記煙草公司董事局主席黃惠忠和總裁黃惠祥的信件,內容除祝賀針記香煙集團成立65週年之外,也邀請黃氏兄弟在方便時回中國福建泉州家鄉晉江潘湖探親祭祖和造訪先父福建晉江潘湖針記黃維源故居,並共商建設晉江針記黃維源紀念館大計。

殊不知,圖文並茂的信函內容原來與事實不符,黃家與所述的故居根本毫無關聯,而且針記香煙創辦人黃維源、現任董事局主席黃惠忠和總裁黃惠祥這三位的名字,也寫錯了,實為黃渭源、黃輝聰和黃輝祥。

印尼針記香煙集團董事局主席黃輝聰(Robert Budi Hartono)的長子,即公司首席運營長黃志勝(Victor Rahmat Hartono)上週三特邀請4家中文媒體到雅加達北譚布蘭街區的辦事處,向大家講述家族的起源及背景,以作澄清。

有許多人或許還不知道,針記煙草公司的前身是鞭炮廠。據黃志勝講述,他們的祖先的確是來自中國,但接下來黃家世世代代都住在印尼。

“據知我們的祖先早自19世紀便前來印尼,至今已200多年了。所以說甚麼我們家族在中國福建省泉州保留有祖屋並將闢為博物館,這個說法是不存在的。”

他說:“如果沒有錯的話,我們家族住在印尼已經是第十代了,但至今已考查的,至我這一代人是第五代,而上五代祖先的陵墓是在中爪哇省南旺市,往後的五代親人則分佈在中爪哇省拉森市。”

黃志勝說,關於署名泉州市人民政府的來函並無惡意,只是有不符事實的說法,譬如指他爸爸還有一名妹妹之說也不對,其實他父親只有一位弟弟黃輝祥(Bambang Hartono)。

只在印尼經營和投資

黃氏家族的愛國主義精神似乎已經深植印尼,至今他們只在印尼國內投資。他說:“我們只在印尼國內發展業務,無意在國外開業或投資。我作為孔教徒更注重為最親近的國人謀求利益。”

他認為,與別國合作不成問題,但投資地點仍以國內為主。“為了滿足煙草的需求,國內供應量不足或品質欠佳時,我們會向別國諸如向中國、津巴布韋等收購,但至多20%。但若國內供應量充足,我們不會進口煙草。”他強調。

“針記香煙”集團的經營之道是隨機應變,黃志勝說:“我們不死板,會分析為何許多大公司倒閉,比如有誰想得到諸如柯達和諾基亞這些大型的公司會倒閉?我們必須由此吸取教訓。”

設基金會發展文教體

為了印尼國家建設,針記香煙集團不僅注重業務,也於1986年4月30日成立“針煙基金會”,特別關注教育、文藝、保健與體育領域。

在保健方面,“針煙基金會”的活動包括捐血、救災、防止登革熱、免費割除白內障,以提高人民的保健水平。在文藝方面,他們多次贊助舉辦文藝表演,並在印尼大酒店建立“印尼財富”廳,供印尼藝人展示文藝作品。

在教育方面,“針煙基金會”每年為準備升學的550名學生提供獎學金,此外,也向教育機構提供援助,並在中爪哇省古突士一帶建立中等技術學校。

在體育方面,“針煙”公司致力於羽毛球的發展,大力培訓年輕選手,活動之一是在印尼多個城市舉辦選拔活動,讓10歲至15歲的羽毛球員加入古突士市的“針煙俱樂部”,為國家培養世界級的羽球好手。

針記香煙前身鞭炮廠

黃志勝講述,很少人知悉針煙公司前身是鞭炮廠,那時大約在1925年,他的祖父黃渭源先在爪哇島上建立規模相當大的鞭炮廠,後來業務蒸蒸日上,直至日軍入侵,以LEO為商標的鞭炮廠才停業。

LEO鞭炮廠停業之後,住在中爪哇省古突士市的黃渭源開始經營丁香煙,因為這一行在這一帶最吃香。1951年,當時的Djarum Gramophon煙廠面臨倒閉,有生意頭腦的黃渭源便把煙廠接管,並改名只稱作Djarum(針記),往後越做越大,直至今日成為印尼數一數二的集團。

最初煙廠只雇用70名員工,從一開始他就一手抓丁香煙生產,如今煙廠員工已達7萬名。隨著時代的演變,“針記香煙”不僅經營香煙產業,也擁有Polytron電子廠、銀行業亦即中亞銀行(BCA)、還有農產品加工業、房地產業、化學工業及多媒體行業。最近幾年,黃輝聰與黃輝祥兩兄弟被譽為印尼首富,但黃志勝表示,很可能搞錯了。

“很可能他們的數據搞錯了,以致我們的家族一直被譽為印尼首富,但我們無所謂,最重要的是持續努力經營,為國家作出貢獻。”

印尼星洲日報‧報道/攝影:費特利‧201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