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舉重選手養成記

  • (圖:法新社)

  • 楠榜省是培養舉重選手的搖籃,普林塞屋(Pringsewu)的城門附近矗立大象高舉槓鈴的雕塑。(圖:法新社)

  • 訓練開始之前,學生先做熱身運動。(圖:法新社)

舉重這項運動是印尼參加奧運的奪牌希望,但是當地很多地方的體育俱樂部依然用?土法煉鋼的方式訓練運動員,而且設施老舊。印尼當局為保住奪牌希望,目前正努力確保人才不被磨損和埋沒。

在印尼一個簡陋的舉重訓練中心內,年輕的運動員在手掌心抹上白色的粉末,然後站穩腳步,牙一咬就將地上的槓鈴高舉過頭。印尼很多的舉重選手,都是從印尼楠榜省這個地方訓練出來,有的人還站上了奧運的領獎台。

其實不只舉重這項運動,在印尼,很多傳奇運動員都是出身自小鎮的運動俱樂部,靠著老教練的鞭策還有土法煉鋼的方式,才有後來的成就。不過隨著印尼矢志在2018年亞運會和2020年奧運會取得更多金牌,目前有呼聲要求運動訓練走向現代化。

在今年的里約奧運會,印尼舉重選手抱回兩枚銀牌,使得舉重這項運動在當地再次受到關注。不過比起羽毛球,舉重這個項目不管在爭取資助或吸引運動迷方面,都還是困難重重。

“印尼有很多舉重人才。”國家隊經理維再也說。目前印尼將金牌的希望寄望於全國各地那些破落的俱樂部,希望將有潛力的運動人才吸引到首都雅加達,給予他們專業培訓及呵護他們免於受傷。

然而,要說服這些人才離開家鄉的俱樂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維再也表示,要說服他們的教練放人更是難上加難。

舉重被視為致富途徑

位於蘇門答臘的楠榜省是一個出名培養頂級舉重選手的地方。印尼過去在奧運會舉重項目獲得的10枚獎牌,其中7枚就是由從楠榜出身的選手貢獻。

如果要談楠榜的舉重發展史,就不能不提大象俱樂部。現年八十多歲的前世界冠軍羅薩迪,在過去將近半個世紀逐步將他家後方的健身房,發展成現在甚具名望的舉重俱樂部。

這俱樂部聽起來應該感覺很不錯,但其實這裡的設施相當老舊,許多器材已經脫漆,地板也因長期承受槓鈴的重量而破裂。

目前有將近30位男生女生在這裡免費吃住,以及在前人的獎杯圍繞下接受訓練。羅薩迪告訴法新社:“我們提供一切所需”,這裡就像是個大家庭。

大多數到這裡的人都是貧窮家庭的孩子,他們把舉重這項運動視為致富的途徑,而他們會這麼想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印尼選手只要拿下奧運會獎牌,他們就會獲得豐厚獎金和享有終身補助。

“他們想要更好的生活,幫助父母和幫助家人,”幫父親羅薩迪訓練學生的艾迪說。然而,小時候也在羅薩迪的俱樂部受訓的維再也表示,如果這些鄉下俱樂部不改進的話,恐怕那些小孩的夢想就會破滅。這是因為老派那種晝夜不斷訓練的方式會消耗運動員的爆發力,這種方式對現代運動發展來說已不適用。

“他們不用運動科學,他們用的是蠻力。”維再也說:“舉重這運動正在改變,我們也嘗試改變,但是面對很多阻難。”

他指出,很多俱樂部以自己的方式訓練運動員,沒有關心運動員的休息和營養問題,以致運動員受傷率高。身為國家隊經理,他不時會安排隊醫到楠榜視察,但要小心避免冒犯羅薩迪這樣的傳奇人物。

在雅加達,印尼舉重聯合會跟政府一個委員會合作,全力栽培有奪金希望的明日之星。維再也相中3位來自楠榜的舉重運動員,其中1人是今年10月剛在世界青年錦標賽奪得銀牌的維納塔沙里(15歲)。

維納塔沙里的目標是參加奧運會,她對法新社表示:“我要成為印尼的驕傲,和成為世界冠軍。”()

印尼星洲日報·报道:梁慧穎·201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