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目島沙沙族

  • 村民正建築新的穀倉(Alang)。每一個月只能取糧一次的規定,鼓勵著節儉的生活習慣。

  • 房子相對而建,不論建造形式或是規模都不見違和。

  • 稻草的屋頂密實陡斜,防熱排水。

  • 沙沙族婦女的手工織布是很出名的土產,村裡還有人手工製作,只是因為出貨緩慢,混雜了很多機器製作的布匹一起售賣,維生並不容易。

  • 穀倉只有一個小門,底下是供人休息的涼亭。

龍目島上的沙沙(Sasak)一族,是當地的原住民,多集中在龍目島的東部,村莊依山而建,從入門口的禮堂開始,會有窄道曲折而上,鏈接居民。從17世紀開始,他們承繼的傳統並沒有太大改變,居住的房子都是使用身邊唾手可得的材料建成,用粘土混合牛糞、草灰,一如斯里蘭卡居民,以手混合後,就把它鋪在地上,用各種用具壓緊,再把表面用鏝整理成滑面,就有和水泥一樣堅硬的地板。牆壁用竹子編制;樑柱雖然是用木,也沒有發展出中國斗拱或是雌雄榫接合的技術,倒也不用鐵釘,而以竹釘穩固,屋頂則使用稻草這樣柔軟的材料,空心蕊裡的空氣達到隔熱的效果。為了要在多雨的東南亞國家裡保持乾爽,屋頂的斜度要高,才能很快把雨水排開。

每一個細節都是考量,也都是老人家的經驗和智慧。這樣的房子結構用人力可以輕易完成,材料簡單也容易取得,是永續生活的標準指標。

而這一切並不是偶然,是以迷信的方式傳達科學的思想:他們相信如果不依從天地的規矩,大難就會臨頭。龍目島沙沙族的古訓有這麼一段話:“如果你要在這裡建一所房子,那麼就得遵從其他房子建築的材料和方式;如果你想建一所更堅固如其他村子的房子,那麼請你離開這裡。”互敬的價值在這裡獲得體現。

內室梯級的意義

沙沙族的建築矮小,多不設窗,只有一扇門進出,也沒有起居室的設計,平常都在外頭活動,村口的禮堂就是他們的公用空間,閒聊、娛樂都在那裡。當家族開始增長,長輩的房子一定要在比後輩高的位子,一個家族還會再擴建公用的空間,比如“發呆亭”(Berugak)或是存糧的倉庫(Alang)。單間房子進門的平台是寢室(BaleLuar)。後面需要用梯子到達的空間,是女性家人工作和聚會的內室(BaleDalam),這裡也是房子裡的聖地,母親生產或有人過世殮葬時,進行淨身儀式的地方。通往內室的梯級(Undakundak)有3級,代表著“生、老、死”,也代表著家庭裡的“父、母、子”。

大環境在改變,享受科技的同時,我們也承受了大自然被破壞的危機。古來許多思想家提出的“人定順天”,似乎已經不合時宜。可是在沙沙族這一個村莊裡,道德倫理的思想通過建築理念流傳下來,節儉生活的習慣通過節日和禁忌條文被執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這樣的生活要如何推進又不忘本,真要難倒我們。(印尼星洲日報‧文:謝林霖)

印尼星洲日報‧文:謝林霖‧2017.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