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印尼觀察家論南海和平前景

中國與東盟10國日前在馬尼拉外長會議上通過的南中國海行為準則(COC)框架,備受關注。能否為南中國海和平奠下基礎,見仁見智,各方自有不同觀點。由於該行為準則不是法律準則,不具有法律效力,西方輿論多不看好,認為日後只具有道德譴責力量而已。但中方和東盟成員國都樂觀其成。

雅加達伊斯蘭教背景的《共和日報》(Republika),上週刊出目前執教萬隆巴巽丹大學國際關係系的政治觀察托哈利(Wim Tohari Daniealdi)所撰寫文章,談論南海行為準則框架達成共識後,對該海域和平前景的期許和憧憬。這篇題目為”編織南中國的和平”文章說,經過長達10年的磋商,中國和東盟已於8月6日在馬尼拉中國──東盟外長會議上,就南中國海行為準則框架達成共識,對減少南中國海區域持續緊張局勢是一項積極性步驟。

此前,中國根據歷史地圖強烈地把南中海聲索為其領域,後經海牙伸裁法庭裁定中國對南中國海主權訴求不具法律根據後,中國立場才開始軟化。儘管繼續堅持此項立場,但不得不與現實講和。鑒於其他國家在這個航道有太多的利益關係,過於堅強的決心將產生對所有各方尤其對中國不利的局勢緊張和不穩定。

文章指出,由於中國國際貿易對南中國海這個航道的依賴性極大,所以各方深信此項南海行為準則能夠付諸實施持樂觀看法。美國國防部報告書指出,2012年中國所需能源84%經由該航道輸送。

文章提到中國的一帶一絡倡議,被廣泛視為日後環球貿易的新支柱。不過,作者在文章中指出,東盟必須警愓的是,此項行為行為準則框架包含高度的脆弱因素。儘管目前我們認為中國對南中國航道具有具有極高的依賴度,此可從一帶一路倡議綱要中看出來,事實上是要縮短過去所經過運輸路線和航道,使之更有效益。

對東南亞可能產生直接影響如下:

第一,為了滿足其國內對能源的需求,中國可能建造從中亞和中東直至華西地區的油氣管道。如果此項計劃一旦落實,一向來通過南中國海航道輸送的84%能源將大為減少。

第二,目前中國正計劃建造克拉地峽運河,這條連接泰國與馬來半島地區的運河工程一旦實現,可縮短1千200公里長的航程。印度洋至太平洋的航運只須費時二至五天,並可節省燃料35萬美元。日後將受到克拉運河負面影響的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尼等東盟國家。受益最大的是中國、日本、歐盟和泰國。

文章認為,中方的上述一系列舉措,使其逐步中斷對南中國海航道的依賴,將導致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協議日益脆弱。 如果把上述中國與東盟協議與當前地緣政治發展造成的國際政治形勢聯系起來,可看到其中反映出令人擔憂的矛盾狀態。

作者在文章中指出,美中在東亞經濟、政治與安全上競爭趨熱,再加上朝鮮更大規模試射導彈,已使美國的盟友日本和韓國更加憂心忡忡。該區域的緊張局勢蔓延至東南亞、尤其南中國海並非不可能的事。

文章也提到中國在南中國有爭議海域進行填海造島及這行軍事化、引起美國及其他有關各方強烈反應一事。因為足以干預南中國海和平與穩定及該航道之安全。不過,文章對各相關國家就旨在實現南中國海和平與穩定達成的共識表示贊賞,至盼所有各方予以落實和貫徹。

據觀察,文章作者過度樂觀及把問題簡單化。已達成共識的只是準則框架而已,今後如何擬定有效及可行準則,正考驗各方智慧和善意。南中國海議題持續複雜化,英國前些時宣佈將派出航母巡航該海域,便是例子之一。中方所謂擁有其中85%主權訴求受到考驗正在開始。(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

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7.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