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婉瑋‧找尋東盟多元性的相似點

連結東南亞國家的東盟已邁入第50個年頭。在這50年裡面,東盟從5個成員國不斷擴大,東南亞的10個國家如今都是東盟的一分子;在東盟10國的基礎上與東亞國家聯合,從10加1擴大到10加6的範圍;2015年,東盟共同體正式成立,為第50週年開啟新的歷史篇章,即是從此邁向政治與文化的機制化互通的里程碑。

東盟的50年歷史,包含在東南亞各國的建國史中,也記錄了東盟成員國在區域共同進退的歷史,發展中國家從最低經濟的基礎發展到今天的共同體,實屬不易,在當中經歷不少安全和經濟危機的挑戰,重重困難之中建立起互信,但是要把幾十個民族組成的文化習俗與社群融和入共同體內,是比經濟融合的挑戰還大。

東盟共同體劃分出經濟、政治安全、社會文化3個部門,打造各自的共同體以加快一體化的目標。

適逢馬國是今屆東運會的主辦國,這個8月成為東運會和國慶日的節慶月,較早前的東運會開幕禮展現馬國多元文化的社會特質,大受國民的讚賞,其實這個特質也適用於東盟社會文化共同體中。

在東南亞的大社會中,也包含馬來社群與華人社群,而印度文化更是最早流傳東南亞的,如今都可以在各國的歷史古跡和文化信仰中找到印度化的痕跡。所以,在馬來西亞找得到的多元體,東南亞其他國家也存在,換句話說,東盟也有“多元性的相似點”,不過缺乏渠道讓彼此認識他們的差異與相似點。

經濟上的互通機制化化已不必再辯說,可是社會文化的互通機制化說難不難,說易也不易,主要得看各國社會對共同體如何產生認同與歸屬感。從較遠的老撾、緬甸、越南到緊鄰的菲律賓、印尼、新加坡,都正在邁向民主化發展,不過各國的發展基礎與經濟一樣都是參差不齊,而有的國家還在建構新的國族認同,所以社會對東盟身分的認同,並不容易建構。

幾百年前的東南亞社會已有連結互通,而現如今的東盟共同體是讓互通與聯繫變成有系統和體制化。

當各部門都在推動東盟一體化時,社會民眾對東盟共同體還很陌生。從2000至2016年,到馬國旅遊交流的人員以東盟為最多,排在了第一位,東亞國家僅次於後,儘管如此,人員至今的交流只停留在日常飲食的文化上,在身分認同上只有國家意識,未產生區域意識,因此近年來逐漸有以東盟名義舉辦的電影節、舞蹈節、音樂節等用以推動彼此互相認識對方,從交流文化中感受各國的共通性。

當彼此在文化上互相瞭解與諒解之後,下一步也許就可以邁向民間社會參與南中國海爭議的討論。

東南亞社會過去很少參與討論南中國海,是因為不太瞭解海洋與自己所處地區的關聯性,而往後民眾有了區域意識,就可以多從地區的視角探討南中國海的課題,爭取社會的話語權,這樣對東盟在協商上是有幫助的,至少可以形成政府與民間社會的合作,上下齊心共同對抗大國利用南中國海爭議開展博弈的局面。(印尼星洲日報‧文:黃婉瑋(自由撰稿人))

印尼星洲日報‧文:黃婉瑋(自由撰稿人)‧2017.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