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京四季城故事(上):小食店老板娘艱辛為兩餐奔波

  • 澆滿調料的Lontong pecel,都能吃飽。(圖:印尼星洲日報)

  • 老板娘Hanna在石頭制的大磨盤上研磨Pecel的調料。左下:Lontong飯團與煮熟的雞蛋配料;拌好的花生香料醬汁。(圖:印尼星洲日報)

  • Gado-Gado與Pecel的材料。漢娜的小食店的價牌,明碼實價,消費不高。(圖:印尼星洲日報)

  • 做Rujak必備的棕櫚紅糖;印尼人無辣不歡的朝天椒;做Rujak鮮果涼拌的材料,半熟木瓜、芒果、芭蕉、黃瓜。(圖:印尼星洲日報)

性格開朗的老闆娘漢娜(Hanna),一位華裔女子,熟練地操作雅加達土著巴達維亞人(Orang Betawi)的著名美食Lontong pecel,即是涼拌菜飯團,Lontong飯團也有人稱印尼壽司,Pecel也有人稱印尼沙律(沙拉)。

筆者到她的小食店,觀察老闆娘的營運賺錢方式,賣Gado-Gado與Pecel,蠅頭小利,覺得那麼不易為,真的打臉一個二號人物政要,他經常在集會上胡說,華人非富則貴,造成印尼社會貧窮。

蠅頭小利

該政要多次在不同場合,甚至在華人精英的會議,大說華人集中了財富,造成社會貧富差別,每次都慷慨激昂,嚴厲斥責。

但印尼人都知道,正是他與幾個原住民財閥,壟斷了印尼的經濟,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最近有個媒體,大膽揭示他的經濟活動的潛規則事例,洋洋數十條之多。其實,在印尼人心目中,是誰造成巨大貧富差別,已經昭然若揭。

前段時間,印尼星洲日報也有一篇文章稱,他否認自己是反華的。很多人覺得,此舉乃心虛所致,欲蓋而彰。

政要們不斷製造話題,胡說八道華人壟斷印尼經濟,甚至為富不仁,極力煽動,目的是打擊他們認為還可以與他們競爭的華人企業,也是為了轉移老百姓的視線,為排華提供輿論基礎。

看看雅加達北區的Season city(四季城)的附屬商場的食街,這些勤奮勞作整天,僅能賺到微利的老闆娘,已經戳穿那些不實之詞。

雅加達有無數這樣的華人,為兩餐而奔波,做最低微的的生計,從事孩子們長大了都不屑一顧的行業。二號人物不是瞎了眼,就是明知故犯,空口說白話。

1萬2千盾一碟的Lontong pecel(約值6元人民幣),5千盾的熱茶(約2.50人民幣)。能夠賺得多少呢?房租水電石油氣,還有物價不斷上升的原材料,算一下就知道,賺的是蠅頭小利。

印尼沙律

老闆娘在石頭制的大磨盤(Lumpang)上,研磨Pecel的調料,是用炒熟的花生仁(Kacang tanah goreng),加上辣椒(Cabe)、山奈(沙姜.Kencur)、炒香的苑茜籽(Ketumbar)、棕櫚紅糖(Gula aren)等,混合磨到極細,加上醋、鹽及食水等,便可調制豆芽(Tauge)、豆角(Taukok)、圓白菜絲(Kor)、空心菜(Kangkung)、佛手瓜片(LaboSiam)、土豆片(Ketang)、屬雞蛋(Telor rebus)、飯團(Lontong)為主的Longtong pecel了。

見到如此招人垂涎的的景像,難以抵御。馬上下單,外加一杯熱茶。“茶要加糖嗎?”回答是否定的,我不像當地印尼人,吃得鹹、甜口重,連喝茶都要加糖,這也許是早期來印尼的阿拉伯人帶壞的。

眾所周知,阿拉伯人喝茶加糖和桂皮(Kayu manis),他們來香港上公司談生意,老闆都要特別這樣準備。

Lontong pecel味道還算中規中矩,畢竟不是印尼原住民,不能苛求。因為餐飲裡面的訣竅,家家戶戶都保留一點,秘不示人。但佩服老闆娘的創業與探索精神,是嚴酷的生活逼出來的。(印尼星洲日報‧報道/攝影:周新)

印尼星洲日報‧報道/攝影:周新‧2017.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