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立德‧讓同理心扎根

每一天生活中,無論是打開網絡社交媒體,在馬路上開車,在商場裡逛,甚至和人們聊天,總是感覺我們的社會最缺乏的是同理心。

社交媒體上的那些謾罵式的語言,令人不敢恭維,我們可以選擇不去打開來看,就讓這些烏煙瘴氣停留在屬於它的空間裡。

但現實生活中的一些狀況,有時是難以避開,就像遇到路霸,有理說不清,還得曉得沉著應對,否則吃虧的是自己。校園裡遇到霸凌事件,也是同一種情況。

社會諸多不平靜,亂源很多,好勝鬥強是一個因素,人易怒衝動,做事不顧後果,也不曉得以同理之心對待他人,很多時候上樑不正下樑就更歪。

網絡時代加上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台智能手機,工具使用得當,可以為社會增添正氣,一旦濫用,就越描越黑,戾氣更深。

之所以說,一念之間,位置和思維擺在哪,能決定格局和結局。

美國史丹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指出,同理心有3個部分:

一是能理解並推測他人心智狀態的能力,這是認知的同理心,即是能通過他人的臉部表情、語調、肢體動作來推測對方想法、意圖和感受。

二是情緒的同理心,這是指當我們面對他人的情緒時,我們能感覺到他的情緒,也喚起自己同樣的情緒經驗,進而讓他知道我們正在共享同樣的情緒經驗。

三為同理的動機,要能利用上述的同理心能力來幫助他人的動力。如果我們只有同理的動機,但情緒與認知的同理心不足,也就無法產生效果,必須是三者合一,才是完整的同理心。

那這種能察言觀色的能力是可以習得而來的嗎?例如從現在開始將同理心列入學校課綱,從娃娃就捉起,以便能逐步改善並糾正社會的負面狀態。這有效嗎?

在丹麥,學校每週就有一小時的以“同理心”教育為主要課程內容的必修課。課堂上會針對同學間的交際和溝通問題,嘗試以尊重每個方面和角度,一起找到解決方案。課堂會創造一個安全、舒適的氣氛,來讓同學們感受到“同理心”,自己的問題受到重視,自己的價值能得到認可。

課程當然不是一板一眼的上課,沒有老師在“教”,只是引導。上課時可以全班一起帶些食物來分享,或者一起做個小手工,大家一邊做一邊談,一邊吃一邊玩,期間每個人可以把自己所想所思說出來,其他人就當聽眾,適當時就提出看法。重點就是,大家都同處一個情境中,聆聽別人,換位思考,再提出不同角度出發的解決方案。

老師的工作就是確保小孩們知道其他人的感受,並且理解為什麼別人會這麼覺得,透過真正的聆聽和理解,一起想出解決的辦法。看到這裡, 是不是覺得我們經常幾個人坐在一起談話時,總是有人不把他人的話和感受當一回事,往往就只堅持自己的思路和感覺是完全對的,其他人不是想太多,就是腦筋遲鈍。這樣帶來的結果是把所有事情,哪怕是一件簡單的小事搞得壁壘分明,爭論不休,無法獲得圓滿的結果。

當然,課堂上的“學習”成效不容易衡量。但是,當學生們不斷有機會通過和別人交流,是可以建立起一種意識,走出課堂後,在與同學老師以外的人接觸交流時,能夠站在他人的立場和角度思考,知道要使家庭、社區和國家變得更祥和,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平等的權益,能不能有同理心是個中的關鍵。

在書上讀到台灣某宗教導師說:“(同理心)年少就要扎根,了解‘尊重’的意義;在傷害別人之前,要能想到‘如果今天是他傷害我,我會好受嗎?’常常這樣想,社會就會平靜而充滿喜悅。”同理心是一種能力,不斷學習是可以做得更好的。不只是在課堂,每個人在每一天生活都要不斷加強這方面的能力。(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立德(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立德(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2017.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