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社會公正的百年道路

十月革命100年的紀念,不僅追溯蘇聯的歷史,也是對紅色中國的回眸,發現那些今天很多被遺忘的歷史痕跡,也重新檢視中國未來發展的軌跡。

毫無疑問,中國共產黨的開始曾經“以俄為師”,將列寧對馬克思的演繹視為至寶,尤其是列寧發現西方國家工人階級已成為“工人貴族”,不再熱衷革命,而是擁護體制。資本主義在全球化的系統里,演化為帝國主義的狂飆,而列寧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論述,有力地解釋20世紀兩場世界大戰的政治經濟學,提出與西方主流史學家完全不同的史觀,也為中國共產黨興起提供了理論基礎。

但毛澤東很快就超越了馬克思與列寧的論述。他發現中國這樣一個工業基礎薄弱、缺乏產業工人的社會,奢談無產階級革命是歷史的倒錯,反而是廣大的農民階級,才是革命者所應依賴的階級。中國共產黨最後擊敗國民黨,奪得中國政權,也就是因為贏得了農民的支持,從而贏得了全國大部份人民的支持。

但歷史的諷刺在於,佔人口多數的農民,卻在共和國的改革開放中,被限制了公民的權利,在戶籍法的局限下,淪為二等公民。估計約2億5千萬的農民工,在北上廣和各大城市的底層,做最廉價與最危險的3D工作(Dirty骯髒、Dangerous危險和Difficult困難),而他們卻無法和城市居民那樣,享有公共醫療與子弟基礎教育的權利。

其實追求社會公正,就是當時中國共產黨的原意,但在80年代的改革開放中,卻將這些初心忘卻,而只是全力往提昇經濟GDP的道路奮勇前進,爭分奪秒,就是要提昇國家競爭力,但也失去了重視社會公正的軟實力。

也許經濟是政治的基礎,當中國富裕起來之後,昔日的情懷又重新襲上心頭。近年當局對戶籍問題所造成的不平等越來越重視,也不斷推出了新的措施,在戶籍法與居留證方面,還以廣大農民工的公平待遇,同時也要實事求是,面對在農村地區的6千萬留守兒童,也要尋找新的方法處理,避免這些弱勢群體成為被遺棄的一代人。

今天中國最強項的計劃,還是強勢公權力的建設,落實國家資本主義的優勢,讓國企與民企結合,在中國的“新四大發明”脫穎而出,這包括了高鐵、移動支付、網購和共享單車等,都讓國際驚艷,也讓不同的階層分享改革開放與創新的最新成果。

但社會公正的追求,彰顯中國制度的軟實力,比“新四大發明”更有吸引力,也展示新中國的歷史底色,在新世紀人工智能的年代,可以發揮新的優勢,讓100年前的初心重新沸騰,在今年中秋的月色中,圓了中華民族的美夢。(印尼星洲日報‧文:邱立本(《亞洲周刊》總編輯))

印尼星洲日報‧文:邱立本(《亞洲周刊》總編輯)‧2017.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