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帝汶在嚴峻發展中為民主奮鬥

在取得獨立15年後,東帝汶依舊是東南亞一個不為人知的國家。在地理上,它位於印度尼西亞群島的東部邊緣。作為一個小國,全國人口僅120萬人。

在1515年開始,葡萄牙開始殖民於此,直到1975年至1999年,印尼佔領了這個地方。在1975年11月,東帝汶自葡萄牙手中宣佈獨立;然後,獨立只持續了9天,就被印尼軍隊侵入並佔領直到1999年。在聯合國協助下,東帝汶舉行了公投,並在2002年恢復獨立。據估計,該國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在佔領期間死亡,有多達70%的基礎設施遭到摧毀。

歷史告訴我們,東帝汶的獨立鬥爭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民族精神。作為一個連年處於衝突中,並在千禧年後才取得獨立的小國,國家建設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我第一次到訪東帝汶可追溯到2013年;那是在聯合國東帝汶綜合特派團於2012年12月31日完成任務之後。我記得當我踏上這片土地時,就立刻被豐富的文化和美麗的景觀深深吸引。

當我於2016年再次到訪,我拜訪了Comarca Balide監獄,該監獄現在是一個歷史遺留下來的景點,提醒著印尼佔領該國24年來的暴行。隨處可見前政治犯的塗鴉和繪畫,揭露了他們所遭遇的折磨。前拘押者Filomena da Silva Ferreira把這裡命名為“神聖的大廈”,將其描述為勇敢解放東帝汶以及民族主義者為下一代而奮鬥的地方。

今年,東帝汶進行了兩次選舉,一次3月20日的總統選舉,另一次是7月22日的國會選舉。這是該國首次在沒有國際援助下進行的選舉。雖然過程中仍然存有一些技術問題,但總體來說,還是一個成功的過程。

在某種程度上,東帝汶的民族正朝向蓬勃的發展,例如:共有21個政黨參加東帝汶在7月22日舉行的國會選舉。在多元政黨和公民意識日漸提高的政治社會下,投票率是很高的。今年1月,英國《經濟學人》智庫公佈的“2016年全球民主指數”揭露,東帝汶是東南亞排行第一、亞洲排行第五的民主國家。該指數評比的內容包括五大類:選舉程序與多樣性、政府運作、政治參與、政治文化和公民自由。

但與此同時,民主進程也在許多方面遭遇挫折。由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秘書長阿爾卡提利(Mari Alkatiri)兩度蟬聯總理後,東帝汶第七屆國會才在9月15日正式宣誓就職,儘管當時很多議席還處於懸空的狀態。這是一個期待已久的政府,因為自7月22日的國會選舉以來,東帝汶在組建政府時面臨巨大的挑戰。更何況,阿爾卡提利是一名穆斯林,而東帝汶卻是一個以天主教徒居多的國家,這充份顯示東帝汶人能夠接受不同的價值觀。

但在90年代後期才擺脫各項衝突後,東帝汶發現本身與其他國家一樣,在發展問題上面對嚴峻的挑戰。生活條件的不足與差距依舊存在。因為有限的工作機會導致高事業率。隨著全球化的進程,一旦國家戰略沒有得到完善規劃,全球化的力量就會對國家造成威脅。這些隨處可見的問題,都是東帝汶無法忽視的。在經濟和社會方面,東帝汶可持續性的轉型計劃需要大量的投資和居民的參與。

我的工作讓我得以多次往返東帝汶,根據我的觀察,這個城市自2013年以來,已經獲得很大的進展。不過,讓我感到悲傷的是,許多國家都出現不平衡的發展與經濟增長,東帝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作為世界上最依賴石油的國家之一,它最直接的挑戰就是如何擺脫國家資源的詛咒。目前,其他國家的投資衹是為了爭奪其資源,而這些遠遠不是東帝汶所能夠承擔的。

東帝汶於2002年從印尼手中獨立,並成為21世紀最年輕的國家之一。直到今天,東帝汶確實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它為獨立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現在,這個一度非常脆弱的國家正轉向鞏固和加強其基石的路上,卻困難重重。

這個年輕的國家依舊在尋找自己的故事。我寄望東帝汶的年輕一代,能夠為國家做出真正的貢獻。隨著國家對外開放投資並接受國際援助,領導人或決策者必須儘量避免任何形式的剝削,讓生活水平得以提高之餘,也不會對環境造成破壞,尤其是其獨特的文化價值觀。(印尼星洲日報‧文:邱穎慧(馬來亞大學資深講師))

印尼星洲日報‧文:邱穎慧(馬來亞大學資深講師)‧2017.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