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印度公司遺跡VOC印象(下篇):殖民歷史積澱沉重

  • 利用VOC 標徽, 巧妙成為咖啡館的商標。(圖:印尼星洲日報)

  • VOC建築物的盡頭,是販賣古樹化石及文物的地方,有些老華人,百無聊賴地在那裡清談。(圖:印尼星洲日報)

  • 都說紅杏出牆,這裡卻是Belimbing(菜用小酸楊桃)出牆,它攀出其枝丫,花蕾與果實可見。(圖:印尼星洲日報)

  • 都說紅杏出牆,這裡卻是Belimbing(菜用小酸楊桃)出牆,它攀出其枝丫,花蕾與果實可見。(圖:印尼星洲日報)

  • 東印度公司(VOC)的標徽赫然可見,濃縮了瘋狂掠奪印尼資源的歷史。(圖:印尼星洲日報)

  • 遠處一個紀念碑,不知是何物。背後那茂盛的大樹,引人矚目,俗話說,樹木繁盛之地,風水必定上佳。(圖:印尼星洲日報)

VOC位於雅加達北部近海處,以方便倉庫貨物的運輸。倉庫的建築,與日本北海道札幌的荷蘭人倉庫,模樣近似如出一轍。

歷史揭示,東印度公司強大之後,有了自己的軍隊,後來演變為荷印殖民政府,開始了350年的漫長歲月的統治。

意大利比薩城有個斜塔遠近聞名,其實雅加達的V O C遺址後面不遠,也有個斜塔,但知道的人不多,也沒甚麼人來參觀,這是以往的市政當局不作為,不積極包裝宣傳的結果。

看到這些充滿滄桑感的景物,街上日見稀落的人流,好像在告訴人們,因為VOC的式微,殖民政府的崩塌,倉庫功能不再,賴以為生的人流,各奔東西,VOC只是靜悄悄地度日如年,演繹明日黃花的平淡日子,只供鍾情歷史的人憑吊穿越的時光。

3度造訪印像深

這是第3次造訪雅加達的前東印度公司(VOC)遺址,上次是10年前,印尼邦加旅雅同鄉聯誼總會名譽會長、印尼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歐陽文植帶我來的。10年過去,印尼發生諸多變化,包括這個Lestari budaya(文化保護遺跡),也有許多不同。

回憶起來,第2次來此地是幾年前,我的同班同學、雅加達名媛吳前,在這裡的餐廳宴請我與親戚陳森華,還請了很多同學謝國偉等學長。

當時是做京菜(烤鴨)及川菜的,有個很年輕的四川娃子主理,我還跟他說起四川話,頗感親切。

服務員中,還有一個漢語說得很溜的爪哇妹子,原來在台灣做過女傭,也是微笑常掛在臉上的活潑年輕人。

但此時飯館早已易主,店主是棉蘭華人,態度也很親切,坐在那裡眼觀四路耳聽八方,親力親為調配。而且,價格似乎還比以前實惠,令我驚奇。

也許是偏遠一點,那天是假日,僅有三兩桌食客,反而樓上的飯廳跟卡拉OK的,有幾十個華人在娛樂,唱的都是大陸似乎很難聽到的老時代歌曲,即是上世紀50年代著名藝人明星白光、周璇、李麗華、嚴俊主唱的曲子,令我有時光倒流之感。在裊裊的歌聲中,想到幾十年過去了,我們也年華已逝,青春不再,不覺心情惆悵,一切盡不在言中。(印尼星洲日報/文圖:周新)

印尼星洲日報/文圖:周新‧2017.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