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偷轉出去的轉基因稻米

凡是對國內遺傳工程研究有點基本認識的人,都知道地球上其實“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已經開始合法“商業化的種植和販賣”基改稻米!

問題是,當“沒有”並不是唯一的答案的時候,事情就變得有點複雜。

因為在某些國家的超市裡,的確發生過多宗基改稻米污染普通稻米的案例。

這要從90年代後期,許多國家成功研發轉基因水稻的案例開始說起。首先是1999年美國批准了兩種耐除草劑的水稻LLRICE06和LLRICE62的田間試種,2006年另一個LLRICE601也被批准;2009年,中國也給它的國產轉基因水稻(抗害蟲)Bt63和華恢1號發出“生物安全證明”。

無論如何,這些轉基因水稻,都沒有獲得有任何一個國家,或相關部門發出商業化種植的許可;也就是說沒有任何人可以在試種田以外,進行商業化種植和販賣這些轉基因水稻。

但事實是,大約10年前開始,歐盟的“食品盒飼料快速預警通報系統”(RAPID Alert System Database),就已經在多處入境檢測時,測試出各種基因改造稻米的成份,而且是每年都有發生多至數十宗案例。這些被關卡截住的受基改稻米污染的稻米製品,大部份來自中國,被檢測出的基改稻米,多數屬於Bt63的品系,歐盟也因此開始對中國的相關產品實施嚴苛的入境檢測。2014年中國超市販賣的稻米中也被中國政府驗出同樣的基改稻米Bt63。該國中央新聞報道更說,基改稻米因為管控不當,已經從實驗室外流,擴散到湖南、湖北、安徽、福建等地的田地。

世界上唯一曾經批准商業化種植基改水稻的國家是伊朗,在2004年香米品系“Tarom molaii”。但不到一年,該國的生物安全委員會就收回這商業種植的許可,原因據說是申請書的文件沒有經過適當的評審所致。

簡言之,目前大部份基改稻米或稻米製品的販賣,都源自亞洲國家非法外流的試驗品!為甚麼基改稻米會引起這麼大的風波,除了因為它是全球半數人口的主食外,最重要的因素還是普遍社會和民眾對轉基因食品的恐懼。這情況不止發生在歐洲,在美國和亞洲也一樣。

無論如何,未被批准的基改稻米違法外流入市場挑起的不安,在在提醒國家相關單位在基改作物的安全管理,執法和監督研究過程中,必須予以加強規範的環節。中國就是因為遲至2001年才來針對GMO制定嚴格的規範和法律,才會發生這種違規外流的危機。

一旦沒經過詳細檢測和監督過程的基改作物流入市場,檢測工作就會變得異常複雜繁重,最終受害者將是農夫和廣大消費者。

印尼星洲日报·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