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雅隆高鐵‧需要一次遵義會議

  • 中日角逐雅隆高鐵塵埃落定。中國高鐵怎樣在印尼真正跨出一大步,成為亞洲一帶一路的標志性裡程碑,人們無不期望。(資料圖片)

  • 不可諱言,佐爺具有強烈的印尼高鐵夢。(資料圖片)

  • 雅隆高鐵工程奠基那天,佐科威顯得很興奮。(資料圖片)

境外投資的項目管理,需要根據以所在地國情為主,而很多國家的國情和政府一點關係都沒有,在歐美發達國家也一樣的,指望政府解決是不可能的。

國情相異

當前絕大部份中國企業、中國人在境外投資,項目管理上,依然是缺乏基本的認識,如果連基本的境外投資的國情文化等等都不瞭解,以大陸的習慣性思維,中國是強勢政府包辦一切,以為政府能搞定一切的思維,導致項目不失敗,不賠錢才怪了。

印尼是民選國家,政府官員是對下的,是下面選舉上面的。而中國官員是對上的,上面提拔下面,也因此不同。

中國官員升遷必須要先進入上級領導的視野,根據通過領導的考察、喜好、特點等等來提拔。

而印尼的官員是民選的,是由所在地的選民投票選舉出來的,也因此在意的是民意、民調。

老百姓用選票決定哪個人組成政府,政府就不能太強勢,否則下次沒份。

不能回避群眾工作

所以群眾工作尤為重要。曾經有人做錳礦,地方民眾關係就搞了2年多。某位在雅加達、蘇北、亞齊都關係通天的華人,在亞齊人煙稀少的地方建小型水電站,僅13公里河道兩邊的土地征收,花了3年多才完成。耐心很有必要,包括村長,宗教領袖,地痞,都得搞定了。

群眾工作需要全面做,一味砸錢只會換來不停的勒索。需要從聯絡感情著手,建學校清真寺教堂,幫助老弱病殘,感情上認可了你不是掠食者,才會辦事順利。沒有和印尼人從感情上獲得認同感,只能是當冤大頭的。

印尼征地很困難,不要說講人口密集的爪哇島,就是連偏遠的蘇拉威西島都不容易。

也許我們大陸人的習慣思維,會認為征地會讓當地人肆無忌憚的勒索,增加成本,這是趁火打劫,但是印尼大部份的土地是私有的,民眾認為他們祖輩守著土地那麼多年,終於盼來上帝派人發紅包了。

或者是認為土地是當地人賴以生存的家園,征地以後,他們當地人吃甚麼?這些都是要中國企業考慮好的。

還有一個問題是,高鐵給了征地賠償,但地主不一定悉數拿到,層層扒皮,所剩無幾,這也是要解決的。

在蘇哈多的新秩序時期,可能依靠強權還可以快速成事,那時候民眾只會忍氣吞聲不敢惹事,現在不行的。如果當他們把你當自己人了,事情就好辦多了。

並無研究透印尼

中國企業別以為我們走出來了就是具有國際視野了。走到非洲就要有非洲視野,來到印尼,就得要認識印尼。

許多中國的企業做預算是按國內的經驗來做。這往往造成投標成功後,進入實質運作的時候,發現有許多預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不只是費用的膨脹,承諾的工期也嚴重受阻,懵了一圈又一圈……同時有相當一部份的學者和企業對細節很不耐煩。如果試圖描述一些問題的復雜性,他們卻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否定印尼政治生態的特殊性。

也以“宗教是大眾的鴉片”否定宗教在印尼民眾的分量。諸如此類還有很多。歸根究底還是小視一個國家內部的特殊性和復雜性。

西爪哇的特殊性

雅隆高鐵地處西爪哇,此處地區的政治與社會生態復雜。該地區是印尼建國之前和建國初期Darul Islam“伊斯蘭國”武裝叛亂的根基地,雖然大都已被印尼國民軍剿滅,但並不被完全消滅,殘余勢力仍存在。

再加上佐科威2014年總統大選當中,在西爪哇的得票率是輸給帕拉波勃沃。所以政治上,高鐵跟佐科威中央政府簽協議,但是地方上必須跟中央政府的反對派打交道。這已經夠復雜。

一個與極端教派走得很近,為它擔任法律顧問的政客,也是反佐科威總統的原籍勿里洞馬來人,他就不斷鼓吹,要雅隆高鐵干甚麼用?

極端教派頭目利茲克,也不斷在視頻上大聲疾呼,中國投資印尼就是經濟侵略,雅隆高鐵有政治企圖。

難道雅隆高鐵按道理美日更早進入印尼投資,更稱得起這個“經濟侵略頭子”,但他卻諱莫如深。而且,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問題,那麼牽動全球穆斯林的事件,這個極端教派竟然連聲都不吭。可見他對中國是有雙重標准的,所以仇恨雅隆高鐵,偏偏該高鐵是以西爪哇這個該教派的根據地為終點站的(萬隆)。

社會上,印尼最反共排華的“全國性”流氓組織“五戒青年團”也在西爪哇地區盤根,也是屬於反對佐科威的。還加上西爪哇“地方性”地痞流氓組織等。

這都是新聞報道或者正式學術報告難以呈現的問題。不是沒有解決辦法,但是首先還是要正視這些問題。如果只簡單的認為“搞定上面就行”,那可大錯特錯。當前雖然困難重重,但我們不因此而停止對印尼的工作,反而痛定思痛並找出原因,想盡辦法通過對印尼的援助和擴大交流,改善印尼民眾對中國的看法。

可喜的是現在很多對外投資的中資企業,都有專門的國際部門,一些大企業在對外投資方面,甚至成立了專門的對外投資公司,他們在對外投資運作上早已與國際接軌,基本拋棄了國內的一些做法。

“一帶一路”除了輸出中國先進的技術和資本外,同時也將為絕大多數像印尼這樣發展中國家,帶來中國的做事方式和發展理念,其實有益於當地社會提高工作效率和管理水平。

但是,如果用大數據,用比例來看,這些具有國際視野,具有跨國項目管理水准的公司,又是屬於非常小的一部份。

因此在國外切勿教條主義,把中國發展的經驗,全部搬過來。就像共產國際及蘇聯的斯大林,派來的軍事顧問,甚麼李德等,指揮紅軍,造成反圍剿的重大失利,差點讓老蔣給滅了。

萬幸的是,我們黨召開了遵義會議,總結第五次反圍剿紅軍一方失敗的經驗和教訓。是在極端危急的關頭,挽救了紅軍,挽救了黨,挽救了中國革命。

其實我們都忘了來時路,領袖教導我們走群眾路線,論持久戰……等等。想一想,咱國家的優勢在於善於作群眾工作,這個法寶不能丟呀!為啥在印尼卻對它說“不”?

我們希望雅隆高鐵,能夠成為中資企業在印尼投資建設的“遵義會議”,能夠看到雅隆是宣言書,雅隆是宣傳隊,雅隆是播種機。它向全世界宣告,中國高鐵出海,能夠克服重重阻力順利建成,廣大的印尼民眾,會迅速地知道世界上還有中國高鐵這樣的優勢技術及管理水准,它散佈了許多種子,在西爪哇和雅加達省內,發芽、長葉、開花、結果,將來是會有收獲的。

印尼星洲日報‧文/圖:塞北雄鷹‧201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