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宜賢‧東盟─中國關係中的青年角色

由北京大學東南亞協會所舉辦的第二屆中國─東盟青年峰會於2017年11月24日至26日拉開帷幕。這3天的峰會總共吸引170名的代表前來參會,峰會的內容包括了專家對話、參訪大使館、模擬會議以及中國─東盟文化晚會。

從2016年的12月所成功舉辦的首屆峰會,本次是我第二次參與中國─東盟青年峰會。這次的峰會我晉陞並擔任本次峰會的學術部部委。

本次峰會下我們設立了6個委員會,所專注的議題有:中國─東盟2030願景、青年公益旅行聯盟項目、瀾湄合作青年行動方案、東亞網絡教育聯盟、跨域環境污染管理以及南中國海建設民用公共設施。這6個議題的具有前瞻性,也將會是東盟區域中在未來議題設置的熱點。

在峰會期間的模擬會議中,我會對議期間所記錄的每一項重點進行概括和總結。就僅僅的一個上午討論,不同委員會的代表們都提出很多具有建設性的建議。比如說在2030願景議題中有代表提出設立東盟青年獎學金和青年互動機制的建議。

緊接著下午的會議中,會議的亮點和高潮就此而展開。那些上午所討論出來的內容,都為下午各國代表們圍繞問題展開激烈的辯論提供了根據。就比如在青年公益旅行聯盟項目中,老撾代表就抨擊韓國代表所提出有關財政支出的安排,並道出僅用國民生產總值作為準確衡量一個國家經濟力量的局限性。其他代表們也陸續提出呼聲,望找出實際的方法來重新調整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並對財政支出進行合理安排。

在中國─東盟2030願景的委員會中,代表利用自由磋商的環節中集中達成共識,菲律賓代表則主張以注重高等教育合作的深化取代基礎教育的合作深化,並且極力主張各國政府需要以身作則,致力於培養教育領域方面的各項專才。

從會議中所看到代表們在參與會議中所提出有如獎學金、青年交流項目和青年智庫(或研究所)的這一系列創新視角,這些方面也與本次會議的主題不謀而合。這三方面的提議,讓給我看到青年的能力和潛質得到很好的發揮。

當下青年受益於豐富的教育資源,在全球化下的推動下得以跨地跨域得到國際化的學習平台中,不斷地激盪他們的腦思維,並致力於想法付諸於實踐。在對東南亞區域治理中,他們的貢獻也能對原有所運行的政策獻出方案,體現出青年創新思維中所表現的優勢。

然而,青年作為一枚硬幣的兩面,青年本身也存在著劣勢,當中也引伸出東南亞各國之間的不均衡發展的其中一個現象。以教育方面為例,大部份的東南亞青年依然得在高等教育中,依賴來自政府、民間所提供獎學金或貸學金來支付他們大學的學費和一切費用。一些發展較緩慢的東盟成員國則由於資源以及意志力方面的匱乏,無法有效地運用其資金並投入於青年項目中,更不用說對高等教育的投資。

我們一直不斷讚頌如“東盟方式”(ASEAN Way)所引伸的區域治理,在大國競相爭奪本區域的同時發揮“小馬拉大車”的優勢。然而,僅僅依賴東盟自身所發揮的作用就能完全解決本區域各種的問題呢?

在宏觀層面中以維持區域穩定方面,東盟還是發揮著一定的作用。為了在更大範圍下保持穩定與和平,我們需要區域治理去建立起平衡,以及在區域內得到信息方面的一致。

東盟在半個世紀中的努力,通過不同層次的部長級會議乃至公共外交方面,不斷地做出努力來維持其影響力。 然而,東盟在這50年仍然無法完全契合不同國家的利益,而這成為另一項不爭的事實。若展望東盟下一個能謀取更好未來的50年,我們還得再做些甚麼呢?

此時,對於我們,作為中國─東盟之間的青年,我們則需要更加頻繁、積極地去與鄰裡和夥伴們打交道。而本次中國─東盟青年峰會則提供了青年交流方面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讓東南亞和中國雙方的青年一起去運行和維護這方面的交流機制。通過讓青年之間的相互交流,嘗試讓他們站在其他的國家換位思考,認識其當中的差異性和思考區域內強化各國之間關係的所需要素。

當每一位東南亞的青年認識到東盟的多樣性,他們就能同時運用自身的潛質,來建立起一個穩固紮實且具有可持續性的區域治理。而另一方面,中國的崛起將會成為“東盟+”機制中的另一項重要議程,而這也能讓青年們去思考中國─東盟關係的機遇和所會應對的挑戰。

印尼星洲日報‧文:何宜賢(北京大學東南亞協會青年智庫研究員)‧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