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林拉斯蘭‧年輕巴布亞人放眼未來

索隆正在蓬勃發展中,生產總值在2016年高達9.3%(幾乎是全國GDP的雙倍)。這個位於巴布亞最西部,30萬人口的城市迅速崛起成為一個區域交通以及物流中心,它與四王群島以及難得一見的天堂鳥的距離也是一大賣點。

不過,索隆風景並不如畫,實際上,這個城市感覺好像還在從灌木叢中冒出來──它的城市延伸了幾公里到內部陸,遠離現在繁忙的海濱。

最近在巴布亞待了一段時間,這裡的年輕一代─城市的千禧一代,引起了我的好奇,到底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未來?

他們是否樂觀?他們會否認為嶄新的機場、海港以及環巴布亞大道就是未來繁榮的跡象?土生巴布亞人與新社群例如布吉人、爪哇人或米娜哈人如何共處?

我見了3個18歲的學生:瑪麗婭、柯娃及美嘉。他們3人在這裡最大的大專上課,即索隆馬哈默迪亞大學。

瑪麗亞的背景很特別,她的父母都是外地移民,本來來自東努沙群島,她的父母目前已經離異,不是太富有。她的父親是名勞工,母親在市場售賣水果以及汽油。瑪麗亞和妹妹跟母親住,弟弟就跟父親。

“作為長女,又是第一個上大學的,我身上背負著厚望。我妹妹12歲,我弟弟7歲,我必須以身作則。”

柯娃的父母不同宗教通婚:父親是穆斯林,母親是基督徒,在印尼比較普遍的做法下,她的哥哥是穆斯林,但她和姐姐是基督徒。

“我的家人遍佈印尼,我有6個兄弟姐妹,兩個在雅加達,兩個在四王群島,一個在多姆島(Pulau Doom),一個在瑪娜卡利。知道自己不管哪裡都有依靠,讓我特別心安,有一天,我也會闖出一片天。”

美嘉的父親是個漁夫,母親是個主婦,父母都是巴布亞人。

“我的父親每天都出海,捕回來的漁獲不多。他必須冒著風雨、驚濤駭浪……小時候我都會握著他的手:總是很粗糙。”

“我要在公司做文員,想像自己早上8時穿著整齊的衣服離開家裡,下午4時下班回家。這是我要的生活。”

巴布亞長久以來都被視為印尼非常紛亂混雜的一個地方,不過處在島上“頂端”的索隆卻倖免於內部的紛亂。

相反,這個城市從當前政府關注加強與其他國內地區的交通聯繫中受益匪淺,創造了一個繁榮景象,這個地方與Papika鎮中心的Timika地區相比,這個鎮是世界上最大的金礦格拉斯堡金礦(Grasberg)的所在地,也是有爭議的美國礦商Freeport-McMoran經營的第二大銅礦場。

這個3個年輕的女性代表著東印尼區域比較正面的形象,這裡非常多元,瑪麗亞是天主教徒,柯娃是基督教徒。瑪麗亞是第一代移民,柯娃與美嘉都是土生土長。

她們三人都是好朋友,一起在索隆的商場的檔口裡擺賣包包。

她們是同班同學,修的是公共管理學位,她們這個多元的組合就讀於一個由印尼第二大伊斯蘭組織創辦的大學。

柯娃對省市的問題知無不言,她說:“每天都有打劫,都是從一些酗酒、毒癮的問題衍生出來的,當中還包括吸食強力膠的青少年。

瑪麗亞補充說:“2005至2006年左右,水供變得很不可靠,我們還經常經歷停電,自此已經改善很多了,但還有很長一段路。”

“汽油的價格不斷飆升,目前已是1公升5千盾。我知道是因為我母親在賣汽油;人民覺得負荷不來。”

美嘉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她說:“要在巴布亞發展很困難,這裡都是山區還有森林。要很多年之後才看到效果。讓我欣慰的是佐科威給予這裡的關注。相較其他總統,他來的次數更多。

她另兩位朋友點頭認同。

政府的努力已經開始見成效。瑪利亞表示在前總統蘇西洛和現任總統佐科威的治理下,實施了免費中小學教育。去年12月20日,政府宣佈計劃為整個巴布亞供電和建新公路。

“我的志願是成為公務員。我要為我家鄉的發展扮演角色。”瑪利亞說。

“我也是!”美嘉大聲附和,她稍後羞怯地補充,”那是真正有前途的工作。”

瑪利亞笑了。

“你們可以為政府服務,我經營生意,用公道的價格售賣貨物給人民,我們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作出貢獻!”3個人說著便笑了起來。

因此這兩個省份(巴布亞以及西巴布亞)繼續為印尼的團結以及穩定帶來很大的挑戰,對於經濟成長的關注將為人民帶來利益。

或許這個轉型就是讓印尼可以拴住巴布亞。

無可否認,這是很積極的看法,現在政府專注於經濟問題的策略,開始有了效果。

但這是否足夠?

印尼星洲日報‧文:凱林拉斯蘭(自由撰稿人)‧2018.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