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立德‧立法管制假新聞的考量點

社交媒體時代被廣泛認為是假新聞的時代。社交媒體一向來被推崇為民主的推手,然而現在卻被視為假新聞的始作俑者,就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打假新聞自然就要針對社交媒體。

在美國,由於社交媒體巨頭們如臉書、谷歌和推特,據說被俄羅斯操縱影響美國大選而被調查,關於監管社交媒體假新聞流通肆虐問題眾說紛紜,有反對監管的意見認為這等於箝制言論自由。確實有證據顯示一些極權國家以打假新聞為名,限制言論及新聞自由之實。

綜觀其他國家管制假新聞的動作,以德國最為積極,2017年10月起,該國已經立法強制社交媒體如在接獲通知的24小時內,未能刪除包含虛假新聞和惡意言論在內的信息,相關法務機構將可能對他們處以50萬歐元的罰款。但是,假新聞還是存有灰色地帶,需要不斷責成社交媒體平台有意願配合行動。可喜的是,德國人相信規範的力量,相信具備足夠智慧和能力的政府,可以透過有效的立法緩解社會的問題。所以他們願意配合政府正面迎擊這些社交媒體巨頭。

針對臉書等社交媒體如何操作推荐文章和定向廣告算法,一直都不具透明度,美國眾議院就有《誠實廣告法案》的立法提案,打算將過去適用於廣播電視和印刷媒體的法規用於社交媒體。臉書和推特因為感受到立法的壓力,已經主動揭露廣告金主身分。除了廣告來源,也有聲音要求立法禁止搜索引擎將行為紀錄不良的內容廣場及假新聞網站列入新聞搜尋結果當中。社交媒體有責任確保用戶不會因為本身的不作為,而輕易接觸到虛假信息。社交媒體不僅須對信息流通負起責任,對於內容生態的健全發展也要扛起責任。

更進一步的做法是責成社交媒體在公民媒體素養的培養,以及第三方新聞查核等方面有作為。英國政府就研擬向社交媒體課徵網絡霸凌特別稅,希望藉此籌募挹注於改善網絡霸凌及青少年接觸色情內容等問題的經費。

然而,不得不提的是,立法管制假新聞,必須考慮如何定義假新聞,有些看似是假信息,但其實不然。因為有“真相”,也有“後真相”或“另類真相”,這些細節都在考驗立法者,而且假新聞的發佈者或轉發者的動機,也是重要的考量。我們必須清楚立法打擊假新聞的動機和目的為何,以目前的社會局勢而言,避免人們利用網絡空間,在種族或宗教課題上散播仇恨,是最重要的,以維護社會和諧,而不是箝制信息的流通。

立法管制假新聞是全世界趨勢,這個世界因為網絡的利便讓信息更暢通,縮小世界的資訊和知識鴻溝,卻也帶來不少的混亂,立法是為了發出明確的信息:散播和製造假新聞者都必須付出代價。(印尼星洲日報‧文:張立德(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 )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立德(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 ‧2017.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