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政法院院長失德事件發酵

原任國會議長諾凡托因涉嫌電子身份證貪污巨案、被肅貪委員會逮捕及遭到起訴後,引發公眾和輿論界的議論仍在持續之際,另一個最高國家機構首長即憲政法院院長阿立夫.希達雅特(Arief Hidayat)被憲政法院倫理委員會裁定違反道德規範事件浮上台面,輿論要求阿立夫引咎辭職的呼聲甚囂塵上。

阿立夫是否會繼諾凡托之後成為另一位丟掉烏紗帽的最高國家機構首長,正成為各方關注焦點。

其實,有關憲政法院倫理委員會裁決憲政法院院長阿立夫違反道德規範、已於1月16日公佈,但遲至近日才受到廣泛報道和評論。

公民社會聯盟向憲政法院倫理委員會舉報,不久前獲得國會第三委員會同意延長其任期的阿立夫,在沒有正式請柬邀請情況下,出席國會第三委員會與他在一家酒店舉行討論延長其任期的會晤,這種做法顯然有違道德規範。倫理委員會在熱烈討論中,主席魯斯丹迪建議應裁定此是一項嚴重的違反道德規範案件,因為任何一項討論公務的會晤必須由有關方面發函邀請。

討論結果,由於多名位委員與主席意見相左,最終裁定為輕型違規事件,只作出口頭警戒而已。

這是阿立夫第二次違反道德規範及遭到警戒。

在此之前,阿立夫被揭發曾致函最高檢察院刑事部門副檢察長威迪阿帕拉莫諾,為他一位犯案的檢察官朋友關說,要求網開一面。此舉被人告到憲政法院倫理委員會,於2016年4月29日被裁定違反道德規範,儘管列屬輕型違規事件,只被處以口頭警戒,但堂堂一位憲政法院院長竟然發生兩次與道德倫理不符的言行,引起輿論嘩然,該院屬下研究員柯法爾1月25日在《羅盤報》發表題為“沒有自尊的院長”評論文章,指出阿立夫自擔任憲政法院院長後,前後已兩次作出違反道德規範的行為,他應該仿傚另一位大法官的沙努西的做法,引咎辭職。

沙努西曾於2011年因其兒子為一位涉案被告關說,被舉報後引咎辭職。文章見報後,柯法爾遭到院長阿立夫暫時解職,其理由是他經常不守紀律,因要求更高職位沒有如願而心懷不滿。柯法爾不接受阿立夫的處置,採取進一步反擊行動,向憲政法院倫理委員會投訴阿立夫向一家電子報發表攻擊他的的不當言論,在訴狀中附上了證明阿立夫發言不當的證據。

據觀察,在上述糾紛中,多家主流平面媒體和輿論界顯然站在柯法爾的背後。除了上述兩起已被定性為違反道德規範行為外,阿立夫也被指和其他多位大法官沒有申報財產;自從阿立夫擔任院長以來,有多項裁決在社會上引起爭議,例子之一如2014年裁定,全國各級議會選舉和總統大選於2019年同時舉行。憲政法院此項裁定被認為超過了其權限。

憲政法院倫理委員會上月中旬裁定阿立夫第2次違反道德規範後,民間反應強烈,認為他已失去威信,憲政法院也信譽全失。民眾也開始質疑其所負釋憲任務的公平和公正性。

肅貪委員會前副主委布斯利曾聯同多個民間組織如貪污觀察、印尼法律援助機構基金會以及公民社會團體等,就有關人民協商大會、國會、地方代表理事議會和各級地方法令,以及對國會成立調查肅貪委員會特別委員會法令進行釋憲。如今,憲政院長阿立夫第2次反道德規範事件曝光後,憲政法院被認為已失去道德說服力和威信,所以決定收回早先所提出重新檢討相關法令或釋憲的要求。布斯利指出,憲政法院現正面臨道德危機;如果阿立夫辭職,不但能拯救憲政法院的威信,也將保全其個人尊嚴。

2月1日,2家主流報章同時出現2篇評論相阿立夫事件的署名文章。《時代報》刊出前任司法監督委員會主席蘇巴爾所撰“他應該辭職”文章中指出,憲政法院法官尤其是院長理應維護個人或職位上威信和尊嚴,如果沒有這麼做,甚至被證明違反道德規範,他已失去了威信和尊嚴,就必須鞠躬下台。

當年阿立夫首次遭到警戒時的反應是,將會從中吸取教訓。但事實上,他再次犯錯。文章認為,憲政法院須有外部機構監督。

國立迦察瑪達大學法學教授登尼.英德拉雅納在《羅盤報》刊登題為“物色政治家人選”文章中說,作為大法官必須具備政治家的風範,儘管相關法令沒有作此規定。文章批評了阿立夫第2次違反道德規範被只裁定為輕型犯規的做法,並認為憲政法院法官或院長今後須物色政治家出任,並非來自政黨的政客。

憲政法院於2003年成立後,一度擔任國防部長的伊斯蘭界資深學者馬福等人曾出任院長,樹立了憲政法院的威信。2013年肅貪委員當場逮捕審查地方首長選舉案糾紛受賄的院長阿基耳.莫塔爾,後又於2017年初逮捕審查畜牧業與保健法受賄的大法官巴特利阿力斯,前者被審終生監禁,後者獲刑8年。這2起案件已使憲政法院威信掃地。如今又發生阿立夫失德事件,憲政法院如何修補受損形象,正成為熱議話題。(印尼星洲日報.余歌滄(自由撰稿人))

印尼星洲日報.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