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軍警合作備忘錄違憲違法

前任國民軍總司令加鐸在位期間,由於指控警方違法輸入軍火,一度引起軍警之間雙方關係緊張,但自原空軍總參謀長哈迪於今年1月初接任國民軍總司令後,彼此之間芥蒂已告消除,哈迪與國家警察總長狄托於1月23日在國民軍總部簽署軍警合作備忘錄,安排軍方協助執行警方所負民事任務,2週後,才把所簽署合作備忘錄內容向外公佈。

獨立派報章《時代報》(Koran Tempo)2月5日起連續多天當作頭版頭條報道,並發表社論,指責軍方恢復介人理應屬於文官系統所負任務之不當。

此項軍警備忘錄載明,軍方將協助警方應對各種示威、罷工、騷亂和社會衝突;軍方在警方需要獲得援助時出動軍力恢復秩序。該報首次報道相關消息時,在頭版刊出軍警兩位首長即哈迪空軍上將和狄托警察上將兩人握手言歡的巨幅照片。

報道說,軍方援助警方的備忘錄將干擾文官系統系統至上的改革議程,只通過諒解備忘錄安排軍方協助警方事宜,有可能侵犯基本人權,因為現行有關國民軍的2004年第34號法令已明文規定:國民軍可以協助警方執行法令所安排的治安和秩序方面的任務,調動軍隊的權力和責任是掌握在總統手中,甚至國民軍法令中規定,調動軍力的任務和權力不授予國民軍總司令;總統為調動軍力必須獲得國會的同意,同時,總統只能夠在軍事威脅或武力的情況下調動軍力;戰爭或非戰爭的軍事行動只能夠通過國家政治決策來進行。報道進一步援引1945年憲法中有關示威行動的規定:在公眾場合表達意見是受保障的基本人權。有關基本人權的1999年第39號法令也規定,每個人可以在公眾場合表達意見,包括符合法規進行罷工。

此項軍警合作備忘紀錄,其合法性受到民運與人權組織質疑。人權組織Imparsial執行長阿立夫指出,軍人介入文官系統與改革開放精神背道而馳,至今軍方已與30個部會與機構簽署合作備忘錄,顯示軍方有意好似新秩序時代介入文職工作。

國民軍總部新聞處主任沙峇拉爾否認所謂軍方將重返民事部門的指稱,他表示,軍方與包括警方在內的其他機構簽署合作備忘錄,純是為全民利益著想,完全無意恢復新秩序時代那樣的權力;軍方歡迎各方評估此項軍警備忘錄及提供意見,使之該內容不致與現行法規背道而馳。國立巴查查蘭大學政治與安全研悅中心主任姆拉迪認為,軍方與中央和地方官僚系統締結許多合作關係,顯示軍方的改革開放工作在退步,其實,此項工作理應在2010年已告完成。

《時代報》2月6日刊出題為〈切勿回到新秩序時代〉,軍方被認為逐步恢復與文官系統或文職所掌管的事務,國民軍總司令哈迪與警察總長狄托最近簽署軍警合作備忘錄,進一步強化了上述趨勢。

社論指出,這兩個武裝機構所訂立的備忘錄內容威脅有關通過示威和罷工行動表達意見的自由,並抵觸軍警職能分開的原則,憲法賦予警方維持治安與秩序的權力,軍方則負責維護國家主權,避免遭到外國襲擊。國民軍法令清楚地載明,國民軍的基本任務是伸張國家主權,維護領土完整及保護民族,軍警分家是1998年改革開放的最主要成果之一,此項明顯的規定,不能由不具法律權力的國民軍總司令和國家警察總長通過備忘錄隨意地詮釋。

該報指出,軍方(過去)介入公民或文官事務已摧毀了民主生活,軍方憑雙重職能方案進入官僚體系、政界及各種平民生活,以維穩為藉口打壓人權。該報表示,不能認同警方所聲稱,是為了應對2018年政治年三大事件,即171個地區各級地方行政首長選舉、亞洲運動會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紋織與世界銀行年會在印尼召開理由,而與軍方簽署合作備忘錄。

該報又說,軍人參與執行非戰事務只能夠在緊急時候進行,譬如發生天然災害,這種參與參與屬於文官政府的決策和暫時性質。該報指軍方過去2年已多次要求參與文官事務。該報最後建議,由平民社會選出的佐科威總統,理應停止軍方擴權的努力。

上任不久的總統府新幕僚長、前國民軍總司令穆爾多科退休陸軍上將表示,軍方改革工作將繼續進行,並無所謂後退的說法;國民軍已遵從一系列法規如:有關國民軍信條的人協2000年第6與第7號規定書、有關國防的2002年第2號法令;以及有關國民軍的2004年第34號法令進行改革。

印尼星洲日報‧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