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齊友族創辦‧土生華人博物館

  • 博物館裡的書籍和藏品都是被阿茲米一點一點地收集起來的。(Rahmad Azhar Hutomo/ National Geographic Indonesia)

  • 土生華人圖書館博物館的底層存放了各種文獻,包括數十年至數百年前的書籍和報紙。(BBC INDONESIA)

  • 土生華人於1900年在巴達維亞成立的中華會館前合影。(BBC INDONESIA)

  • 中華會館的牌匾。( BBC INDONESIA)

  • 1940年荷屬東印度政府簽發的華人出生證。(BBCINDONESIA)

  • 一份1906年出版的中文報紙《譯報》。(BBC INDONESIA)

  • 土生華人博物館的一個角落有一個兵馬俑雕像。(BBC INDONESIA)

  • 阿茲米.阿布巴卡爾在他創立的博物館。(BBC INDONESIA)

在萬丹省南部地區的一家店鋪,一幅紅色雕刻的金色文字牌匾顯得十分醒目。與其他街坊不同,這家店面是作為一間博物館。博物館被命名為土生華人(PeranakanTionghoa)博物館。任何第一次訪問這個博物館的人都會以為這間博物館的創始人是華人,但事實上,博物館的創始人阿茲米.阿布巴卡爾(Azmi.Abubakar)的體內卻絕無任何中國血脈。

進入博物館內時,馬上就可以迎面看到很多拉丁語和華文文獻。鞣制和鏤空的紙張顏色也是常見的景像。

除書籍外,博物館還有充滿著歷史厚重歲月感的華人報紙、雜志、短篇小說、漫畫和照片。在那裡,甚至還看到了1940年荷屬東印度政府在三寶壟簽發的華人出生證明。

Liem Tjim Hiang林金香、Tek Gwan德源、Kam Tiong Hoo……店面門窗上擺放著一排華人的銘牌和店面招牌,也見證這些華人家族、商家在印尼的興衰往事。

在眾多文獻中,阿茲米突出介紹了1891年由梭羅華人Tjan Tjoen Hiang編寫的爪哇土生華人馬來語戲劇手稿,該手稿改編自中國古代著名小說《薛仁貴》。

見證土生華人融入本地

他甚至還保留著包括很多已經絕版的印尼土生華人馬來語文學作品以及武俠小說,如著名土生華人作家郭德懷(Kwee Tek Hoay)(1886-1951)撰寫的作品。博物館中的一件令人感到有意思的藏品是標有Tan LianTjhoen名字的浮雕牌匾,牌匾後面的名字是Djoenaedy K.,這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見證著土生華人融入本地的歷程。

阿茲米展示了他最珍貴的藏品,由印尼僑生華人作家創作的一系列印尼土生華人馬來語文學的漫畫書、一張印尼華人健美者照片的專輯、以及一本由史立筆(Soe Lie Piet)撰寫的關於峇厘島之旅的書,他是一位著名僑生記者和作家,也是印尼著名華裔社運人士史福義(Soe Hok Gie)的父親。

“這是我認為最適合文化融合的形式。”來自亞齊的阿茲米說。

出乎意料的是,這些鑲嵌華語的牌匾是由一些土生華人於1900年在巴達維成立的組織中華會館創立的一所學校。它顯得非常特別,因為它不僅成為在巴達維,乃至在荷屬東印度建立的第一所現代學校標誌。據他介紹這幅“中華會館”的牌匾是他偶然間在中爪哇梭羅發現的。

博物館裡的書籍和藏品都是被阿茲米一點一點地收集起來的,他從2001年開始經營一間舊書店,出售一些二手書,後來不斷接觸到有關印尼華人史料書籍,發現華人對這個國家的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尤其是為了國家獨立而奮鬥,因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才開始收集相關華人文獻資料等,還專門去很多華人的老街坊進行實地田野調查,甚至到國外歐洲等地去找資料。

2011年,經過多年的收藏,他創辦了這間博物館。這個100平方米的博物館中有數萬件物品,該博物館目前收藏了各種有關印尼華人的書籍大約5千本左右,有華文、印尼文、荷蘭文、英文等。

他為甚麼對印度尼西亞華人社區的文獻充滿熱情?

“我讀得華人文獻越多,越被印尼華人的故事震驚。這些事情必須讓大家知道!“阿茲米興奮地說道。

阿茲米介紹印尼海軍少將李約翰,他是在海軍服役的印度尼西亞民族英雄。他還稱Souw Phan Ciang又名Khe Panjang或KapitanSepanjang,他是華族領導人之一,與爪哇民族一起在1740-1743年反抗荷屬東印度殖民軍。

“我們應該知道,它應該在小學或初中時的課本裡進行介紹。如果我們沒有接受完整的教育信息,當然給人是一種不同的思考模式,肯定會影響到我們腦海中的印像,即華人是商人,只會掙錢。”阿茲米說。

傳達華人正能量
促進民族大團結

為了鼓勵傳達關於華人正能量的信息,阿茲米毫不猶豫地為籌建博物館的目的而出資。該博物館的目的是提供正確的信息,以創造土生華人與印尼友族之間的理解。阿茲米相信,相互理解會讓不同民族都能夠在印尼和諧相處。

“在談論我有多少錢時,這是我的全部財富。來自二手書銷售的收入,作為一個小承包商的收入就這些。”他承認。

有人問他是否身家達到20億盾或30億盾?“我想更多。在談論收藏的價值之前,這座建築已經完全成為博物館資產。”他說。

他收集珍貴的土生華人創辦的報刊有,《譯報》(Ik Po)、《新報》(SinPo)、《競報》(Keng Po)及其所屬周刊《明星周刊》(Star Weekly)、《光報》(Kuang Po)、《生活報》,甚至有日據時期唯一的華文報紙《共榮報》(Kung Jung Po)等。

拒絕接受經濟協助

自建立博物館並運營之後,阿茲米表示只接受資料與文物饋贈,暫不接受經濟上的資助,這是為了顯示自己的美好意願。他希望將來華人也會仿效他,建立亞齊、米囊加保等民族文化博物館,促進民族大團結。

阿茲米的拒絕不僅限於提供協助,還包括購買藏品。

他聲稱有一位傑出人物曾多次試圖在他的博物館購買藏品。不過,他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

“我告訴他,當它在博物館裡時,會有更多的人有機會會接觸到這些文獻。

如果被他買了,誰還敢來他家?他有時間為遊客服務嗎?當然,它將被視為珍貴藏品。‘不要拿’,‘不要碰’。”阿茲米說。

“如果是這樣,藏品和人之間就沒有互動。事實上,我們想要做的是如何將這些信息提供給公眾。”他繼續說道。

有研究人員對阿茲米的舉動表示贊賞,來自印度尼西亞民族建設基金會(NABIL)的學者Didi Kwartanada稱土生華人博物館對印尼華人研究有非常傑出的貢獻。

有助研究印尼華人

“如果這些書籍、身份證和其他文件,可以支持對印尼華人的研究。這些文獻不一定需要存在於國家檔案館和圖書館。”Didi Kwartanada說。

來自印度尼西亞大學的中華文化研究員阿格尼.馬拉金娜(Agni Malagina)表示,通過收集文獻建立的“土生華人圖書館”對研究印尼華人非常有幫助。

Agni本身也著作頗豐,撰寫了很多關於土生華人文化及其思想的論文。

“他對研究的貢獻很大,因為從那些古老的報紙那裡,我得到了很多珍貴的信息。這些檔案、報紙、書籍、舊文獻、翻譯等,是一個非常豐富的資源。巨大的寶藏是印度尼西亞文學珍品,特別是在印度尼西亞的華人研究領域。”Agni說。

與此同時,博物館的參觀者都對藏品印像深刻。從博物館中,可以瞭解了很多關於印尼悠久的中華文化。“收藏非常完整,有書籍、會議記錄、銘牌、雕塑等,華人家庭及華人社團組織的照片也存在,這個博物館的價值非常重要。”

阿茲米為社會進步作貢獻
海內外學者媒體華裔齊聲讚賞

博物館也吸引了很多華裔前來參觀,土生華人協會的組織者之一Aji Chen稱贊Azmi是一位有韌性的人,他能夠收藏許多珍貴的藏品。

問他怎麼看非華人血統的友族建立的專題博物館,他表示,“並沒有感覺到羞恥,也不覺得會感到自私,而是華人應該感到感恩和榮幸,這是大家共同為社會進步作貢獻。”

近些年來,隨著收集的資料越來越多,這間“土生華人博物館”也吸引了越來越多關注的目光,海內外的很多研究學者都親自拜訪,日本神戶華僑歷史博物館副館長陳來幸教授、立教大學亞洲區域研究中心研究員工藤裕子(Yuko Kudo)博士、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歷史研究系郭慧娟(KweeHui Kian)副教授、荷蘭萊頓大學Dick van der Meij教授、韓國西江大學等學者都紛紛登門拜訪。阿茲米也被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邀請去講座,受到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李錦興(Lee Kam Hing)教授的贊賞。

而2018年春節後,BBC Indonesia、羅盤報、爪哇郵報、雅加達郵報、美都電視台這些印尼主流媒體對他的事跡都進行了多方面的報道和介紹,當筆者用華文在“印尼視角”微信公眾號首先發表介紹他的“土生華人博物館”之後,很多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歸僑僑眷看到後都非常的感動,都紛紛表示願意捐贈一些當年的文獻資料給這位友族。

雖然阿茲米對自己不諳華語而感到很遺憾,但是當筆者通過臉書聯繫到他後,告知了很多在大陸和香港的歸僑僑眷們非常關心他的行為後,他也很感動地說,這些都是我們的兄弟。

特別是當他知道了當年很多被驅趕回到大陸,安置在華僑農場的歸僑們,他們仍然堅持僑居地第二故鄉印尼的文化、唱印尼歌、喝咖啡、做印尼菜肴及糕點,連吃飯也是不用筷子與碗,用碟子及匙羹,甚至用手抓飯吃,特別有感觸,為之而流淚。

他也有感而發,雖然驅趕歸僑們回到中國,他們不但沒有記恨印尼,還保留對印尼的美好感情,延續並推介印尼的文化,印尼是歸僑們的出生地Indonesia tanah tumpah darahku,無論走到哪裡,印尼固有的傳統文化,仍然沒有被遺忘,華族和其他民族一樣,都是為了這片家園而共同奮鬥……各種各樣的稱贊並沒有使阿茲米.阿布巴卡爾頭腦發熱。據他介紹,他只是想要印尼各民族都能夠認識到印尼是一個“多元文化”組成的和諧社會。

吁印尼民族互相照顧

“我們經常聽到構建‘多元社會’的討論。沒錯,但是具體方法是甚麼?用我有限的思維,就拿中國人和華人對我的行為非常關心一樣,在印尼大家彼此都可以互相照顧,比如照顧西努沙登加拉的人,而西努沙登加拉人也可以對摩鹿加群島人的照顧等等,這是印尼多元文化融合的理想。”阿茲米滿面笑容的解釋。

在此我們也呼吁廣大華人,如有關於華人歷史的書籍(包括華語或荷蘭語、印尼語的)及祖傳資料與其它文物的,不想將來百年後給後代當垃圾遺棄,就捐贈給這位有心的亞齊友族。很難得在歧視華人的印尼社會裡,能夠有這麼一個友族,能夠肯定與追崇華人先民對印尼這個國家,在文化、經濟各方面的貢獻。

土生華人博物館(Museum Pustaka Peranakan Tionghoa)
地址:Jl. Pahlawan Seribu Kawasan ITC Bumi Serpong Damai,
Ruko Golden Road C28/25, Tangerang Selatan。
訪問前請聯系Azmi Abubakar,手機:0812-9405-2035。(印尼星洲日報‧圖/文:塞北雄鷹)

印尼星洲日報‧圖/文:塞北雄鷹‧2018.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