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加檳中重建(二之一)‧邦加檳中重建啟動快車道‧舉行簽約與奠基儀式

  • 凌貝利總主席與陳建龍主席簽署重建檳中合同,謝惠惠見證。(圖:郭文平)

  • 李海基簽署合同,陳建龍、傅財森見證。(圖:郭文平)

  • 謝美蘭(左起)、凌貝利、黃添賢(簽署)、蕭慕陶(見證)、陳建龍(見證)。(圖:郭文平)

  • 前排左起:吳建東、凌貝利、謝美蘭、黃添賢、蕭慕陶;後排左起:鄒文發、李海基、謝正興、李海安、李素紅、謝惠惠、傅財森、郭文平、林金平、陳建龍、郭關生。(圖:郭文平)

  • 兩方領導人顧問等吳建東、凌貝利、謝正興、陳建龍等啟動奠基儀式。(圖:郭文平)

  • 檳港忠義堂,是以檳港關帝廟多年的香火錢,加上華社鄉賢的捐贈籌建的,現在成為各種會議演出與婚嫁壽宴之地。(圖:郭文平)

終於在重建合同簽名及進行奠基儀式,這一切多麼來之不易。4月3日下午,邦加勿裡洞(Bangka Belitung)省會檳港(Pangkal Pinang),在忠義堂會議室及Sekolah Pembinaan校園,舉行了旅雅檳中校友會與Yayasan Pembinaan教育基金會,共同簽署合作重建檳港中華中學(檳中)合同的儀式。

旅雅檳中校友會領導人凌貝利、謝美蘭伉儷、黃添賢、蕭慕陶,與Yayasan Pembinaan教育基金會領導人林金平、陳建龍、郭文平、傅財森等簽署與見證了合同,主持與啟動了奠基儀式。

這是邦加華社的一件大事,也是振興邦加中華文化的一個紅利,時間凝固這一刻,兩方的精誠合作,是邦加歷史的佳話,萬世流芳。

歷史將永遠記住這一天,大家都明白,出了第四五代,後人誰還知道你們的大名?你是誰都很模糊。但建校的功德永在,你們播下的種子,成長為聳天大樹會有時,但將來無論何時,子孫後代將永遠記得他們,因為紀念碑上鐫刻著參與建校的前輩名字。

初衷不變

以凌貝利總主席為首的旅雅檳中校友會,成立的時間不長,是印尼各個華社中最遲的,但成立的初衷不變,就是為了復辦1965年慘遭封校的檳中,幾年來所思所為,無不是何時重建檳中,這是非常難得的堅持,令人肅然起敬。

毋庸諱言,好的想法不一定找到好的辦法,的確也走了一段彎路,數次派團回邦加考察,探索了跟官府要回被侵佔的舊校址,甚至萌生買地想法,其實這些極不現實。

因為檳中舊址早已成為市政府的下屬機構所在地,不可能要回來的;其次,邦加勿裡洞的地價瘋狂飆升,以邦加內外鄉親的實力,一時也難以籌足該天文數字金額。

筆者記得曾在印尼華文報紙,借報道烈港中華學校重建時,轉達了檳港及香港部份鄉親的意見,就是希望檳中校友會學習烈港的經驗,儘快把檳中重建賦予實施。

捷徑可循

文章指出,雅加達的成功人士,合力重建烈華學校走的是捷徑,即旅雅烈華校友會一方,和原1958年分離的印尼籍小學Setia Budi小學合作,用他們的地方及教育准字,以擴建的形式出現,還原烈華學校,結果一切都很順利。

Setia Budi董事長魏保富也是很給力的一位鄉賢,非常配合積極打通各種關節,並與旅雅烈華校友會各個理事,親力親為籌備及施工。

與烈華及Setia Budi的因緣關係相似,其實檳中與檳小(Sekolah Pembinaan前身)都是一家人,只是1958年印尼政府強制性地規定,中國籍與印尼籍的分開上學,才把原來的松沙地分校劃為印尼籍小學,這個歷史淵源就是合作的基礎。

皇天不負有心人,還好雅加達一方聽進去這個建議,改變了思路,於是有了上述的巨大突破,凌貝利總主席作為雅加達多個頂級華人社團、華商會的資深領導人,見多識廣,經驗豐富,也虛懷若谷傾聽多方建議,他審時度勢,關鍵時刻拍板做出戰略決定。

他即時召開旅雅檳中校友會大會商議,大家統一思想作出決定,與檳港Sekolah Pembinaan合作,在該校園內重建檳中校舍,成立檳中高中部,這實在是皆大歡喜,兩方的目標都達到了,適逢SekolahPembinaan也正要升級為高中,即雙贏也是優勢組合。

須知,Sekolah Pembinaan也不簡單,經過基金會與校方的多年努力耕耘,已成為邦加的名校之一,而且在檳港的私校中,教育部門的評比,它的小學是名列第一的,初中部建立時間才幾年,也在一步一步名次靠前。

該校目前仍以華裔學生為主,占八九成,而友族學生也有一成多,其中還包括友族官員及友族社會精英的子弟。因為教學質量與校風之突出,實實在在地擺在那裡,友族有識之士都願意將子弟送進去就讀。

知難而上

而且,在提出重建檳中動議後,邦加內外也有很多不中聽的風言風語,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夢想”的有之,觀望的有之,此亦證明好事多磨,要辦成一件大事,不可能一帆風順,肯定有阻難。

但旅雅檳中校友會凌貝利總主席與印尼籍華裔小學Sekolah Pembinaan基金會的輔導委員郭文平,不畏譏諷打擊,他們深明大義,知難而上,發動群眾一齊籌劃,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終於促成此重建壯舉。

郭文平覺得,自己作為最後一批華校小學生,對檳中仍感情懷,令他產生與旅雅檳中校友會幾位鄉賢所思所為同步的巨大動力。尤其他看到提出動議的鄉賢及校友們均垂垂老矣,一方面為他們的堅持執著而欽佩與感動,另方面更覺得時不我予,決心要在幫助他們在有生之年實現夢想,故他堅定意志,誠心誠意地下決心一定要服務好他們。

郭文平也多次放下生意往返雅加達檳港,與凌貝利等領導人協商,不斷地修改補充方案,也盡力做了一些調適,他的誠意與創意,也令凌貝利總主席欣慰及認可。

【後記】精誠團結,只爭朝夕

記得毛偉人的名言:“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這句話激勵幾代中國人,絕不屈服的共和國建設者,在經歷了幾個時代的蓄力實干之後,終於迎來強勢領導人習近平開拓的最輝煌與快速的發展階段。

毫無疑問,毛主席的雄言,始終在引領中國人,才有今天的“厲害了!中國!”

的國力鼎盛,很多工農業、科技戰線的驕人成果,贏得世界各國的羨慕,毛澤東的“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豪言壯語,終於得到實現。

建校最早(1907年)的邦加檳港中華學校,卻是最後一個才實施重建大計。遲遲不見動靜,令在印尼各地,乃至兩岸三地及歐美的校友痛心扼腕。還好,磕磕碰碰幾年後,最後開始發力了。

值得欣慰的是,邦加內外的華裔精英,達成共識,真正意識到要精誠團結,才能以只爭朝夕的精神,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否則還是紙上談兵,一年復一年的拖延,年齡及精力都耗不起,我們還能等多久?俗話說:過了這個村,沒有下個店。

捐助方式

籌備建築的檳中部教室總共11間(包括教師辦公室與校長室),每間教室7x8平方米,每間建築費3億盾,總計33億盾,計劃在1年或最遲1年半建成。

如有各校友會或華社領導,要捐助1間或2、3人(單位)合資捐助1間都可以。

有意捐助者,不計數目多寡,只要有這份誠心,就感激不盡,捐助的資金也可分期交付,以後每間教室都刻上捐助者芳名為紀念。

希望大家為我們子孫後代的華文教育做一點貢獻。謝謝大家!

捐款銀行戶口:BCA:4190043041,名:WILLY TAMBLIN ENNY MARSUDI DJAJA。(印尼星洲日報‧文/春雨綿綿(香港))

印尼星洲日報‧文/春雨綿綿(香港)‧2018.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