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憲法法院新領導的期望

作為司法最高機構和最後保壘之一的憲法法院,自今年初以來發生風風雨雨後,最近以原任院長阿立夫.希達雅特不再競選新任院長,4月2日順利投票選出安瓦爾.烏斯曼(Anwar Usman)和阿斯宛托(Aswanto)為新任正副院長。自此,與憲法法院有關的紛擾宣告結束。

之前,阿立夫在院長任期內發生2次違反道德事件,遭到該院倫理委員會的口頭警告,除引發輿論嘩然、主流報章發表社論要求阿立夫引咎辭職外,也發生18家大專院校的54名大學教授、法律專家聯署要求阿立夫下颱風波。後來的發展是,阿立夫在國會撐腰下,雖保住憲法法院院長職位,並由總統佐科威主持連任院長儀式。佐科威說,他是根據國會決定行事。

憲法法院正副院長易人後,社會大眾和輿論界關注焦點為新任正副院長如何帶領憲法法院,修補過去因過去發生2起貪污案而嚴重受損的形象。2013年,當時的院長阿基耳.莫塔爾審理地方選舉糾紛案受賄,4年後又發生大法官巴特利阿力斯審理畜牧和保健法案貪污。前者被判終身監禁,後者獲刑8年。2起貪污案已導致憲法法院信譽破產,至今沒能完全修補。如今新任正副院長走馬上台,各方寄望甚高。

《羅盤報》4月3日刊出題為〈對憲法法院領導人的期望〉社論說,安瓦爾.鳥斯曼是專業法官,曾擔任最高法院公務員事務局長、高級法官、在阿立夫擔任憲法法院院長時代出任副院長。阿斯宛托是麥加錫國立哈沙努汀大學刑事法學系教授,曾投入舉辦和監督大選事務,他是國會所推薦的大法官。社論表示,這2位任期2018年至2020年的憲法法院新領導人,過去未有社會所承認的優異表現。

社論認為,安瓦爾和阿斯宛托作為憲法法院領導人,此正是證明自前院長莫塔爾於2013年因涉貪被肅貪委員會逮捕,導致公眾信心低落後,憲法法院仍為社會大眾所信賴的時候。憲法法院必須更勇敢地顯示出,其裁決符合社會大眾的正義感或對國家體制法律確定性的需要,使民眾的信心能夠恢復。至目前為止,憲法法院的裁決經常被評價為“在尋求安全”姍姍來遲,社會上發生爭論或出現贊成與反對聲音後才作出裁決。

該報在社論中指出,憲法法院除了檢驗各種法令是否符合1945年基本憲法外,也有權受理國家機構權力紛爭、解散政黨、選舉結果糾紛、或者如果總統或副總統被懷疑作出違法行為時、對國會的意見作出的評價。倘若憲法法院沒有及時作出評估,導致民眾自行尋求解決與國家體制有關的辦法,可以確定的是,社會大眾將失去對憲法法院的信任。

社論引述“民主憲政倡議”(Konstitusi Demokrasi Insiatif)主席菲利.朱乃迪的話指出,憲法法院有關釋法的裁決經常遲緩,當勢頭完結時才作出裁決,此對尋求公道者是不利的。如果憲法法院作出的裁決顯示大法官有失德之處,正如有人曾經檢舉前院長阿立夫的情形,將使尋求公道者更為不滿。社論指出,副院長阿斯宛托憑2004年參與大選的經驗,如果包括171個地區的2018年地方行政首長選舉若出現紛爭,將可以作出符合社會正義要求的積極性裁決。

另一方面,由於標誌以今年6月地方行政首長選舉和明年4月舉行的總統直選和全國各級議會選舉的政治年之到來,憲法法院新任正副院長和其他7位大法官更是任重道遠。副總統尤淑夫.卡拉在就職儀式上指出,憲法法院的大法官們在政治年中擁有重大責任,可能發生的選舉結果紛爭有待公平地解決。曾擔任2013年至2015年院長的韓丹朱爾法則表示,新任院長必須設法恢復民眾對憲法法院的信心,他個人對此有信心,因為瞭解新任院長的人品和能力。

印尼星洲日報‧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