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南中國海與東盟─中國經濟

不久前,美中貿易戰言詞漸趨升級之際,雙方都宣佈派遣艦隊前往南中國海。中國大陸海軍從4月5日開始了為期一週的實彈“南海軍事訓練”,其中包括航母”遼寧號”的立體戰鬥群的40多艘戰艦、潛艇、飛機。

有評論人士說,這是中國大陸當局展示其軍事實力。稍後,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結束在中東地區的部署,進入第七艦隊轄區,並已抵達新加坡。在中國大陸舉行這次演習之前,美國宣佈將有“羅斯福、“卡爾文森”和“里根”號三艘航母帶領的戰鬥群同時部署在亞太地區。

根據西方媒體的評述,南中國海出現的刀光劍影,不無可能使南海主權爭議和航行自由問題跟著升溫。事實證明,至目前為止,總面積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並沒有發生任何擦鎗走火事件。有觀察家指出,中國大陸大規模演習是在南沙群島北部海域,美軍只有一個航母群在這一海域的南方,並不存在可能短兵相接、一觸即發的危機。

在印尼,輿論界對南海局勢最新發展的關注焦點,不是北京和華盛頓雙方在軍事上較勁,媒體所作的有關論述不多。若從客觀上來看,美國的三個久經戰火的航母群和中國大陸一個訓練性的航母群對比,顯現出目前中美軍事實力的差異。南海議題再度升溫,印尼媒體所關注的是與經濟利益相關的話題。《羅盤報》4月11日刊出題為“南中國海與東盟─中國經濟”(LCS dan Ekonomi Asean—China)的社論,說明了東盟國家重視的是經濟問題。

社論指出,最近幾年來,中國政府看起來積極地推動實現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合作,以及中國與東盟在東亞的戰略角色。繼在南中國海提出主權訴求以及作出侵略性和挑釁性動作,以及引起(周邊國家)對其質疑之後,如今中國似在設法使東盟和世界各國相信,非對抗性、側重合作精神以及積極地體現區域穩定的中國新紀元的信條。

《羅盤報》社論認為,無論中國或是東盟都領悟到,南中國海穩定是體實區域政治和經濟穩定的不二價。南中國海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商業航道之一,每年通過該航道的貿易額達3萬3千700億美元(其他消息來說有5萬3千億美元)。此對東亞經濟成長是十分重要的。

社論說,對這片世界上面積最廣闊水域的主權互相訴求引發的政治衝突和緊張,不但將干擾區域的經貿活動,世界經濟也受到影響。因此,可以理解的是諸如美國等國家也深感到體現本區域穩定有其重大的利益關係。紛爭各方自我克制也成為防止區域內發生公開實質衝突的關鍵。聯繫此事,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成為必須進行建設性伸張的重要事項。中國和東盟具有共同利益關係,為使經濟成長的持續,必須實現南中國海的穩定。

戰略與國際關係(CSIS)2016年發佈的資料顯示,大約有21%的國際貿易依賴該航道。印尼國際貿易85%須通過該航道,其他國家如越南86%、泰國74%、新加坡66%、馬來西亞58%及中國35%的國際貿易須經過南中國海。此外,來自中東的運輸35%必須通過南中國海。對東盟來說,最近9年來中國已成為最大貿易伙伴。對中國來說,最近7年來東盟已持續成為第3大貿易伙伴,2016年雙方貿易額達4522億美元。

社論指出,各項區域倡議,包括來自中國的倡議,必須均衡以來自東盟的議程綱領,使東盟本身利益能夠透過互利的經濟關係來進行最高限度地體現。合伙和協作關係的承諾必須基於共同實現區域社會進步與繁榮的精神。社論又說,中國必須體現其在新紀元中不強加意願和進行對抗或威脅,而是進行合作和友好來往的承諾。

社論最後表示,中國和東盟的戰略伙伴關係和合作,必須建立在同舟共濟的精神上,由此才能夠體現建設性和互利的區域合作,並非零和遊戲,而是雙贏。此對區域性經濟的持續成長,包括把東盟置於優先落實一帶一路倡議中,這是十分重要的。

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