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一帶一路倡議對印尼有利

海事統籌部長盧胡特退休中將以佐科威總統特使身份前往中國大陸進行3天訪問期間,會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外長等人。盧胡特返回雅加達後發表一系列談話中,事關去年佐科威出席一帶一路峰會時向中方招攬投資額超過500億美元的基建工程,已獲得中方同意。

印尼文主流報章伊斯蘭教派《共和日報》4月16日於經濟版頭條大字標題報道〈印尼工商會館:支那一帶一路有利於印尼共和國〉(Kadin:OBOR Cina Untungkan RI)。眉題為〈政府被要求監督來自支那的外國勞動力〉。《共和日報》和《時代報》等是至今仍沿用“支那”一詞稱呼中國和華文的少數印尼文報刊。其中前者不時刊出與中國大陸有關的敏感新聞,例子如該報電子版日前報道說,在中國大陸留學的印尼學生被灌輸馬列共產主義思想。但已遭到伊斯蘭教士聯合會屬下團體和印尼留華學聯聲明否認。有分析指出,印尼伊斯蘭教派及其媒體關注中國穆斯林的遭遇,才不時出現此現象。

《共和日報》報道說,印尼工商會館確信,印尼和中國通過一帶一路綱領進行的合作將有利於印尼。原因是印尼將獲得許多投資,尤其是在基建方面的投資,重點集中在北蘇門答臘、北蘇拉威西、北加里曼丹和峇厘。

印尼工商會館副主席辛達.威旦雅.甘塔尼對該報說,當然這是對印尼有利的事,因為我們仍需建設許多基建項目,目前國家財政預算仍不足支付各項基建工程的開支,仍需要外國投資或直接投資。

辛達表示,此項合作不排除外國勞動力壓境問題,不過,該問題現有新的部長條例安排。此項新條例為外勞提供處理工作准證的方供便。她說,中國勞工(華工)被派到印尼來工作與其投資工程有關,但始終必須遵照該條例。

辛達表示,政府就與中方的一帶一路的合作已羅致印尼工商會館參加,她已接受海事統籌部長的邀約進行磋商,當然,最後決定權當然是政府。盧胡特認為,與中國方面的合作是為了推動有利兩國的經貿關係,此事可以促進投資及帶動其他方面成長,如增加就業機會、提高國民生產總值和經濟增長等。據舉例說,馬露姑地區莫羅瓦利工業區建立後,已使該地區經濟增長60%。

報道引述盧胡特的話說,印中雙方企業最近已簽署2項諒解備忘錄和5份工作合同。2項諒解備忘是在北加里曼丹開發電動汽車和電單車及建立工業園區。至於工作合同合作,包括北加里曼丹卡延河投資178億美元和在峇厘投資16億美元建立發電廠及其他。

觀察家認為,印尼將在一帶一路倡議合作中獲利,但免不了遭到大量華工壓境的困擾。“印德夫”(Indef)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尤利斯迪拉指出,在與這個“竹幕國家”經濟合作中,外勞湧入是一個配套措施。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雖已30多年,但印方仍稱呼中國為”竹幕國家”,令人啼笑皆非,其實並無貶意。他說,最近3年來,來自中國投資擴大也使來自該國勞動力進口顯著增加,截至2017年外國勞動力人數已增至12萬6千人,比2016年底增加69.85%。

這些外國勞動力大部份來自中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統劉延東前些時訪問雅加達與副總統尤淑夫.卡拉會面時已被告知,印尼國內失業率仍高,希望中方投資的工程別聘用過多的華工。本地媒體不時報道,發現中資工程聘用的華工擔任本地人都能夠勝任的職位,有違合同規定,因此要求政府加強監督。

與此同時,華工等外勞壓境議題近日開始發燒,國會方面已表示,有必要對最近出台有關外國勞動力的2018年第20號總統條例行使監督權,甚至設立外國勞動力特別(調查)委員會,因為國會認為,上述總統條例違反法令。總統府方面馬上作出反應,幕僚長穆耳多科退休上將聲稱,反對國會成立外國勞動力特別(調查)委員會,不過,總統府方面準備向國會說明有關該總統條例事宜。看起來,府會雙方可能發生一場與外勞議題的惡鬥。

另一方面,據外電報道,世界領導人最近不斷提醒一帶一路倡議的伙伴國家注意債務問題。國際問題學者說,一些國家政府熱衷興建政績工程,特別容易陷入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4月12日在北京參加中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聯合能力建設中心啟動儀式時說,一帶一路倡議可以為伙伴國家提供亟需的基建基金,但是這些合作項目可以導致債務增加問題。她說,要確保一帶一路的途徑的是那些有需要的地區,關鍵是不要簽署那些可能在未來會給雙方帶來財政困難的協議。

之前,美國財長努欽最近在華盛頓對一帶一路表達了擔憂。他說,美方擔憂中國在世界範圍內針對一帶一路項目不斷增多的借債,因為某些國家未必能夠負擔貸款。

另有學者專家指出,可以吸取斯里蘭卡的經驗。該國無力償還北京巨額債務,去年底把南部的漢班托塔港的70%股權出讓給北京。此外,有些學者專家批評中方援建項目未能履行互惠承諾,其在海外基建項目中打著互惠的旗號,但僱用的勞動力大都是中國人。(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

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