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紀行之三‧博鰲餐館消費與加積鴨‧外地人開餐館比比皆是

  • 就餐的餐館外面。

  • 顧客陸陸續續進來。

  • 美味的瓊海博鰲特色加積鴨,就是番鴨加調料烹制而成。

  • 極品千葉豆腐,加上芹菜,十分鮮嫩香口。

  • 餐館街旁,椰樹葉在燈光照射搖曳。

  • 這是一條美食街,南北餐館雲集。

  • 博鰲半鹹淡的魚與水煎包子。

  • 海白冬瓜湯及湖南腊肉炒豆干。

弟弟的博鰲別墅區,過去有為住戶服務的小餐廳,雖然是內部經營的,但似模似樣的供應三餐,吃飯的人不算多很清靜,但服務跟外邊的餐廳沒有區別,甚至比小飯館還好,記得他的海南雞飯做的也很不錯。

但這已經成為回憶,幾年前服務管理處嫌其人流少,把它給close了,所以住客除了自己買菜做飯,到外面吃飯是一件大事情,你開始到幾公里外的鎮上找飯吃。

博鰲鎮的飯館,前幾年的印象比較蕭條,但過了幾年現在已經很成規模了,南北餐館比比皆是,但大多是外地人開的,有東北餃子館,穆斯林開的的蘭州拉面館,甚至還看見廣東各地罕見的魯菜館呢。

很少見博鰲人涉足餐飲業,也許這和本地人比較淳樸,靠海吃海生活無憂有關,而且也摸不准外地人的口味,開餐館談何易?

隨著經濟的發展,尤其因應大批來海南過冬避寒的東北人等北方人(亦稱候鳥)的到來,博鰲鎮的飯館也形成一條食街的繁華景像。

晚上,餐館街旁椰樹葉在燈光照射搖曳,別有一番風情。我們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外面的車輛或停泊或離開,攢動的人頭,再聊候鳥經濟,探討它給海南這個小鎮帶來的衝擊與滋潤,也很有興頭。

大陸的經濟學家總結告別過去計劃經濟,形容那萬馬齊喑死板的形態,愛用“無形的手”來描繪市場的威力。

但雖然市場不是萬能的,不會包辦一切,但也不能忽視他的關鍵作用。看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巧妙利用“無形的手”,促進綜合實力的發展變化,就可以印證這個“硬道理”。

以我們光顧的這家餐館為例,老闆是天津人,北方有:“衛嘴子,京油子”的順口溜,意思是天津衛人的嘴巴會吃,還能攪和(舌尖嘴快、能說會道),北京人的世故、禮多、圓滑、老油條,故叫京油子。天津人會吃,善烹調倒是真話。天津老闆開飯館,水到渠成,我們自然對這個餐館刮目相看了。

老闆娘是湖北人,很熱情地張羅一切,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既管點菜下單,又端盤子,還收錢。勤快的南方人典型,會做生意,點菜還不讓點過多,使人產生信任感,埋單也會打點折,所謂“劉備摔孩子—收買人心”。

中國也有一句打諢的話:“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意思是湖北人很厲害,精明能干善於經商。湖北人老闆娘的臉上,就是露著憨厚親和的神情,見人熟,記性好,來過一次就記住客人。

天津人與湖北人聯手經營飯店,那是天衣無縫,看到餐館玻璃板上廣告,餃子和天津包子,海南特色的嘉積鴨,菜譜上的千頁豆腐,都把我們給吸引住了。

加積鴨之美味,我估計印尼華人很少知道的,除非是瓊海籍鄉親,它和文昌雞飯同樣馳名。老闆娘坦承是訂購回來的,本地人才會做,此言已證明她的餐館出品是貨真價實的。

加積鴨就是印尼的番鴨,頭上有紅冠那種鴨子,但加工的時候放了很多調料,香酥軟綿可口。

到博鰲別忘了點了當地的海產博鰲魚,據說是在半鹹淡地方棲居的,肉味鮮美不亞於石斑魚,價格倒不貴。還有海白冬瓜湯,海白就是當地特產沙貝,廣東人叫蜆的,邦加人叫Sasep的,但個體更大,外殼色彩很不相同,熬出來的湯清甜。

千葉豆腐炒芹菜梗,應該是湖南湖北的菜肴,豆腐很薄,也有韌性,非常清爽的口感。也叫了豆干炒湖南腊肉,與廣東在起秋風的腊月風干的腊肉味道不同,因為是柴火煙熏的,更香更有嚼頭,與豆干炒是最佳味道搭配。(之三待續)

印尼星洲日報‧文/圖 春雨綿綿(香港)‧2018.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