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紀事之六‧船來船去人來人往‧瓊海潭門港歷盡滄桑

  • 海港馬路對面一側,仍然保護得不錯的舊建築,歲月悠悠卻安然無恙。

  • 這是老冰廠,每天供給漁船及海鮮商家作冷凍用。

  • 這應該是海鰻,肉質肥美。

  • 告示牌告訴你哪裡是消費地點及旅游景觀,反應市政工作接地氣。

  • 潭門港停泊待發的大小漁船及貨輪。

  • 剛剛打船上卸下來的漁穫吸引買家, 膏蟹也是鮮活的。

  • 笠帽及釣魚愛好者。

  • 老渡口巨石與“譚門故事”牌坊古跡斑斑,凝固歲月的滄桑。

  • 賣貝殼工藝品及海貨的商家。

來到瓊海市博鰲,不能不去鄰近的潭門港,這是歷史上海南人出南洋的其中一個重要港口,最少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看到寫著“譚門故事”四字的牌坊古跡斑斑,驚見歲月凝固在上面的滄桑印記,不勝噓唏一番。

勇敢的出南洋先民

站在牌坊下面,不禁發幽古之思情,難免緬懷當年那些出南洋的海南先民,他們勇氣十足,懷著對未來生活的憧憬之情,幾百年來前撲後繼,勇往直前,沒有中斷對大洋世界的探索,並在新馬及印尼落腳,繁衍了南洋的海南華社,反過來也反哺了海南本土的文化,帶來了南洋的植物、食品、建築風格與生活方式,豐富了海南的海洋社會民俗,有人說海南人現在喝咖啡及烹制海南雞飯,完全是出南洋的先民引進南洋的美食文化。

我對瓊海人至今還出海,甚至遠至印尼的印像,是幾年前我到邦加採訪,印尼惠州公會副主席、旅雅邦加烈華校友會監事賴木榮(科樺),他給印尼海南同鄉會主席余有信打電話,通報了印尼海軍扣押海南瓊海船只及漁民,關押在邦加軍港。他說,當時邦加華人聽聞後,還主動去探監,送去食物飯菜日用品等,體現了同胞親情關懷之情及仁義俠心。

古碑映呈輝煌歷史

潭門鎮與博鰲鎮接壤,地處瓊海市東部沿海,距瓊海城區20公里,行政區域面積為79平方公里,固定人口不足3萬。

但因為有出海港口,過去特別繁華,只是後來海口、文昌及三亞等地的崛起,此長彼消之下,逐步令其減色。

2000年,潭門鎮村民在建房挖地基時,從大約兩米深的地下挖出了一塊古石碑。2014年,省博物館水下考古中心一行人,赴潭門征集文物時發現了這塊石碑。當時這塊碑大約五分之一的碑身露出地面,看到”兩院禁示“4個字,證明當年海上絲綢之路上,海南島上的碼頭曾有過的繁榮與發展,而且法律也健全,警示出海者有所為有所不為。

不管怎樣,船來船去,人來人往,昔日的港口碼頭,見證著這一方水域的古往今來……世事變遷,連接潭門港的沿海一條街,現在出現很多商店及Kopitiam(咖啡店,發音跟印尼新馬的一樣)、餐館等。

沿著海港的那條人行道,有很多擺賣漁穫及海干貨的小檔口,螃蟹、鮮魚、鹹魚及海蝦,還有蝦米、螺頭、魚鰾、海螺貝殼工藝品等,那裡儼然成為吸引遊客的旅遊點。

我們之所以光顧一家攤檔,是看到年約三十的老闆娘與眾不同,不拼命拉客強賣,文靜有禮,還有點羞澀,原來是個前幾年畢業的大學生,在廣東佛山一家大學讀的書,走上買賣人的行列,跟我們溝通順暢,生意也做得很好。世界變了,原來經營一個檔口也不容易,也要有文化。

潭門港是海南東部沿海最大的中心漁港,也是中國前往南沙作業漁船最重要的補給母港。現在三沙市的成立,無疑潭門港也扮演了物質運輸及人員流動的驛站作用,重新找到了久違的感覺。(之六待續)

印尼星洲日報‧文/圖:春雨綿綿(香港)‧2018.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