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紀事之七‧嘆博鰲亞洲論壇‧舊址商業化

  • 博鰲亞洲論壇早期的會址,已經淪為商業化的收費旅游項目,據稱票價一百多元人民幣。(圖:印尼星洲日報)

  • 博鰲亞洲論壇永久會址布局宏偉。(圖:印尼星洲日報)

  • 博鰲論壇會址不遠的農村,在建設新農村標語下,依稀可見商業化的蹤跡,阿叔農家樂餐館就是一例。(圖:印尼星洲日報)

  • 村公所不遠的阿叔農家樂餐館,依傍着樹木,環境幽靜。(圖:印尼星洲日報)

  • 新鮮的通心菜(Kangkung)及紅燒豆腐;海南人跟邦加人一樣餐餐離不開青檸(Jeruk Nipis)。(圖:印尼星洲日報)

  • 海蠣子炒韭菜美味,海白(沙貝)冬瓜湯及當地名菜加積鴨。(圖:印尼星洲日報)

  • 吉祥物鰲像龜又是龍頭;載客三輪電動車司機在玩手機;很鄉下的地方也有了共享腳踏車。(圖:印尼星洲日報)

多年未踏足赫赫有名的海南博鰲亞洲論壇會址,在一個細雨蒙蒙的上午,來到那裡驀然發現,由於換了地方,舊時的會址已經失去了昔日的光芒,人客稀疏,在陰雨中顯得特別冷落。

門口地方的廣場,共享單車可見,載客的“海南風采”已經改為電動車,女性車夫穿戴時髦,在玩手機,顯然生意一般。

景點門票不菲

大門口看見一隊人數不多的旅游團,由領隊帶進去參觀,這才發現那是“博鰲亞洲論壇成立會址”(亦是舊址),其路口已經有一道戒備森嚴的關卡,上面標有中英文“驗票處”字樣,幾個電子掃描驗票機一字排開,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這也是中國許多景點的縮影,濃縮了濫用自然景觀,乃至政治歷史資源的現像,使其裹上一層厚厚的銅臭氣,嗚呼哀哉!心想不是旅行社與其分利,誰會花一百幾十元人民幣買張門票進去?

其實,幾年前還並非如此,此乃社會進步還是什麼?無語問蒼天。

據說很多人大代表開會時批評了景點濫收費的問題,老祖宗留下的寶物,豈能讓百姓花錢才能享受?

幸好廣場還留存着博鰲論壇的吉祥物鰲,給平民百姓觀看,這是很有故事的精靈,說來話長。

鰲的傳說

根據傳說,鰲是南海龍王敖欽的女兒小龍女誕下的子,出生後形態怪異,龍頭、龜背、麒麟尾,不被龍王接受。盡管誕生時龍翔鳳舞、百鳥齊鳴、海天金光一色,呈吉祥天候。

龍王勃然大怒,一氣之下抽出腰間玉帶,拋向水間形成玉帶灘(會場不遠處),阻隔鰲母子回歸南海之路。

小龍女苦苦哀求,盼龍王認鰲,卻三秋未果,心力交瘁之下,終面向南海化做龍潭嶺。鰲見母此景,凶性大發,興風作浪,禍及百姓。

南海觀世音菩薩聞訊,足踏蓮花趕至南海,與鰲鬥法七十二回合終將其收服。南海觀世音菩薩乘鰲而去,留下身後這片美麗神奇的寶地,富澤太平、鄉興人傑。唐代懷仁和尚即雲:“伏鰲者聖、得鰲者賢”。

博鰲亞洲論壇會址占地面積1.8平方公裡,它於2001年2月27日隆重舉行成立大會,來自亞洲和澳洲等26個國家的十幾位政要和前政要、政府官員及專家學者共400余人出席大會,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出席會議。2002年4月12日至13日博鰲亞洲論壇在博鰲舉行首屆年會。

吃農家菜

參觀博鰲論壇舊址之後,我們就到離它不遠的一處農村,一進村依稀可見商業化的蹤跡,阿叔農家樂就是一個餐館。

餐館很簡陋,服務樸實,坐落在大樹林立的地方,有一種別致的感覺吧。

菜式大同小異,少不了加積鴨,但最欣賞的是海蠣子炒韭菜,也就是邦加人叫Kritip的海產,附在海石上的小蠔子,潮州人叫蚵仔的,原來炒韭菜碎很可口。

倒發現海南人,跟邦加人一樣,幾乎餐餐都離不開青檸(Jeruk Nipis),南洋風之熾烈,令我驚奇不已。(之七待續)

印尼星洲日報‧圖/文:春雨綿綿(香港)·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