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紀行之八‧海口隆仔雞飯店‧似穿越到昔日國營飯店

  • 招牌菜文昌雞,非常鮮嫩。(圖:印尼星洲日報)

  • 酸甜魚,魚是炸的,用菠蘿片配菜,也是南洋常見的吃法。(圖:印尼星洲日報)

  • 其蘸料很特別,兩種選擇,也可以混合,拿完又被轉移到別桌。(圖:印尼星洲日報)

  • 海螺冬瓜湯,海南風味。(圖:印尼星洲日報)

  • 原來海南人愛用韭菜清炒苦瓜,味道不錯。(圖:印尼星洲日報)

  • 這家裝修靚麗的,一看多種菜系混雜,頓時望而卻步,擔心其樣樣通、樣樣松,但也許人家很地道也不一定,下次有機會再去品嘗。(圖:印尼星洲日報)

  • 海口老字號,名不虛傳。(圖:印尼星洲日報)

離開博鰲來到海口,畢竟是省會大城市,進入城區後,要走很長的路,越過無數的紅綠燈,兜兜轉轉,頗費光陰。與廣州、深圳有很多高架路、多層路口交彙處有別,海口保持比較原始的舊貌,紅綠燈實在太多。

這幾年,海口也在積極變化中,馬路寬闊,高樓大廈林立,偶然見到一個出名的瓊山中學,蠻有歷史的,名人輩出,但也不能保持舊貌,是新舊交集的建築。

基建令堵車成常態

想到舊城商業區看看,但一進入則發現路窄堵車,都是賣建築材料等專業一條街的,分門別類,人行道異常狹窄。

由於堵車,上洗手間成為難題,下車遍找不獲,情急之下,只好求助在巷子裡家門口路邊一位婦女,她很干脆就讓我進屋去方便,之後我要給她小費,她卻不肯,最後還是給張港幣,稱給她做紀念才勉強收下,海南人的淳樸可見一斑。

堵車也是因為不斷遇上道路工程,目前海南城鄉各地都在大興土木,整個海南好像一個大工地。堵車後,也覺得肚子餓得快,趕緊找飯店,以解餓腸轆轆之苦。

巧遇文昌雞

看見一家疑似老飯店的隆仔雞飯店,不管三七二十一,進去再說,人客倒不少,十幾張桌子幾乎坐滿,證明我的選擇正確,廣東人說“跟紅頂白,冇錯!”後來回到香港聽海南鄉親講,這家飯店的確很有名,是老店。

但是進去的時候,發現地板滑溜溜的,所以要特別小心以防滑倒,因為地板是幾十年前那種,沒有現代的防滑功能,當然也與衛生的護理不足有關。

餓了,叫了一大堆菜,海南文昌雞少不了,也是這裡的招牌菜,不過它的蘸料很特別,說不出什麼味道,就是酸甜香,服務員很忙,又不懂海南話,可惜半天也沒搞清楚蘸料的來歷。文昌雞是海南最負盛名的傳統名菜,號稱海南“四大名菜”之首,是馳名中外的一道名菜,每一位到海南旅游的人必嘗的美味。其肉質滑嫩,皮薄骨酥,香味甚濃,肥而不膩。

明天就要回香港,離開的時候趕緊買只文昌雞,聽我說要帶回香港,收款的小姐問我,放進行李托運還是隨身帶上飛機,我說隨身,她說不能帶蘸料,就不給你了。看她如此明白規定,說明經常有人買雞帶回香港。的確,手提箱不能帶蘸料,安檢的時候,會拿出來處理掉。

在此店就餐很有意思,觀察其餐桌的擺設普通,環境一般,沒怎麼裝修,以及其服務方式的僵硬,感覺上似乎是計劃經濟時期的國營飯店的再版,我們疑似穿越歷史了,只是價位不同而已。

但也領略了海南人性格的率性,安於現狀而自得其樂。倒也是,人有不同活法,各有各的好處,不能強求一律。(之八待續)

印尼星洲日報‧文/圖:春雨綿綿(香港)·201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