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紀行之十‧海口美蘭機場別有洞天‧巧遇印尼友族留學生

  • 機場登機樓裡,新加坡人開的東南亞風味餐廳。

  • 印尼報刊爪哇郵報、雷達報的報道,介紹余世甘與蘇榮祥推動友族學生留學中國。

  • 右:西爪哇留學生Daniyah(麗恩),左:外南夢留學生Vania(王慧麗)。

  • 佐科威視察爪哇郵報總部時與蘇榮祥合影;蘇榮祥與學生們;海南的外南夢留學生Vania(王慧麗)。

  • 水塘裡的錦鯉美不勝收。

因為從香港抵達入境地方,與出境地方隔開,後來回香港的時候,提早進入海口美蘭機場,才有機會仔細瞭解登機樓內的乾坤也不同凡響。

園林設計巧妙

春天時節,外面下著小雨,時停時續,淅淅瀝瀝,出去一看,原來登機樓的側門有個小公園,麻雀雖小五髒俱全,花叢、觀賞樹、溪流水池不一而足,更令人賞心悅目的是那幾十條大大小小的錦鯉,五顏六色,又很親近人,不斷地過來搖頭擺尾煞是好看。

水池中還有蓮花、噴水管,與水池邊的茂盛甚至長得很高大的蘭科植物相映成趣,乘客登記之前等候的枯燥,一掃而空。不知誰設計的如此精致體貼,卻又環保及符合海南島的熱帶氣候特點魚植被的園林,真值得一贊。

在海口美蘭機場,還有一個訣竅,太太發現候機室進入安檢之前的地方,賣的商品比安檢後的登機樓,貴了很多;而我是個吃貨,關心的是餐飲,發現安檢前的地方,餐館菜牌價格比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的機場,便宜幾條街。

我到一個南洋風味的餐廳,看招牌及介紹,應該是新加坡人開的,也不奇怪,新馬地區有很多海南鄉親,不少還是經營Kopitiam(咖啡館)及海南雞飯餐廳的。這家師傅雖然是本地人,但出品中規中矩,餐飲價位還不算貴,不過可惜有些東南亞餐不能供應,不知是否原料的物流跟不上?

也希望新加坡老闆成功,多點人回來家鄉投資經商,因為中國已經崛起,很多賺錢機會,也把南洋好的餐飲文化帶回來,豐富中國餐飲的內容。

嫁到台灣的女子

時間還很多,與坐在一起的老婦聊天,原來她是本地人,嫁到台灣嘉義的女兒回來探親,順便帶她過去小住一段時間。

不一會兒台灣媳婦回來了,是個中年女子,很樸實的樣子,她說嫁到台灣很久了。

現時台灣領導人與大陸關係惡劣,台獨傾向嚴重,分裂企圖昭然若揭,所以很關心大陸人到那裡會不會被另一種對待?

但台灣媳婦說:“不會啦!理由是台灣人還是很好的,甚至文明禮貌方面,如自覺排隊、稱呼人家客氣、遇到妨礙人家的事情會說‘對不起’”,大陸人應該向人家學習。

我去過台灣,對此絕不質疑。的確,政客與老百姓往往不同,那些在議會裡打架,上街抗爭吵吵鬧鬧的,都是政客刷存在感,爭取媒體報道,哄騙民眾的手段。

過一會,有兩位女孩兒,過來座位一起坐,看似東南亞的,問她們是哪裡人?回答是印尼。哈哈,趕緊換台,用印尼語說話,她們也很驚奇及開心。

一位來自西爪哇的巽達妹Daniyah,中文名字麗恩,甜美漂亮斯文的小妞;還有一個外南夢妹Vania,取了一個標准的中國名字王慧麗,靚麗圓潤及性格沉穩成熟。不說不知道,她還是我主辦的微信印尼視角公眾號聯繫群的朋友,麗恩是泗水國際工商學院(一個基金會屬下的中文大專學院)院長蘇榮祥的高材生,蘇先生告訴我,她的漢語水准極佳,是他親自選送去海南留學的。

蘇榮祥先生是泗水印尼中華文化交流中心的主任,這是爪哇郵報總裁余世甘與華社企業家共同創辦的基金會,負責遴選友族為主的學生,到大陸與台灣留學,具體操作的就是蘇先生。

學習漢語不進則退

談到蘇先生,兩位友族靚妹很高興,大家都說,這個世界真小。他們與我太太也一見如故,聊得很投入。

問她們在海南習慣嗎?環境與氣候跟印尼沒有太大區別;那麼漢語是不是更進步了?回答令我詫異:退步了!

為甚麼呢?她們說,印尼留學生都住在一起,彼此間老講印尼話,漢語反而退步了。

這原因也令人信服,因為我年輕時在北京求學時,弟弟跟這兩位友族靚妹一樣,被照顧與華僑同學一起住,所以他的普通話至今還是有印尼腔,而我卻與北京住校同學同宿舍,很快就學會了京韻京腔,現在離開那麼久,還會留有京腔的痕跡。

兩位靚妹的情況,也很值得有印尼留學生就讀的大學吸取教訓,怎樣強化漢語教育?應該從住宿等細節衡量。

(之十完結篇)

印尼星洲日報‧文/圖:春雨綿綿(香港)‧2018.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