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婉瑋‧大國貿易戰會衝擊東盟嗎?

當中國以一帶一路作為與沿線國家發展經貿合作和文化交流關係時,美國也在需求解決國內商品剩餘的問題,尤其是為農產品需求更大的出口市場,於是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的原則,重新確立與他國的貿易合作協議,中國亦是他要談判的對象之一。

特朗普利用與中國之間的貿易逆差為理由,要求重新談判雙方的貿易協議,甚至不惜引發數月的貿易戰。中國從傳統企業到高科技產業,都遭到美國的排拒,而中國也對美國一些進口產品採取終止減稅的做法予以回擊。如今雙方也重新談了一份貿易協議。為了降低貿易逆差,中國答應向美國進口更多的大豆,在將來,還會向美國進口更多的商品和服務。

中美兩大國的貿易戰看似消停了,但也可能是其他國家感到憂慮的開始,尤其鄰近美國的歐盟國家。在亞洲地區,東盟暫時不會受太大的負面影響,主要是東盟與中國之間有著地緣因素有助於經貿合作的優勢,但未來可能會面對衝擊的是美國農產品進口中國的競爭。

2017年,東盟與中國的貿易額達到5148億美元,在中國貿易夥伴中排名第三,排名前兩位的就是歐盟與美國,但東盟與中國的貿易額的增速是最快的。在農產品的方面,自2010年以來,中國對東盟農產品貿易差額是呈現逆差的,也就是說中國出口東盟的農產品少於從東盟進口的。另一方面,中國農產品進口國集中於馬來西亞、印尼、泰國及越南,單是馬來西亞與印尼兩國,佔了中國對東盟農產品進口總額的68%。

中國學者找出中國與東盟存在逆差的問題,主要圍繞在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實行“零關稅,之後,就降低了東盟的農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門檻,再加上有些國家對中國採取非關稅壁壘的限制,以控制進口商品的質量。

貿易競爭是很現實的,東盟視中國為最重要的市場,而中國的經濟崛起對於刺激東盟經濟體是有效的。即使東盟農產品現在具有競爭優勢,但日後美國大幅度的提高對中國進口農產品之後,也許東盟也必須有未雨綢繆的計劃對應,比如提高農作技術和產品的附加價值,才能與歐美國家競爭中國市場。中國目前對農產品的需求還很大,東盟也不至於要模仿美國發動貿易紛爭,因為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框架可以為雙方提供機制化的談判。

除此之外,東盟與美國在對華政策的立場與態度上,大有不同。東盟與中國雙方擁有的互信程度,是美國還追趕不上的。東盟與中國之間的互信是政府與民間社會的長期耕耘結果,有了一帶一路的戰略框架,更提昇中國與東盟在官方上的合作,包括建立從人文到教育、海洋發展等的交流與合作機制。

然而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則相反,為了要競爭在區域秩序的主導權,雙方在合作談判上經常留有博弈的空間,就如在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問題上,雙方都想採取主動權。

美國是以一場貿易戰先發制人,雙方最後都坐下來談判了,但還是會透過談判過程中的較勁,讓其中一方成為妥協者,這樣的話,可讓國際社會鑒定誰更有優勢主導區域乃至全球的秩序了。

印尼星洲日報‧黃婉瑋(自由撰稿人)‧2018.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