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俊傑‧成為共享經濟趨勢一份子

瘦田無人耕,耕開人人爭,這句俚語用來形容電子召車業,正好合適。

在智能手機開始普遍化時,人們開始善用各種應用程式,從個人娛樂消遣的拍照修圖功能,到掌握股市氣候交通情況的實用功能,都集中在一架越來越先進的手機裡。

8年前,當第一個共享經濟概念被提出時,沒有太多人願意相信與接受,那時最常提及的例子,就是當你需要一把錘子、一架梯子時,可以到共享經濟平台上尋找家裡有錘子與梯子,又願意借給你暫時使用,再付以合理的酬勞,提倡新的消費模式,倡導使用權但不是擁有權,企圖改變了傳統的產權模式,讓一樣物品可以真正物盡其用。

共享經濟經典代表:Airbnb及Uber先後在10年前成立,他們的出現讓現代人不必一定要擁有一部車子才能出行,用手機裡的應用程式召喚附近的車子,就可以合理的價格通行,也讓你在旅行或出差時,為了節省費用而住進業主空餘的房子裡。新的經濟市場與消費模式從此誕生,10年前的我們還在抱怨公交不方便、出行困難、昂貴又受氣,我在美國的朋友早已經使用Uber優雅出行,費用比傳統計程車更低,還有各種優惠,讓我好生羨慕。

共享經濟顛覆了傳統商業模式,終結資本主義的經濟形態,由下而上的改變了習以為常的經濟結構和生活方式。在智能手機普遍到外勞都人手一架的年代,我們終於不必再忍受不專業的計程車司機嘴臉,不甘心被境了車資,還要坐進骯髒臭味的車子裡,卻可以用手機召來一輛乾淨舒適的私家車,和司機親切閑聊,再安全的抵達目的地,換算下來,車資可以是傳統計程車的一半或更便宜。

後來,Grab在馬來西亞紮根,開拓至東南亞市場,我在新加坡、在泰國曼谷、在印尼雅加達,到自己居住的城市裡體會了電子召車的便利與舒適,再也沒有辦法回到過去忍氣召計程車的時代。共享經濟不僅以分享閑置資源創造收入,也製造了無數的就業機會,當越來越多人加入電子召車行業成為司機,自由安排自己的“上班”時間,每月收入竟也可媲美白領族後,卻也因威脅了傳統計程車的載客量,造成生意額持續下跌,引來計程車司機抗議,要求政府下令廢除電子召車,將全球盛行的共享經濟模式拒諸門外,要做的話就一定要優先保留給現有的司機業者,有沒有競爭能力那不是他們重視的事。

因為被排擠出市場,利益被削減,消費者追求更優質也更合理價錢的服務,很多有危機感的計程車業者感受到確切的威脅,也趕緊調整自己來適應市場,然而過去壟斷式的經營模式,讓他們好難放下優越感去接受市場的要求,我發現同樣出現在召車應用程式裡,計程車收費卻依然比私家車貴了一些。改革速度太慢,全球化又是那麼的刻不容緩,自由市場肯定會淘汰無法適應者,不是你去要求廢除電子召車就可以讓你繼續稱霸市場的事。

普華永道統計過,共享經濟在2014年的全球市場規模達150億美元,2025年將增加至3200億美元,我們不能也無法因安撫小眾,讓不具競爭力又冥頑的老司機混日子而將世界拒諸門外。這是我甘冒眾怒也要說出來的想法,當人人都用手機來召來舒適又相對便宜的私家車,成為共享經濟趨勢一份子時,傳統業者若不再順應時勢改變卻寄望舊式的保護政策而繼續混日子,最終被人民像用選票換掉政府般,把你從公交市場裡踼出去時,就被怪責政府不偏袒你了。(印尼星洲日報‧文:許俊傑(馬來西亞星洲日報高級記者))

印尼星洲日報‧文:許俊傑(馬來西亞星洲日報高級記者)‧2018.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