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宇欣‧直播正在毀掉我們

臉書是這個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沒有之一。

WhatsApp可以已讀不回,微信可以裝作永不在線,潛伏在朋友圈,讚不讚都默默偷窺。

唯獨臉書,睜開眼就要刷,急著看臨睡的帖子多了甚麼回應,再稍微修整淡妝擺個睡眼惺忪姿態,自拍發個早安,這樣才是一天的開始。以至於一整天的吃喝拉撒事無巨細都要live一live,記錄生活,共享生活。

無可否認臉書是個好平台,讓人人得以發表意見,傳送各社交平台的影像文章,促進交流。

但是,那些沉迷於直播與看別人直播的群眾,有多少人意識到臉書正在摧毀我們?原本用來維繫社交關係的平台,卻製造出更多的“無用社交”。對於臉書的依賴讓人靜不下來專注做某件事,甚至無法專心吃飯陪伴身邊的人,頻抓手機與千里之外的人互動討論剛剛上傳的美食照片。

至於媒體流行的直播,則有待加強及檢討這些直播對於媒體本身的作用和形象。低俗、聳動、美女、血腥暴力的腥聞,向來容易抓住觀眾眼球,更不必假道學地說自己不愛看嫩妹鮮肉。

近來網上很紅的“南洋哥”就投觀眾所好,在一個前高官夫人到反貪會錄供的直播視頻裡,由於正處於等待時間,閒著也是閒著,就開始直播攝錄各媒體的“美女記者美女主播”,當然,都說這是照顧觀眾福利,比起夫人,各媒體的前線美女養眼太多了。令人無聊的是,就這樣一個視頻,25分鐘,鏡頭就這樣轉來轉去,隨著觀眾留言zoom一下右邊的美女,啊那個黑衣美女是誰,嗨美女你好……等等熱烈的討論中,我們以為自己看到或參與了某些事件,實際上,那25分鐘,我們甚麼都沒做。那一段時間是被浪費的。

我曾經花了半年時間混跡各大吹水站,看美女直播吃韓國辣雞面,也看過想紅的小妹拿包菜塞胸部,奶油抹身,當然還有孤獨老人天天直播自己的生活與網友互動,甚至還有直播自己半夜潛入鬧鬼建築卻一無所獲的視頻。刷著笑著罵著,一個天亮又一個個天黑。搞不懂這個網絡到底是甚麼風潮,到最後才發現,原來群眾並不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而是隨著某個視頻被熱議或身邊的朋友評論後,隨著臉書自動推薦而點進去一起看的。

臉書最讓人質疑的功能是它的推送消息,除了我們自身向它“泄露”的喜好,它也運用大數據演算我們的朋友看過甚麼消息,常出現在甚麼場所,以此推薦我們想要看甚麼。但是,憑甚麼,我們就要看那些它“認為”我們愛看的東西?雖然絕大多數人都笑納了這個讓一切更方便的功能。

人,本身就傾向於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也極力尋找觀念相同的資訊。這是人的本能,一旦過度縱容,就會造成狹隘的世界觀。就像網絡上一面倒的歌功頌德,不容一絲質疑,也沒有意識到有些政治人物正在佈置暗棋,為以後的利益鋪路,慢慢偏離人民的訴求。

流量就是王道,能吸引顧客就是好產品,社交軟件和某些網媒依據受眾喜好"向下迎合"就展現並縱容了人類最片面最偏激的一面。所謂的碎片式閱讀、懶人包、直播,並不讓人最快速瞭解實情,反之造成淺薄的瞭解,集體掉入縱容自己低智的漩渦,沒有推動更深層的思考和內容創造。

至於那些借工作之便,直播攝錄美女的視頻會否有人省思這樣明目張膽的拍攝旁人舉止再廣泛傳播是否不妥?或者聚眾圍觀意淫是否變成所謂的職場性騷擾?絕大多數觀眾都是“看爽”而已,沒有人在意職業道德和媒體操守。

印尼星洲日報‧文:駱宇欣(馬來西亞星洲日報新聞編輯)‧2018.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