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五原則輔導機構紛擾

鼓吹建立伊斯蘭教國、否定建國五原則的激進主義集團,侵蝕全國各大學校園議題發燒之際,學者專家紛紛指出,當局有必要進一步發揮“建國五原則意形識形態輔導機構”效能,向大中學生灌輸和傳播多元化意識型態。

佐科威總統上台執政後成立的“建國五原則意形識形態輔導機構”(BPIP)主任尤迪.拉蒂夫(Yudi Latif)掛冠求去的消息,震驚各界。此前,媒體也報道了佐科威發佈2018年第42號總統條例,規定該機構主任和指導委員會薪資水平,被公眾認為過高,因而引發諸多議論。

尤迪.拉蒂夫於齋戒月期間呈交給佐科威總統的辭職信中說,是個人和家庭理由而提出辭職。不過,他也另外發出一份致給媒體的書面聲明,就他辭去“建國五原則意形識形態輔導機構”一職向全體國人表示道歉。並認為於此時此刻辭職,對更新該機構領導層結構是一個適當的時機。聲明說,他必須坦承,最近一年來該機構的錯誤和缺失是他本人作為主任應負的責任,因此,特向國人致歉。

他表示,該機構由原名輔導建國五原則總統工作小組(UKP-PIP)轉化為現稱“建國五原則意形識形態輔導機構”、對機構的組織結構、角色、和功能都產生極大的變化,機構內的指導委員會和執行者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因此,所有一切必須有不同的才能典型、特性以及關注焦點和任務,他深感到必須有更能符合需要的新領導人。有報道說,由於於經費有限,所需預算延遲撥出,該機構諸多工作無法準時展開。

尤迪是資深學者,曾在多所大學任教,對建國五原則意識型態有特別研究,著有多部相關著作,他的辭職引起各界議論紛紜。政治觀察定艾凡迪.加薩里說,政府有必須就尤迪辭職引地社會上諸多猜測作出解釋,因為他所擔任的是一個重要的職位,他的工作成績和有關建國五原則的著作權威性為社會大眾所肯定。坊間盛傳,尤迪是受不了成為官僚所受到的壓力,以及所需預算遲遲未撥下。國會副議長古爾尼阿宛則認為,該機構內部有問題才導致尤迪求去,該機構不久前才出現有關薪和財政權問題成為議論焦點。

《時代報》發表題為“建國五原則輔導機構混亂”主論指出,尤迪之辭職展示這個成立不久的機構內部混亂。民眾仍未感受這個直接向總統負責的機構的效益時,就發生主任走人事件。

佐科威總統是於去年6月間成立穩定建國五原則總統府特別工作小組,目的是要平息社會上出現的非容忍或反建國五原則集團的活動。該工作小組於今年3月間改名為建國五原則輔導機構,直至尤迪辭職,社會上的非容忍或激進主義思潮仍在繼續擴散。自從成立該機構主張提出後,不少人在質疑其迫切性和效益性,此事令人回憶地起新秩序(指蘇哈多政府)時代灌輸思想的喉舌。

社論指出,尤迪辭職理由是該機構必須進行更新化,在邏輯上不合理,因為他所領導機構有如其人一樣年輕。甚囂塵上的傳說是,尤迪是在該機構執事們的天文數字薪資遭到議論時提出辭呈的。根據2018年第42號總統條例規定,該機構指導委員會主任(前總統美嘉娃蒂)的月薪是1億1250萬盾、成員月薪1億800萬盾,該機構執行主任(即尤迪)月薪為7650萬盾。

尤迪曾闡明,指導委員會和執行委員會運作一年後仍未獲得“財政權”,甚至引發諸多猜測,該機構未經過成熟的規劃和處理就倉促上路,因而有人在質疑該機構執事的承諾。

社論又說,如果這個崇高的意識型態機構導領導機因沒領到薪資而掛冠而去,是一種很不漂亮的事,如果此項猜測任其發展下去,公眾對加強國家意識形態議題的支持力將會減退。因此,政府有必要作出解釋,以及尋求其出路。更重要的是必須熄滅輔導機後院的火警。佐科威總統理應重新考慮該機構的存在。

《時代報》最後指出,非容忍和激進主義是在經濟差距、社會不公及執法不力的環境中成長。佐科威政府一方面制裁違法的非容忍和激進主義集團之同時,另一方面也成立意識形態輔導機構,不如把焦點關注於縮小經濟差距與社會不公問題。

印尼星洲日報‧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