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俊傑‧送禮為名,行賄為實

美好的週六假日,讓我們來想想,曾經收過甚麼樣的禮物?

這些禮物曾讓你多麼喜悅,現在又放在何處了?在無數個可以送禮與收禮的日子裡,你曾經送給誰最昂貴的禮物,值多少錢;又曾經收過多麼昂貴的禮物,讓你開心好幾天。

為了認真回答這個問題,我搜尋電腦、硬碟、手機與雲端的照片庫、翻查舊相片集、打開櫥柜細細翻找,還去了趟儲存室,沒發現天價的禮物,倒翻出一些舊物,回想起當時收到時的喜悅心情。我確實收過一些當年很想要擁有的奢侈品,如水晶筆和玩物、錫制袖扣、玉石吊墜、和限量版的東西如烈酒等,但它們大多如今都不在我身旁,或是轉送別人、或是在搬家時遺失、或是拿去與人交換其它實用東西。反正只是滿足一時虛榮心的奢侈品,沒多久就嫌它低俗又沒實用價值,擺出來還惹灰塵,不如就轉送給人吧,只留下一枝水晶筆,那是航空公司的聖誕節贈禮。

我還收過大小顏色不一的書包,印著主辦單位或贈送者的名號;各種伴手禮如筆、杯子、汗恤、帽子、紙鎮、記事簿、保溫瓶、便條貼紙等。我們常因採訪工作而收到受訪者或主辦方的伴手禮,都是標准的企業禮品(corporate gift),雖不是名牌卻也具實用功能,但有時收到太多了,簿子還沒寫一半呢,桌面上又堆疊了幾本,白費了送禮者心意,只好轉送給社區學校做公益了。

逢年過節,我們也會收到一些禮籃、月餅、巧克力、蛋糕或披薩,都讓大伙分食了;有時,受訪者因感激記者的報道有正面效應,就送個水果花籃或蛋糕來聊表心意,也是有的,但絕對不會送來昂貴的禮品、如訂制的包包、天價的手表、華美的首飾,因為送禮者知道他們無法收到相對的好處。

送禮,不僅是一門學問,也講究效益,因為你位高權重,掌握資源與好處,人家有求於你,才會在見面時送上禮物投你所好,在得利後再送上昂貴的禮物表示感激,希望以後能有更多利益輸送。簡單來說,若你無法長期給我利益,讓我發財或達到特定目的,干嘛要送你各種奢侈品呢?

同樣的,身居高職的國家與企業領袖,也自當明白這個道理,只是過去腆居高位者都追好奢侈品,下台後才被揭發家裡藏著以億計算的奢侈品,竟敢推說是“禮物”,強調並不違法。請問,若你不是位高權重者、資源掌握者,誰會送你此等厚禮?

政治人物一旦玩物喪志,政治理倫棄之不顧,便是出現“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苦難社會的肇因;那些還在巧言令色為他辯論者,印證了“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的老話。

送禮人為了各種目的,不惜花大錢買下昂貴卻不實用的禮物;收禮人為了滿足虛榮及對名牌的執念,厚顏的提出要求,還面不改色的收下,從政壇到杏壇,從工商界到企業界,從辦公室到社團組織,比比皆是。

政府要做的,是要防小人於未然,從自己部門做起,拒絕一切形式的禮物,讓那些習慣送禮,有權力與資源送禮者知難而退,才有望避免大批禮物屯積家中,連自己都不知道值多少錢的鬧劇重演。

至於給媒體伴手禮,其實真的不重要。

印尼星洲日報‧文:許俊傑(馬來西亞星洲日報高級記者)‧2018.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