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娃娃新娘

一位西裝筆挺的樂齡男子牽著穿上婚紗的小女孩,在公共場合拍結婚照片,公眾投予詫異眼光,一些人忍不住上前探問女孩的年齡,尋找她的家長,當得知她只有12歲,而65歲男子自稱獲得女童雙親同意和她結婚時,公眾看不過去了,一些人同他理論,一些人阻止他糟蹋女童,一位女士直接把小新娘帶走,怒漢簡直想狠狠一拳揍下去.....

其實這是一個組織進行的童婚社會實驗。他們找來一位樂齡男子和女童假扮結婚,測試公眾面對這類事件是否會挺身而出,結果大部份人的反應證實童婚是一件讓人零度容忍的事。

為女童伸張正義的那一刻,沒有人會考慮到她來自那個國家,屬於甚麼種族,信仰甚麼宗教,純粹是站在保護兒童的角度不平則鳴。

相信不會有人成全這樣的不倫之戀,即使女童告訴公眾她是心甘情願下嫁老男人,也不代表有權利剝奪公民社會捍衛兒童權益的權利。保護兒童,就是在她達到法定年齡之前,生理和心智不夠成熟時,阻止她為自己未來做出匆促決定,更是反對別人擺佈她的一生。

一些孩子或許早熟年紀小小就談情說愛,但是資淺的人生歷練不能確保他/她可以為人生大事做出正確選擇。老少配的老男人再多10年已經是八十歲垂垂老矣,而她只是一個廿出頭小姑娘,小學畢業就掛上人妻的牌坊,同齡朋友在學習和累積工作及人生經驗的時候,她卻提早和社會脫節,她的世界可能只有丈夫和柴米油鹽,而前面還有漫長人生路。

不能否認愛情跨越年齡和種族,但是如果真兩情相悅,為何不能等多幾年,讓女童成長一點,可以用較為成熟思維考慮這是不是她要的人生;如果這是真愛,更加應該經得考驗,別說6年,一輩子都可以等下去。

如果65歲的大叔聲稱愛上12歲女童,而且還很猴急想要合法霸佔稚嫩的肉體,難怪非政府組織擔心不及時阻止會變成縱容戀童癖的歪風。

童婚並不是關起門來就可以解決的事,這關乎到基本人權,關係到國家的形象和社會的文明進步,當國際談論千禧年還有兒童當成娃娃新娘,我們不能當作甚麼都沒有發生。

童婚其實涉及每個種族,所以應該跳出宗教和種族的框框來認真探討和立法約束。

並非所有未成年婚姻涉及不倫之戀,少數是早熟青少年被愛情衝昏頭談婚論嫁,較多是奉子成婚,最令人擔心的是家長為了息事寧人而同意把女兒嫁給強姦犯,這類事件已經發生。

當權者也不能把少數人反對修法提高結婚年齡的聲音當作障礙,而不願拿出更大的政治意願克服問題,或者因為個人傾向而超度大多數的意願。

目前的情況看來,是非政府組織和社會人士比政府更積極和強烈的意願要提高法定結婚年齡,慶幸的是掌管宗教事務的王室聽到了人民的聲音。

可見得要不要掃除障礙,完全看有多強的政治意願,人民起碼想看到當權者踏出第一步,而非停留在只是譴責反對或研究的原地踏步。

印尼星洲日報‧文:黃曉虹(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總編輯)‧201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