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清邁清萊華欣曼谷歡樂遊(第三篇)‧泰緬老邊境‧金三角地帶走一趟

  • 過了橋後就是緬甸邊城大其力。(圖:印尼星洲日報)

  • 緬甸邊城大其力一座金色的寺廟。(圖:印尼星洲日報)

  • 木棉島上金三角地圖看板。(圖:印尼星洲日報)

  • 泰緬邊界是小河,一座橋接通兩國。(圖:印尼星洲日報)

  • 美賽的警察局有中文標明。(圖:印尼星洲日報)

  • 湄公河上有小艇載游客從泰國到對岸的老撾去玩。(圖:印尼星洲日報)

  • 湄公河畔木棉島。(圖:印尼星洲日報)

  • 木棉島上擺售浸藥酒的毒蟲。(圖:印尼星洲日報)

第三天上午,離開酒店前往泰緬邊境小城美賽(Mae Sai),美賽是泰國最北端的一個小城,比鄰緬甸,兩地隔着一條不寬的美塞河,一座20米長大橋相連,橋頭兩端分設邊防站。我們要從這兒過橋進入緬甸的邊城大其力(Tachilek),游覽兩座寺廟後再返回美賽。

美賽鎮只有一條由南向北的主要大街,這條街實際上就是清邁至清萊再到美賽快速干道的末段,止於泰緬邊境的石橋。這兒能領略到邊境地區的熱鬧景像,大街的兩旁是鱗次櫛比的店屋,有餐廳、藥店以及售賣泰緬兩地日用品、工藝品和土特產的小商店。其中不少商店店主是華人,但他們一般都不會講或聽懂華語。

美賽是泰國與緬甸的界門,每天有很多小販穿梭於此,做着小買賣,自由來往於兩國之間,兩國居民可免簽證互入對方境內5公裡。這兒車輛川流不息,大多數是滿載必需品的小貨車。緬甸盛產玉石,因此美賽有大量售賣玉石的商店和攤位,是泰北的一個玉石交易中心。

令我好奇的是這兒邊城的街道上可看到很多電單車,而且都是年代很新的日本品牌。也許為了方便到來的中國游客或商人,美賽的警察局還寫着中文呢。

我們下車後徒步從邊境海關移民辦事處出境,沒有經過任何手續,就像借道而過一樣簡便。原來我們只是出境入境進入幾個小時而已,不用繁雜的手續,只是花一點錢把護照留下,回來時才取回護照。本來按計劃是要參觀當地賭場,然而,導游卻接到消息,緬甸軍人當天要去視察賭場,導游說為了避免麻煩,取消了參觀賭場,原因是我們身上沒有護照。

過了橋就是緬甸的邊城大其力,這裡有數條街道,街道兩邊有不少商店,不過路上川行的車輛和行人卻不比美賽熱鬧。泰國的車輛,是跟印尼一樣靠左走,進入緬甸的車輛則是靠右走。這兒路旁也有載客電單車聚集處,他們的電單車有分黃色車牌和黑色車牌,騎士們卻和睦聚集在一起。我們分乘三輛在中國稱為農用車的三輪小車前往參觀兩座距離不遠的寺廟。緬甸的寺廟建築與泰國略有差異,這裡的寺廟大都像一座山,下邊圓形上邊尖刀似直插天際。寺廟前有幾個售賣紀念品和小吃的攤子,都是以泰銖進行交易。

從緬甸回來後,我們又坐上巴士離開美賽,前往金三角(Golden Triangle)地區的湄公河畔用午餐。

金三角曾盛產罌粟

金三角是緬甸、老撾、泰國交界地區,是湄公河及洛河彙流之處。過去此處交通閉塞,山巒疊嶂,盛產罌粟,當地軍閥、毒梟等種植鴉片煉制海洛因等毒品,而聞名世界。數十年來,相關國家政府與聯合國一道努力,通過軍事打擊、撥款引導轉產、開辟經濟特區等方式瓦解金三角的毒品生產。到2005年,金三角有關各方宣布停止罌粟生產。當地農民實現轉型,開始改種大米、蔬菜、咖啡和甘蔗等糧食或經濟作物。近年來這裡已成為游客雲集的觀光勝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慕名前來一睹昔日世界聞名神秘的金三角。

金三角中心索拉(Sop Ruak)立有一塊高4米,大理石製成的金三角牌坊,上面用有泰英兩種文字刻的“歡迎來到金三角”字樣,眾多遊客在這裡留影紀念。

午餐是在湄公河畔的一家餐廳享用,在這餐廳用餐能眺望到河對岸,看似一片荒涼的老撾邊境。餐後我們就在該地小碼頭乘坐機動小艇,游覽湄公河金三角地區。

湄公河發源於中國青海省唐古拉山,在中國境內稱為瀾滄江,流出國境後稱為湄公河。

向南流經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和越南6個國家,最後在越南胡志明市附近注入南中國海,是亞洲唯一流經6國的國際河流。湄公河上游約200公裡處,就是中國雲南邊境。

金三角地區泰國北部清萊府的山村美斯樂,那裡因住有國共內戰後期,被解放軍追擊而逃出國境的中國國民黨93師殘部後裔而成為旅游點。當年,那些國民軍隊為了生存,除種罌粟大麻和販運海洛因外,就是協助泰國政府對付金三角的反政府武裝和販毒武裝。1970年,經泰國皇室出面、泰國國王拉瑪九世親自招安,占據金三角的該國民黨殘軍余部,在段希文將軍的率領下終於向泰國政府交出了全部作戰武器,全體將士和所有眷屬加入泰國國籍,享受與泰國軍隊及家屬同樣的待遇。

湄公河無人島三不管

據說,在這湄公河上有一個無人居住小島,任何人在島上殺人犯罪都沒有人管,因為這小島不屬於泰緬老其中一國,這兒是一真正的三不管地區。

湄公河河水渾濁湍急,在這兒的河面並不寬闊,河上除了十多艘載游客小艇川行,看不到其他船只通行。我們的小艇在河上轉了一圈,然後停在對岸一個簡單的停泊站。大伙兒一個個輕松上岸,沒有關卡,也沒有任何人詢問或查證件,游客就像來到一個海島游玩那樣方便。我忽然感覺我們像是偷渡客,因為離開泰國時也沒有經過任何手續。登岸地點是一座商場,另建有好幾座小商店,有一塊大石寫着木棉島三個中文。再看那小商場建築物上面,掛著一個橫幅,上面以中文、英文和老撾文寫著“老撾金三角經濟特區”,旁邊是一些經濟建設的畫面。有一塊畫着老撾地圖的看板釘在一棵大樹上,另有一塊則表明這兒是金三角。

這裡的商場除了有數十個販賣各種商品的攤子或小商店,還有飲食品攤子。有幾個攤子擺賣浸藥酒毒蛇毒蟲,那些裝在酒瓶裡或大玻璃罐有昂首吐信的眼鏡蛇、蜈蚣和蠍子等毒蟲。這兒的交易也與大其力相同,全都以泰銖支付。

在這老撾金三角經濟特區也建有據說是中國老板開設的賭場,但我們並沒有參觀那些賭場的計劃。巡視商攤後喝椰子水休息了一會,我們又乘坐小艇返回對岸登船處。然後直接返回清邁的酒店。

印尼星洲日報· 報道/攝影:宋元‧201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