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印尼等國輿論評南海局勢發展

就南中國海局勢持續升溫,印尼《羅盤報》10月4日發表題為“兩大巨人的競爭與新紀元”的社論內容指出,中國和美國關係緊張升高,兩國軍艦在南中國海對峙,短兵相接。

上述事件表明,美中兩國在包括南中國海在內的亞太地區的競爭日趨尖銳。兩國在從太平洋直至非洲的較勁,是周邊國家不得不關注的事實。

對美國來說,自由航行在南中國海是事在必行的事。美軍亞太指揮部定期在南中國海進行海空巡邏,以確定自由航行不受到干擾。相反的,對中國來說,美國軍艦和軍機來到北京聲稱擁有主權的島嶼是侵犯其主權,除了發出警告和驅離北京所聲稱擁有主權區域外,別無其他選擇。

這種局勢不知何時才終結。只要北京繼續根據九段線聲索南中國海是其領域,有如9月30日所發生美國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和一艘中國軍艦對峙事件,日後還會重演。

社論指出,南中國海是十分重要的國際航道,北京和華盛頓繼續設法在該海域佈署軍力。美國以國際航行自由原則為根據,北京則在人造島礁上進行軍事設施建設。

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與東盟4個成員國即越南、菲律賓、汶萊和馬來西亞的聲索重疊。中國無視國際法庭對該國與菲律賓糾紛作出的裁決。據報道,由於受南中國海主權紛爭的影響,越南國內反華情緒高高漲。

該報指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實力增加是該國數十年來積極建設的結果。目前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力量強大,不只在南中國海,美中之間也在貿易和科技方面競爭,兩國通過關稅展開貿易戰,中國拚命設法成為半導習生產國,要在芯片方面不再依賴美國企業。

社論認為,兩國在各方面尤其是在軍事、貿易和科技方面的競爭,對其他國家產生影響。此項競爭勢將持久,最終有可能出現改變巨大勢力均衡的新紀元。

另一方面,VOA中文網就南中國海局勢發展引述各國觀察家意見說,隨著美國的抵制,中國官員預計會減少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軍事活動,北京希望緩解中美貿易緊張關係。

有學者認為,美國希望讓南中國海保持向國際開放,而中國則試圖將這片海域更多的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現在美國可能會通過讓船隻在南中國海的航道航行,讓飛機在南中國海的上空飛行,佈署貿易和海上活動等方面施壓中國。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助理教授張加松說,“我認為這些壓力不是具體指向南中國海擁有島嶼的軍事化,而是更像試圖向北京示意應在貿易爭端上展示和解。”

某些學者認為,只要貿易爭端繼續存在,華盛頓繼續派出艦船和飛機,北京就可能重新考慮它所有魯莽行動,諸如建設更多的人造島礁,這個行動是迄今其他國家擔憂的主要活動。

美國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亞洲海軍項目主任珀林指出,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去年批准了一項被稱為“航行自由”的國際時間表,以確保美國海軍在南中國海航行,而不必考慮美中關係的其他方面。

中國大陸當局稱對南中國海大約90%的海域擁有主權,使其在撈捕、燃料蘊藏以及在海上航道上優先於其他主權聲索方。美國政府對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沒有主權聲索,但是希望這片海域的航行自由。

有專家認為,在特朗普總統任職期間,美國的B52轟炸機至少3次飛越南中國海,這些都會讓跟與美國有貿易爭端的中國不寒而慄。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的榮譽教授卡爾泰爾認為,中國試圖通過談判解決貿易爭端而又不涉及海上問題。他說,中國官員要想知道特朗普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接下來怎麼做會很難。

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8.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