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林拉斯蘭‧永續性旅遊─東南亞該做的事

永續性旅遊,是否有可能?

每天數以千計的中國、印度、俄羅斯以及其他東南亞遊客到我們的海邊度假村、古城參觀,要管理這些數目龐大的遊客看來是不可能的任務。

2017年,東南亞迎來了1億3400萬遊客,比2016年的1億1300萬遊客多,也超越了東盟預計2020年的1億2300萬遊客。中國遊客佔了其中2800萬人,是本區域遊客人數最多的國家。

儘管如此,東盟旅遊業者還是抱怨回酬低。中國遊客蜂擁而來,但觀感上,對當地社區的經濟利益貢獻不大。

有時,成本甚至比回酬更大。

例如,本區域一些非常原始的島嶼以及海邊,若有關當局置之不理,無法制止被破壞,可能就會面對環保危機。

雖然旅遊業的確可以為地方社區注入重要的現金,提供就業機會給超過百萬名服務員、酒店清潔員、計程車司機、小販、泳池管理員等。實際數字是,旅遊業提供了1440萬份工作。

但對於長灘島,菲律賓夢幻般的島嶼,過去幾十年來毫無節制的發展,不當的管理以及等同於無的基建措施,讓這個天堂變成了總統杜特爾特口中的“化糞池”。

今年初,杜特爾特更倉促的宣佈關閉曾獲得2016年全球最佳島嶼榮譽的長灘島。

不僅是菲律賓,泰國當局動作也很快。今年3月,皮皮島地標瑪雅灣,一個因為里奧納多電影《海灘》而聞名遐邇的景點,不開放於公眾。這是為了避免每天大約4000名的遊客將繼續破壞周圍的珊瑚礁,其中80%已經被嚴重破壞。當發現破壞的程度嚴重,泰國當局將該景點永久的關閉。

很多觀察家都很關心印尼的四王群島,在巴布亞西部最頂端,這個涵蓋9100平方公里受保護的海洋區域,面對毫無管制的的旅遊業顯得非常脆弱。去年,一艘英國的郵輪意外撞毀超過1萬3000平方公尺的珊瑚礁。

上個星期,凱唾成珠團隊就長灘島再度開放一事,訪問菲律賓的旅遊部長。這個矮小卻強悍的內閣成員,來自菲律賓顯赫世家(她的父親曾是菲律賓備受敬重的前外交部長),直言不諱地說:“我對於關閉長灘島沒有絲毫悔意,我們需要6個月修復,關閉了超過440家酒店以及2600家商店。”

這一切值得嗎?

“你看看海水是多麼清澈,沙灘是多麼潔淨。這就是長灘島30年前的風貌,我下定決心要其他的旅遊景點例如薄荷島以及宿霧島達致同樣目標。”她非常的細膩,繼續解釋說:“我們會限制遊客人數,每次1萬9000人,這樣島上的資源就不會有壓力。環保政策早就落實了,不是甚麼新鮮事,只是人們必須遵守,環境很重要,我們必須改變人的思維。”

長灘島一名環境官員負責此事。“我們一天3次對海水進行測試,每天進行,每天早上當地人會參與清潔沙灘。”

執法變得更嚴厲。例如,遊客不被允許在最新被規劃離海岸線30公尺的保護區擺放長椅、沙灘椅、桌子或雨傘。

對於舉行派對也會設下更嚴謹的條例,沙灘上不可以飲用酒精,同時,水上運動例如水上摩哆活動等必須在離海岸線200公尺的地方進行。

菲律賓在領導東南亞的永續旅遊業,只盼望本區域的決策者將焦點放在真正的回酬上,而非數字。

雖然人人都偶爾享有度假的權利,但必須確保休閒不會破壞本區域無可替代的天然寶藏。

印尼星洲日報‧文:凱林拉斯蘭(自由撰稿人)‧2018.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