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希‧美國再次掀起“中國威脅論”

美國在“狂人總統”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口號領導下,再次挑起了最新一輪的“中國威脅論“。這一回是利用經貿課題發難,與西方盟友企圖再次借題發揮圍剿中國。

然而,中國已今非昔比可以肯定的,在“中國威脅論”的歷史上,中國將比任何時候都更從容面對和應對這次最新一輪的“威脅”。

事實上,在美國的歷任總統中,不時也會因國內外的“政治需要”,在適當時刻通過“中國威脅論”來爭取本身在國內或國際上的政治形象加分,儘管如此,基本和整體上,還是會維持和中國的良好合作外交關係。

“狂人”特朗普在面對美國剛經歷了次貸風波、失業率和金融危機等,經濟前景不樂觀,儲聯局數度升息聲中,以自我保護主義上台主政後,再顯其“狂政”本色,通過中美貿易戰,再次掀開最新一輪的“中國威脅論”!

顯然的,這次表面上是以經濟為主軸,但另一個隱議程卻與區域地緣政治有關。

事實上,特朗布在前年競選美國總統的時候,便以“美國優先”的“絕對保護主義”為口號,而在競選期間,也多次發表和假借“中國威脅論”拉票。但同樣讓人遺憾的是,他的總統競選對手,前總統克林頓的第一夫人希拉里,也持著同樣的“中國威脅論”論調。

當特朗普在去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國總統之後,美國的對華政策可說是完全改觀而轉向硬化,也全面破壞了前總統尼克遜在1969年放寬國人對中國貿易和旅遊限制,和中國取得和解,1971年兩國舉行“乒乓外交”,並在1972年歷史性訪華,以及其繼承者卡特總統在1979年和中國正式建交,40年以來,前後8位總統對中美友好外交關係,所締造和所經營的一切努力!

特朗普一直對中國採取了不友善和離間的外交手腕與態度。今年美國的《國防戰略報告書》中,特朗普的政府首次認定、並把中國列為其安全首要關切,成為美國在國際戰略部署和外交關係的重要依據。

在這個基礎上,特朗普採取了擴大經貿和軍事手法,一方面強化“重返亞洲”、“干預南海”、“軍售台灣”、“美日韓軍演”以及“特金會“等一系列行動,另一方面,則與中國公開、正面和主動的挑起了“世紀中美貿易戰”!

貿易戰掀開以來,特朗普大發“狂人本色”,不斷採取“惡人告狀”的咄咄逼人之勢。美國也在沒有任何證據之下,硬指中國干預美國即將舉行的中期選舉,而中國則嚴加否認和反駁時說,美國軍艦闖入屬中國領海的南海,以及對台軍售,才是美國干預中國內政的鐵證。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首次針對中美貿易戰發表評論時說:“單邊主辦和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中國走自力更生道路,這不是壞事,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顯示出中國不會屈服予美國的壓力。

為了降低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中國目前已經和25個國家達到總共17項自由貿易區協定,涉及範圍遍佈歐洲、亞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另外也正在與27個國家進行12項自由貿易區談判或升級談判,包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中日韓、中國與挪威、斯里蘭卡、以色列、韓國、巴基斯坦等自由貿易協定升級等,而中國在非洲國家的首個自由貿易協定簽署國則是毛里求斯。

美國當然也不甘示弱,最近和加拿大與墨西哥簽署的“美加墨貿易協定”,以及不斷離間和破壞中國的“一帶一路”經貿合作路線;但明顯的,成效並不大。

也許有人會問,中美貿易戰如果持續惡化,最終會不會引發軍事衝突?

我認為,這可能性微乎其微。歷史上,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和美國曾經在軍事上交戰有兩次記錄,即50年代到70年代之間分別發生的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自此之後,兩國國際關係時好時壞,在美國的支持下,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也成為聯合國安理會長任理事國,但在地緣政治和軍事上,美國則多次干預和挑釁中國,如南海、台灣、東北亞局勢、中日關係和中俄關係等等。

雖然我們不能完全斷定中美兩國日後不會因一些重大衝突而擦鎗走火,但這個機率畢竟不大,因為這將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任誰也贏不了,而且輸的會是整個世界!

因此,對於這次的中美貿易戰,我認為兩國在各方面,包括經貿領域,都應該存有競爭,但這不是“零和遊戲“,相反的,任何矛盾、競爭和爭議,都必須是良性和理性,並應該回到談判桌上協商,不應以過去冷戰時期,美蘇對抗的“冷戰思維”來對抗或看待兩國關係!

至於馬來西亞方面,雖然中美貿易戰對我國影響不大,甚至政府也認為短期內對我國有利,包括廠商入駐和原產品出口等,但長期來看,並不怎麼見得,因為一旦中美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長期貿易交惡和持續的話,肯定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整個世界都會受到影響!

針對這一點,我比較認同首相馬哈迪的看法。他說:“中美貿易戰不會利惠任何國家,也不會讓世界受惠,我國是一個貿易國,需要穩定的世界市場,否則也一樣會受苦。”

當然,我最欣賞和認同的,還是馬哈迪首相的這句結論:“在中美貿易戰中,歷史會站在中國這一邊。”

印尼星洲日報‧文:陳凱希‧2018.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