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丁賢‧拉大是原則,不是工具

關於拉曼大學學院,這裡無關政治黨派,而是關係幾個原則。

1.政黨的原則國陣時代的2018年財政預算案,拉曼大學學院(TARUC)的撥款,從之前的6千萬令吉,減少至3千萬令吉。

當時的反對黨民主行動黨,為拉曼大學學院的待遇打抱不平。行動黨多名議員要求高教部解釋何以撥款減半,同時置疑3千萬令吉是否足以拉大的開銷。

人民眼中,行動黨似乎比馬華更加支持拉大。

前進一年,來到希盟時代的2019年財政預算案,拉大的撥款,從之前一年的3千萬,減少550萬令吉。

財政部長林冠英說,拉大是馬華的,應該用馬華的黨產來維持。

政黨的原則,一年之間就做了一個U轉。

2.政府的原則70年代起,政府實行大學種族固打制,同時開辦只供馬來子弟就讀的瑪拉大學,而華裔子弟被邊緣化,除非殺破頭擠進名額非常有限的國立大學,否則只能寄望出身富貴,能夠到外國留學。

成立拉曼學院是馬華回應華社教育危機的行動,而政府以“一元對一元”資助拉曼,是政府糾正教育偏差的一種方式,也是政府對華社權益的彌補措施。

爾後,從學院改為大學學院,“一元對一元”也換成常年撥款。

換句話說,政府資助拉大,不在於馬華,而在於這是政府的義務,也是華社無可奈何之下和政府的默契。只要教育政策對華裔子弟依然不公平,拉大就應該繼續獲得政府資助。

換了新政府之後,瑪拉大學依舊不開放,國立大學還是存在入學偏差,那麼,政府憑甚麼砍掉拉大的撥款?

3.政治的原則不管華社如何不滿馬華,在選舉中拒絕馬華,但是,稍有認識者,都無法否定馬華創立拉大,以及優大(UTAR)的建樹。

原因在於拉大不是馬華的資產,而是華社和國家的資產。

拉大和優大不是為馬華賺取盈利,也沒有為馬華爭取到選票(這兩屆大選),但是,它為華社和國家培養了這麼多人才,譬如,現有國內的合格會計師,半數以上是拉大出來的。

而很多華裔低收入家庭,孩子從拉大畢業後,進入社會就業,才改善了家庭經濟狀況。90年代以後,華人家庭紛紛提昇進入中產階級,很多和拉大有直接關係。

如果把馬華摒除在外,政府才願意撥款,即使華社願意接受這個條件,然而,政府是否又願意改變現有的條件?

譬如,一旦馬華脫手,政府接手,以後拉大和優大是否可以保留它現有的教學媒介語(以英語為主),以及保留華文通識教育和中文系?

此外,政府是否接受拉大和優大繼續現有的績效招生制度,以成績作為招生標準,而不看他們的種族背景?

對待拉大,不能老是把它當成政治工具,可以利用時,捧在手心裡,缺乏利用價值之後,就把它遠遠丟開。眼中只有工具,缺乏政治原則,不難被看穿,也不會走得長遠。

印尼星洲日報‧文:鄭丁賢(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