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欽亮‧拉曼人對付了馬華

林冠英財長和馬華總會長魏家祥之間的拉曼大學學院撥款爭議,確實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不全是林財長說的,只要拉曼還是屬於馬華就不會再獲得行政撥款,教育和政治須分開,就是唯一的真理。

也不全是魏家祥說的,林冠英是不折不扣把教育政治化的財長,利用拉曼大學學院來政治報復馬華。

大馬的教育項目從來都沒有與政治分開,也因為政治力量的方便,許多宗教學院因而成立,也一樣每年獲得政府撥款。

希盟幾個州的政府每年制度化撥款獨中,更是依靠政治力量才做得到的華教功德。

有了這些政治力量促成的資助,學院才可以低學費和高素質培養下一代不是嗎?

再說,拉曼的成立背景與壯大期間,在朝促成的華裔政黨剛好是馬華,如此而已,至今的政權也告訴我們,馬華的拉曼培育了20萬名專業人士,並沒有成為他們的票源,95%的拉曼人反而扶起了馬華宿敵火箭。

林財長最多是利用拉曼來戲弄馬華,倒是拉曼人用選票對付了馬華,是拉曼人政治教訓馬華,這才是馬華的冤屈。

印尼星洲日報‧文:鄭欽亮(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