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思拯‧寬容是和平社會的基石

1996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第會第51/95號決議邀請各成員國於每年的11月16日共同慶祝國際寬容日。在這個以不尊重人的生命為特徵的暴力極端主義不斷增加,衝突日益擴大的時代,聯合國決心通過加強不同文化和民族之間的相互瞭解來促進寬容。這是《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宣言》的核心要素。

寬容是一種品質,一種氣度,一種處事方式。寬容不只是理解和原諒但也是愛人如己的一種態度。因此在複雜的社會與人交往中即使吃虧、被誤解和受了委屈時也不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反之,卻以寬廣的胸懷面對對自己不公平的對待。這正是《不列顛百科全書》關於寬容的定義“寬容即允許別人自由行動或判斷;耐心而毫無偏見地容忍與自己的觀點或公認的觀點不一致的意見”。

雖然我國是個多元種族的國家但在許多的課題上避而不談來避免分歧,特別是宗教和種族的課題。513血腥事件後,種族間的課題變得更為敏感且禁忌。因此只有大家在一個寬容的環境裡才能平安共處,並團結成一個民主實體。意見分歧是難免的,所以斯勞特說,人們需要一種“寬容的生活方式,不是作為美德,而是作為必須”,“寬容不是一件奢侈品,而是一件生活必需品”。

在政治上寬容是尊重別人權利的基礎。寬容不是一味的認同和讓步但寬容在面對與自我觀點和利益有衝突時需要有的態度,以尊重和一視同仁的姿態來保障少數民眾的利益。因為往往在民主的體系下,政府都是以多數人的權益為首,但如果當多數人對少數人實行不寬容時(種族,階級,性別歧視),他們就會被剝削和邊緣化。所以只有寬容文化可以確保每個人的自由與利益可以得被維護。

任何政府都盡力維持社會的秩序,所以會立法為人民的行為制定合理的規範。但法治社會不能沒有寬容,因為律法是在寬容上顯得公義。倘若法律定無辜者為有罪,那冤枉好人比放走壞人更顯為不公義,更不能容忍?

引用阿克頓勳爵的名言“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如果只有權力沒有寬容,那麼權力就會被濫用,更為個人的“武器”。一個有合理性共識的權力是充份體現寬容,無私原則(正義、自由、平等)的價值。

在自由多元的社會裡,許多的價值觀是相對的但寬容的原則是不變的。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奧德蕾-阿祖萊形容“寬容是一種人道行為,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予以維護並付諸實踐,從使我們強大的多樣性和使我們走到一起的價值觀中感受到欣慰。”人人都盼望享有自由和平等的社會,所以在今天關係緊張的社會裡,寬容是分裂和仇恨的良藥。寬容是一種政治態度,寬容也是促進和諧,自由與平等的核心價值。當我們面對死刑的課題,種族之間的關係和社會有爭議的課題時,你有顆寬容的心嗎?

印尼星洲日報‧文:溫思拯(講師)‧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