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德成.办好电子钱包更实际

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早前提出“希望币”(Harapan Coin)方案,引起多方关注,较多都是担忧的声音而不是力挺赞好。全球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立场不一,担心会危害货币地位或形成一场金钱游戏。我国国行至今也未承认或禁止虚拟货币,对于“希望币”的出现,很多人感到混淆,希盟政府难道允许发行虚拟货币?实际上,这只是卡立沙末所提出的计划,即还未成功说服希盟政府和国行接受。这也是继希望基金后,另一个筹款项目。区别在于前者是全数捐给政府;另一个是分别给系统开发者、诚信党和希盟政府。

根据卡立沙末的视频内容,“希望币”可让人匿名捐款,而且发行虚拟货币只供捐款用途,而不能买卖。如他所说,“希望币没有任何价值,你不能卖也不能兑换成现钱。”纯然只是个人捐款的单据。对我而言,既然“希望币”不能被买卖,用了这么长时间和金钱去开发虚拟货币只为了作为单据用途,这门技术岂不是大材小用。

后续发展是卡立沙末几天前声称,虚拟货币技术是未来趋势,可以用来向政府机构或部门支付罚款、更新执照费或其他事务。虽然没有指明是“希望币”,但也容易令人误解“希望币”未来可能会变成交易货币。在缺乏任何条例监管下,日后谁可以监管这个虚拟货币不被滥用?这是首创用虚拟货币捐款给政党和政府,不过当前是不是一种必要?有关“希望币”计划是从去年1月份开始构思,直至今年1月份开始预售。根据进度,他们也计划在2019年进一步发展“希望币”,然而没透露任何详情。

有时为了抢鲜或成为业界首创,短短一年时间就推出虚拟货币,假设国行一声令下,禁止有关货币,又要如何向这些捐款者交代?也许他们没有担心这一点,毕竟说明是为了捐款,也假定捐款者不会索回款项。倘若真的如此,大众要如何确保他们把款项如数捐给政府?

暂且不谈虚拟货币的愿景,就谈他们为了鼓励民众勇于尝试和接受新科技事物。眼前就有一个电子产品至今都不多人使用,那就是电子钱包。国行、银行、各商家都各别推出了电子钱包和应用程式,纷纷鼓励民众下载使用,但成效和速度就令人不敢恭维。例如最为人知的Touch N Go也终于有了电子钱包,可惜只能查看一触即通卡的余额,而无法为其加额。由于技术不融合,当初Touch N Go设计实体一触即通卡时,并没有设想未来应用程式的普及和电子钱包通行。然而在推出新产品时,Touch N Go又是否想过如何解决此问题?例如一对一交换新卡,让应用程式与新卡能相互结合?

我不排斥新科技,倘若我国有志于大力拓展科技领域,培养科技人才开创各种新兴产业,很多人会乐见其成。君不见比特币价格惨不忍睹,与其推动虚拟货币,不如先搞好电子钱包。

印尼星洲日報‧文:林德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副刊记者)‧2018.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