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突椰加達隨筆‧文字的震撼乍雷驚蜇.狼王邱偲峰

一道乍雷從天上霆震而下,萬鈞壓,驚蜇。

伯威廉看了一則略有怒意WhatApp,表情一時猛乍慌了,隨即靜立凝思,以應策回覆那道驚雷式的疑問。

那是報章一則內容與標題之間的縱橫錯覺,所引起的疑惑存在,牽引讀者的思緒縱切面。

做新聞有一句話,好題一半文,說的是一個新聞稿件,如果有了一個尚好的標題,這新聞稿件就成功了一半,即能吸引讀者的眼球,讓人有進一步讀閱下去的慾望。

由於報紙版面的約束與閱讀心理的影響,新聞標題必須簡潔凝練,一語中的,不可冗長拖沓,不能詞不達意、不知所雲、含混不清,更不能誇大其詞,不符合事實。

報紙新聞是深具影響力的,對社會人群的吸收知識資訊和思維行為,造成的牽動是廣泛的,一文興邦、一語暴緒,一標題能引動人事物的起蕩跌伏。

有人說,我們置身人類有史以來,前所未有豐饒的閱讀時代,以書報來說,中文每年就將近出版20萬本新書。

我說,還有扎厚無比的中文報紙,及速度分秒誕生的網頁訊息內容。

文字的讀閱,現在幾乎成為我們無時無刻無分在做的事情。在上下班,在上下課,在書報、在電視電腦、在電郵,在面書、在博客、在手機微信WhatApp裡,走逛在街上,泡在咖啡座……閱讀、轉發、處理公事、談情暖昧等等……

文字的震撼,在於我們能閱讀到這世界,閱讀到人的思維方向。

我在接獲處理一則文起暴緒的事宜,頭腦的慧智也一時幌惚,在想方設法之間也舉棋不定,唯有冷靜冥思,維穩定向……

12月4日晚,我有幸在周維樑的介紹下,邂逅了94高齡的雅加達老前輩唐裕,並和兩人共用晚餐,享用海南客家菜餚。

席間,獲得面慈心善悠然自由的唐裕前輩教誨:“萬事皆無難,也不要先難為自己”。

一句話,我豁然開朗,放下執著、雲淡風輕。

前方的事,不再是難事,因為事事無難。啥事乍雷驚蜇,就乍晴還暖。

印尼星洲日報‧文:狼王邱偲峰·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