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印泰菲選舉成焦點

馬來西亞509大變天,希盟搗毀國陣60多年的政治根基,實現馬國史上首次政權輪替,註定成為東南亞年度最重大的政治事件。2019年,印尼和泰國都即將迎來至關重要的大選,而在南海另一方的菲律賓也將舉行中期選舉。

■印尼:政局離不開宗教爭議

印尼奉行世俗主義,其溫和與中庸的社會讓這個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成為多元化國家的典範。不過,近年來該國的宗教保守主義和極端勢力日趨崛起,威脅印尼多元化社會的和諧。

印尼將於2019年4月舉行總統選舉,由尋求連任的佐科威對上前軍頭帕拉勃沃。前者以務實作風及致力基礎建設,廣泛贏得民心。不過,印尼經濟陷入低迷,加上面對企圖阻斷佐科威連任之路的謠言與假新聞,導致他連任困難重重。2018年8月,他宣佈讓來自保守派的馬魯夫.阿敏為他的副總統候選人,反映出一向走中庸開明路線的他不得不向政治現實低頭。

自上屆總統大選敗給佐科威後,帕拉勃沃就暗中一直招兵買馬。巧合的是,雅加達前省長鍾萬學事件讓他逮到東山再起的機會。鍾萬學是雅加達首位華裔基督教徒省長,任內大力推動改革,形象清廉、作風硬朗,深得民心。無奈他被保守派指褻瀆《可蘭經》,導致他爭取連任失敗,還落得被判入獄的下場。這起事件被視作保守陣營的一大勝利。

另外,印尼半年內三度發生致命地震和海嘯,反對派趁機煽風點火批評佐科威的施政,升高後者的政治風險。天災本應被視作意外,無關“天意”,但國家治災局曾多次誤判,導致民眾錯過疏散的黃金時間,引發嚴重災情,佐科威政府責無旁貸。天災加上人禍,勢必引發民憤,衝擊佐科威選情。

距離總統選舉還有4個月,鍾萬學會否復出、保守與極端陣營選前如何借題發揮,以及佐科威能否繼續捍衛印尼包容社會,都是本屆選舉的焦點。

■泰國:大選能否還政於民?

泰國選委會2018年12月宣佈,將於2019年2月24日舉行全國大選。軍政府2018年11月宣佈解除政黨活動禁令,本應被視作重返民主體制的正面訊號,但軍方去年通過修憲,擴充法庭權力,放低彈劾民選領袖的門檻……這一切,都是軍方鞏固政治影響力之計。

泰國軍方在2014年5月叛變取得政權後,大舉壓制反對力量,多次延宕大選時間,讓泰國政體處於“假民主”的狀態。

近年來,軍方透過對國會的控制,加上一系列的民粹競選策略,包括通過藥用大麻合法化及向民眾派紅包試圖籠絡民心,令文人政黨陷入不利局面。

今次的選舉是測試前首相塔辛與胞妹英叻在泰國的影響力,以及塔辛家族與軍方、王室建制派間的角力。不過,以塔辛為首的為泰黨和前首相阿比希領導的民主黨至今仍未表態將參選。

隨著塔辛多年流亡海外,加上英叻被判濫權瀆職罪名成立後畏罪潛逃後,泰國第一大黨為泰黨目前陷入群龍無首的困境。不過,該黨基本上只需將塔辛兄妹的遭遇描繪成政治迫害的受害者,再推出一系列有利農民的競選承諾,即可乘勢撈取選民支持;相比之下,民主黨缺乏顯著的政治議程,處境較為被動。為泰黨的支持者大多為受教育程度較低的農民和貧困階級的選民,勢力範圍位於北區;民主黨則在市區和中產階級較為受落。

本屆選舉另一大看點,在於甫成立的“未來前進黨”能否成為泰國第三勢力,甚至突破為泰黨和民主黨長期壟斷泰國政局的格局。年僅39歲的黨魁塔納通是泰國高峰集團CEO之子,這名高富帥搭檔年輕講師出戰2019年的選舉,對厭倦長期政治鬥爭、年輕選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值得一提的是,本屆選舉是自已故泰王普密蓬2016年駕崩以來的第一場選舉。隨著這名在國內享有至高無上地位的君主的離世,一旦泰國社會在選舉後出現分裂,新泰王哇集拉隆功能否團結人民還是個未知數。

無論政權花落誰家,文人政府都必須為選後會否再冒出大規模示威或暴力事件做好準備,避免軍政府再次以“恢復社會秩序”為由發動政變奪權。此外,新政府接手的燙手山芋還包括泰南分離主義、經濟低迷、天災等問題。

許多泰國民眾希望藉由這次選舉恢復國家的民主體制,重振泰國為東南亞第二大經濟體的昔日光輝。

■菲律賓:馬可斯家族捲土重來

菲律賓中期選舉落在5月13日,普遍被視為是總統杜特爾特表現的“期中考試”。參議院、眾議院、和下級政府部門職位進行改選。杜特爾特與中期選舉無直接關係,但參議院的席位分配將決定杜特爾特施政。

今次選舉的看點落在前獨裁者馬可斯家族身上,其家族多名成員早前已登記參選,當中最受矚目的非89歲馬可斯夫人伊美黛莫屬。她將搭檔外孫,在丈夫馬可斯家鄉北伊羅科斯省競選省長一職。其女兒、現任省長艾米艾米則尋求更上一層樓,轉戰參議員一職。

值得一提的是,馬可斯之子小馬可斯曾在2016年競選副總統一職,惟最終敗北,但期間已成功累積大量人氣,影響力有增無減。因此,本屆選舉或將決定馬可斯家族未來能否重返馬拉坎宮的命運。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家威(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國際新聞組記者) ‧2019.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