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考驗全球華人競爭力

這是詭譎不安的時代,也是暗藏無限希望的年代。當歲月的腳步邁進二零一九年之際,全球華人社會都在面對經濟高度不確定的時刻,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經濟下行,衝擊香港、台灣和東南亞的華人社會,進而引爆連鎖效果,讓全球華人社會都感受到經濟寒冬的肅殺。

可以肯定的是,逆全球化的風潮正在各地蔓延,反智與反精英的民粹主義大行其道。這也是特朗普在美國興起的原因。但由於美國的經濟結構還是與全球緊密相連,也無法與亞洲和歐洲脫鉤,因此局勢變得混沌未明。自九十年代興起的全球化運動——讓資金、人才與技術穿越法律和心理的疆界、進而自由流動的理想與實踐,越來越受到限制,但又不是戛然而止,而是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關鍵的因素,還在於競爭力的比賽。

這也為全球華人社會帶來無限的希望。由於中華文化對教育與家庭的重視,新一代的人才輩出,並且從台灣、香港到中國大陸,過去半個世紀的留學熱潮都培育了大量的人才,掌握了全球不同文化系統的精髓。留學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北歐以及在亞洲諸國,從日本到韓國到印度,都有華人留學生的蹤影。

這也許是歷史上最龐大的留學潮,尤其是九十年代以後的中國大陸,百萬留學生散佈在全球各地,而近十年間也大量的回流,形成中華民族在知識結構上的全球化與多元化,不再被一元化思想所壟斷,而是可以百花齊放,造就了很多的人才。中國的高端科學研究,如施一公、饒毅等,都是典型的海歸派,也在不斷改革中國的科學研究的環境。

當然,中國本土所培育的人才也是在一種開放的氛圍中,不斷尋求新的突破。任正非、馬雲、馬化騰、雷軍等都沒有留學的經驗,但卻不斷爆發創新的點子,成就斐然,而他們的企業也請了大量的留學生,為企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中國近年在創新方面人才輩出,也不斷煥發讓人驚奇的成就。在2018年歲末,中國宣佈北斗衛星系統實現全球覆蓋。華為的5G儘管面對美國當局抵制,也被英美澳紐加的情報系統點名排斥,但由於華為的5G技術領先全球,最後英國、法國、德國等還是要使用華為的技術。

事實上,中國近年在創新的應用上,也在全球華人社會產生外延效應。移動支付就是典型例子,支付寶與微信支付都延伸到香港、台灣與東南亞,改變很多人的生活方式。

其實中國的創新,就在全球華人社會形成了產業鏈。台灣的高新科技產品,不少都是華為產業鏈的一環,形成經濟上早已“兩岸一家親”的局面。

全球華人社會在過去一年間,展現密切的互動關係。由於人才、資金的自由流動,文化的聯動性,造就了一個“小循環”格局。就以二零一八年的台灣選舉來說,韓國瑜崛起背後的網絡力量,不少就是來自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的歌曲《漂向北方》,借大馬的杯酒,澆台灣“北漂”的塊壘,引起民眾的共鳴。

而台灣當前估計有數以千計的大學老師,在中國大陸不同的院校任教,化解了台灣近年高教人才過剩的問題,也加強了兩岸教育界的交流。去年台灣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大多選擇前往大陸升學,“用腳投票”,將自己的前途押在神州大地上,顯示全球華人內部的經濟與希望連成一條新的價值鏈,創造多贏的形勢。

其實在互聯網時代,全球華人已經突破了政治上的限制,緊密地交流。台灣的民眾不但愛上了《延禧攻略》,也愛看中國大陸的綜藝節目《我是歌手》、《奇葩說》等,而台灣的中學生甚至迷上了大陸的“抖音”。同樣的,台灣選舉的韓流更是被大陸民眾追捧,選後的大陸旅行團更指定要到“三山”現場,也就是旗山、岡山和鳳山的三場韓國瑜造勢大會的地點。兩岸社會與流行文化都在不斷彼此滲透,交互影響。

中國大陸的惠台措施,也對台灣年輕人形成強大的吸引力。不少人告別了台灣的“小確幸”心態,前往大陸打拼,參與創業的大潮。中國創業的潮流其實不少是從小鎮開始,掌握底層民眾的需要,才向一線城市滲透。台灣青年開始進入中國大陸社會的不同角落,也肯定會在兩岸的融合上帶來突破。

而東南亞的華人也因為一帶一路而與中國結緣,無論是在網購和移動支付方面,中國都加強與南洋華人社會的聯繫。

不管中美貿易戰的翻雲覆雨,還是全球股市的起起伏伏,全球華人社會其實有一個自給自足的世界,可以在商業上煥發強大的需求,創造過去所沒有的市場與機遇。關鍵就是不斷提昇自身的競爭力,才可以洞燭機先,隨機應變,不懼風雨來襲。

印尼星洲日報.轉載自《亞洲週刊》‧201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