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遠與完善的禁煙制度

還記得去年在新加坡參與3個月的亞洲媒體聯盟交流計劃,有位來自孟加拉的記者艾迪,是一名每日抽兩包煙乃平常之事的重度煙民,或許負責羅興亞難民課題的他,需要借助朦朧的煙霾,讓他轉移沉重的職場壓力與無奈。

他剛抵新加坡首天就難忍煙癮,頻頻欲在公共場合點燃香煙,但遭到團員們的勸阻,紛紛引導他到吸煙區快活,因為大家知曉新加坡對吸煙的執法與懲罰力度,是具有效率與震懾的。

隨著時日推移,原本一日兩包煙的他,因為新加坡政府的吸煙限制和昂貴的煙價,迫使他減至一日半包煙,最佳紀錄一天只抽了3根,可見政策的有效執法,對人類行為的強大影響與改造力。

從新加坡的禁煙過程來看,當局對禁煙的積極宣導、有效的執法、具有意識的人民對煙民的犀利眼神與言語勸阻與監督、煙價的抬高及設定吸煙區等措施,值得馬來西亞禁煙政策的借鑒。

對比新加坡,馬來西亞自去年9月陸續抬高煙價,今年1月開始進行6個月的禁煙政策教育執法,這是值得鼓勵與贊許的,然而還有許多措施的實施是有待加強的,比如禁煙政策的宣導。

日前我在隱藏式的豬腳醋餐館用午餐,有一名年輕煙客在吃飽喝足後,無憂地在禁煙牌下吸煙,一會兒餐館大媽來收拾碗碟,指著A4紙列印的禁煙標誌,向煙客表明餐館不能吸煙,而煙客沒有像嘛嘛當事件無禮地掌摑她,只表示自己對禁煙政策不知情,也沒有熄滅煙頭的舉動,等至大媽清理餐桌後,他繼續強抽5分鐘,然後無趣地離開餐館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餐館員工做了勸阻的工作,但顧客依然故我,政府能否有一些應對指南或措施供餐館參考,在維護顧客來源之際,也取得禁煙效果,同時也避免餐館因勸阻不力而遭到執法當局開出罰單的為難局面。

另一方面,網上流傳玻璃市餐館執行在餐館最外的桌子算起的3公尺為吸煙區的措施,顧客就需要攜帶護照跨越馬泰邊界的帖文,這看似一則笑話,但也透露了這個措施的不足,而政府是否效仿新加坡設立黃色格子的吸煙區和置放有煙灰缸的垃圾桶,讓煙客吞雲吐霧,也避免餐館外堆滿煙蒂,有損市容。

從滿地煙蒂的這一舉動,表面看是煙民的惡習,實際也表達他們對此政策的宣泄與不滿,而政府需對此保持敏感與變通,適時應對這些情況,同時也需堅定立場來面對7名煙民維權俱樂部的高庭挑戰,切勿遇到阻礙就輕易U轉。

對於這項禁煙政策的背後,應該是要提高煙草稅,但目前所面對的挑戰,是國內猖獗的走私煙以致造成每年稅收損失,要是貿然提高煙草稅,將使局面更加惡化。

為此,在禁煙政策執行的當兒,全國關稅局和邊境執法單位需加強煙草走私的執法力度,加上政策逐步減低煙民人數和煙草的需求量,才能往煙草稅邁前一步,減低政府為香煙導致的疾病的花費,或者能進一步擴大禁煙區範圍,以期能打造成為無煙害城市。

印尼星洲日報‧文:廖德來(馬來西亞星洲日報記者)‧2019.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