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通‧校園霸凌的現狀、原因及防治路徑

近年來,校園霸凌現像有嚴重化的趨勢,從偶然的個案到各地頻繁發生,引發社會公眾的高度關注。

霸凌一詞來自英文單詞Bully,是指人與人之間不平等,以強凌弱,欺辱弱方。而最早提出校園霸凌一詞是台灣媒體。校園霸凌實際上是指孩子們之間權利不平等的欺凌與壓迫,它可能包括肢體或語言的攻擊、人際互動中的抗拒與排擠,也有可能是類似性騷擾般的議論性造成身體或是精神上的創傷。聯合國科教文組織於2017年1月17日在韓國首爾發佈全球校園霸凌現狀的最新報告指出,全球每年有2.46億兒童在校園被霸凌,幾乎可以說所有在校的兒童和青少年,都處在校園霸凌的陰霾之中。

校園霸凌在當代社會有以下傾向變化:

一、年輕化。無論是霸凌者還是被霸凌者,年紀都越來越小。近年來,校園霸凌現像,更多發生在小學和初中少兒群體中,校園霸凌的低齡化傾向越來越嚴重。

二、形式分層。校園霸凌的實現形式有所變化,發展成為更不易被發現,傷害更深遠的形式,如言語霸凌、社交霸凌、性霸凌等。

三、群體層級分明。校園霸凌活動中的霸凌者多以群體形式出現,加大與被霸凌者的對弈中獲勝概率。現在的校園霸凌一般都不由真正霸凌者親自行動,而是由霸凌群體中較低層人員來進行。

四、身份置換。很多霸凌者以前遭受過校園霸凌,由於害怕校園霸凌再次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選擇投入到霸凌者的陣營中。

許多人可能會問校園霸凌為甚麼會日趨嚴重,到底原因何在?

第一,家庭。大多數現代家庭均是雙收入家庭,父母親忙於工作以致疏忽了對孩子的關注和管教。兒童和青少年缺乏來自家長的正確引導與積極關注,則很大可能會導致諸多偏激、固執、焦慮、扭曲等心理問題,孩子通過霸凌尋求快感、平衡,甚至希望通過霸凌的舉動得到家長的關注。

第二,社會。暴力文化作品監管不嚴,兒童和青少年可以輕易接觸到宣揚暴力文化的影音作品、書籍和遊戲,在心智尚未健全發展的階段,很容易被影響,導致暴力行為的發生。

第三,學校。教師、校長對暴力的認識並不全面,對校園霸凌等現像不知如何妥善處理。最近在網絡上的一篇文章中寫道一名學生向老師投訴班上同學取笑她“胖妞”並集體排擠她,教師只是說“不要理會他們就好了”來打發孩子,造成孩子有苦無處伸,甚至覺得跟大人投訴也不會得到大人的關注。教師缺乏對校園霸凌的防範意識,導致校園霸凌現像未能及時控制。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防治校園霸凌還得從家庭、社會和學校著手。

家長必須時刻意識到與子女之間的親子關係,不良的親子互動是子女出現並持續偏差行為的重要原因。家長應該重視孩子的身心健康,在早期便進行及時的教育,使其具有甚麼是霸凌性為以及霸凌的嚴重危害性的認知。父母親應持續的關注子女的校園生活,在覺察到偏差行為時主動承擔,協助改善。

社會在兒童青少年校園霸凌行為中擔任著調控家庭、學校等各種途徑,進行整合監視的作用。社會應普遍提起家庭、學校乃至各界對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重視程度,培養家長對兒童早期心理偏差的分辨能力以及簡單的應對措施。。

學校則擔任著防治校園霸凌的主要責任,如果學校採取忽視或逃避的態度,對校園霸凌現像是變相的縱容。學校應利用心理健康相關課程結合校園活動等,結合示範、練習、角色扮演、行為契約、強化以及輕微懲罰等技術,對學生的思維認知以及心理態度進行持續的影響,是兒童懂得如何應對校園霸凌。

總之,中小學校園霸凌現像並不如我們想像中難以控制,而之所以發展迅速更是由於家長、學校和社會的一再疏忽。只有通過家長、學校與社會的合作,提高對中小學生心理健康的重視,多方聯手,將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中小學生心理健康上,便能夠對校園霸凌現像進行合理控制。

印尼星洲日報‧文:黃健通(私立大學講師)‧2019.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