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偲峰‧遲慢了一個時代

印尼華社領袖在海外華人眼中,是促進國家經濟發展、推廣華文教育、增加印尼華族與友族交往,推動印尼中國友好關係等方面,做出諸多的貢獻。

無可否認,這些在各城市地區擔任華社華團領袖者,都能泱泱大度想積極推廣中文,讓華語漢字發光發熱,接軌亞洲,面向世界。

印尼雅加達和各城市,有各姓氏家廟宗祠矗立著,有各姓氏宗親的活動,有百家姓組織聯繫各姓氏領袖,有各貫籍鄉會聯繫著同鄉賢親、有中華總商會、華裔總會、各行業組織、華校校友會和中文報章等,网牽著印尼華人的情誼,歸宗認祖、結夥拓商和共建生活。

現在,印尼華人領袖們都能看說中文華語和印尼文,也能講各貫籍家鄉話,用多種語言接待中國、台灣、香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地的遠方朋友,政治家、各貫籍鄉親和商人。

印尼華裔領袖有自己的中文姓名,能用華語與同族群和海外華人交談溝通,因為他們都受過真正的華文教育,所以能書寫中文、能閱讀中文報章雜誌和中文社交媒體內容。

印尼華人能用中文書寫和用華語交談溝通,讓海外華人倍感親切、認同和肯定。

然而,新一代的印尼華裔青年,卻是大部份都不諳中文華語的,只懂得印尼國文和英語的居多。

至於中文華語嘛,答案是:會聽一點點,會說一點點,閱讀中文字嘛,欠捧!

因為,這一批在接班的華裔群,因為出身在被禁止學習中文的時代,沒有機會進入華校就讀,失去學習中文的最佳時期。

他們現在才學寫漢字,看中文報,遲慢了一個時代。

歷史記載,1966年印尼全國掀起反共排華浪潮,總統蘇哈多下令關閉華文學校和華文報章,印尼華人被禁止使用中文、不得取中文姓名、不準開辦華校、不准進入政府部門工作,華人社團不得慶祝中國傳統節慶等。

那一時期,許多華人被迫改為印尼姓,增加印尼文名字,為孩子取印尼文姓名、新一代沒得進入華校就讀,沒得推廣華裔文化等等。

有關禁令到1998年才解禁,然而那32年,為印尼華裔所帶來的魂殤夢魘,至今難以痊癒和揮之不去。

禁32年的中文教育,造成一個時代的文化斷層,形成一個難以逾越的中文鴻溝,讓印尼華裔的兩三代,出現了教育語言薪傳文化的鉅大差異,魂飛夢迴。

今時,在印尼華社的現象是,高年齡者可以說講寫看華話中文,閱讀中文報和書籍雜誌、積極參與華人社團活動。

中年齡者幾乎皆不諳中文,只略懂聽得簡單的華語,閱讀印尼文報章、沒甚興趣參與華團活動。

青少年們可以接受中文教育了,但把中文當外語來學,能說華語,能寫簡單的中文字,但少閱讀中文書報,注重社交媒體。同齡層者聚會時均使用印尼語溝通,也鮮少參加華團活動。

在解禁後,儘管華文教育可以在這國土上自由發展,華校的學生也越來越多,華商社團商會校友會等和多家中文報章等,都非常努力推廣華語漢字文化,但掀起的熱潮,依然一曝十寒。

印尼華裔新一代在使用中文華語的空間,卻未見擴大,反且越見萎縮。

現在,前輩們還在努力,推廣中文母語,新一輩們獲得學習中文母語,但要把中文華語學以致用和發揚光大的使命,有待時勢需要和時間賦予形成!

印尼星洲日報‧文:邱偲峰(印尼星洲日報總營運長)‧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