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抓捕政變陰謀呼籲者

普選委員會定於5月22日宣佈計票結果,已點計的九成以上選票顯示,正副總統直選方面,1號組合候選人佐科威和馬魯夫組合得票率,超越2號組合候選人帕拉勃沃和桑迪亞加組合12%以上,確定選勝。佐科威總統成功連任。

隨著正式計票結果出爐,有關點計選票出現舞弊的傳聞不斷,疑是2號組合支持者所散佈。最新消息說,2號組合即帕拉勃沃陣營可能不會接受計票結果。該組合團隊和支持者恫言將發動號稱“人民力量”的群眾抗議運動。

有關當局為應付計票結果出現的政局動盪,在威蘭托主導下成立國家法律小組,民間輿論指這是為了鎮壓反對陣營或異議分子。該小組近日首次舉行會議,已確定對13起發言不當案件進行查究。此外,情治當局密切注視言論激烈者,有的可能以叛國或陰謀搞政變罪名遭到起訴。知名異議人士艾基.蘇查納就被警方定為意圖政變的嫌犯。

《時代報》5月15日刊出“逮捕政變陰謀呼吁者”社論指出,應對拒絕接受總統選舉結果的陣營恫言發動“人民力量”運動最佳方法是“一笑置之”,政府無須動用其權勢逮捕呼吁進行政變的份子,進行逮捕甚至把他們投入監獄中,恰恰會使這種令人發笑之事有一定的空間。在民主的天地中,有如基夫蘭(Kivlan Zen)、艾基(Eggi Sudjana)和峇迪阿爾(Bachtiar Nasir)的言論,是一種表達意見的形式,不論其言論多麼荒謬。在公開政治制度中,荒謬的言論和可笑的行為,不能被列為含有刑事舉動的罪行。

社論說,在追捕“人民力量”運動首腦中,佐科威總統理應挺身而出,向民眾表明確保言論自由,其條件是不使用暴力。言論自由是民主的中堅,民主是我們所共認最好的政治制度。

不過,佐科威雖然支持言論自由,但因任讓其部下成立監督言論的國家法律小組,也變得荒謬,意即佐科威的部長們的做法,也好像基夫蘭等人空洞的恫言一樣可笑。

該報指出,基夫蘭和最熱心成立權力工具國家法律小組的法律、政治與安全統籌部長威蘭托之間所不同的是,憑所有國家工具,威蘭托可利用該法律小組為所欲為,包括違反民主原則的行為。所以,與此同時,我們對基夫蘭可以一笑置之,但對威蘭托,我們必須強烈要求停止法律小組無聊的意願。

佐科威必須意議到,他會當上總統乃由於一項民主過程,他不應任讓此制度遭到實用主義思維所幹擾甚至損傷,包括被仍受新秩序思維所影響的助理們所左右。與其回歸專制主義天地,進度深遠的改革開放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社論進一步說,總統無需懼怕其政敵鼓吹要進行政變的論調。憑其完備的情報系統,總統理應瞭解,動員群眾只是帕拉勃沃支持者對他在大選中“屢選屢敗”失望的一種形式。由於推翻一個政權要有複雜的條件才能成功,例如經濟正在混亂、並獲得軍警的支持,若不具備以上條件,執政當局無須對政變威脅感到驚慌。

該報指出,面對紛擾的民主制度和氛圍,應對國人的批評和責罵,執政者必須任勞任怨。相反地,國人在責罵之余不得不採取無政府主義行動。帕拉勃沃等人拒絕接受選舉結果及把國家機構非法化,應理解為令人懊惱和發笑的行動。

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9.05.18